原狱 原狱 评价人数不足

不是官场,胜似官场

子云
2018-06-29 20:55:42

喜欢周梅森的书。因为太有特点了,不能说看一页吧,至少看完大部分,就能辨认出是他写的。个人风格很明显。周梅森笔下没有绝对的坏人,你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反派的,做事心狠手辣,但是事实上,却是无奈的,却是可以被理解的,甚至到最后是会被人怀念的,好比《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好比今天要写的这本《原狱》中的肖太平。抛去一个死了一个没死的分别完,这两个人还有个本质的区别——祁同伟虽在体制内,却做着和体制相违背的事情,所以注定是悲剧;肖太平尽管不在体制内,但是却挤破头的要钻到体制内,让体制为自己做事,暂不看以后,就他这一辈讲,无疑是成功的,不管这过程有多么的龌蹉。

“这是一个超越时空的生存寓言。一群农民起义者为逃避官府追捕,匿入煤窑挖煤为生,残酷而充斥中血泪的原始积累由此开始。不蓄私银的美好时代结束了,共同的精神崩溃了。以金钱为基础的新秩序在一场场火拼与厮杀中建立起来。有了雇佣与被雇佣,有了剥削与被剥削,有了暴富和赤贫,有了这块土地的繁荣‘娼盛’。花窑原始积累的残酷不亚于煤窑,金钱的气息充斥在糜烂的空气中。花船上滋生着年轻女人的梦想,煤窑下沸腾着青壮男儿的热血。然而,仍有人顽强地以人

...
显示全文

喜欢周梅森的书。因为太有特点了,不能说看一页吧,至少看完大部分,就能辨认出是他写的。个人风格很明显。周梅森笔下没有绝对的坏人,你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反派的,做事心狠手辣,但是事实上,却是无奈的,却是可以被理解的,甚至到最后是会被人怀念的,好比《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好比今天要写的这本《原狱》中的肖太平。抛去一个死了一个没死的分别完,这两个人还有个本质的区别——祁同伟虽在体制内,却做着和体制相违背的事情,所以注定是悲剧;肖太平尽管不在体制内,但是却挤破头的要钻到体制内,让体制为自己做事,暂不看以后,就他这一辈讲,无疑是成功的,不管这过程有多么的龌蹉。

“这是一个超越时空的生存寓言。一群农民起义者为逃避官府追捕,匿入煤窑挖煤为生,残酷而充斥中血泪的原始积累由此开始。不蓄私银的美好时代结束了,共同的精神崩溃了。以金钱为基础的新秩序在一场场火拼与厮杀中建立起来。有了雇佣与被雇佣,有了剥削与被剥削,有了暴富和赤贫,有了这块土地的繁荣‘娼盛’。花窑原始积累的残酷不亚于煤窑,金钱的气息充斥在糜烂的空气中。花船上滋生着年轻女人的梦想,煤窑下沸腾着青壮男儿的热血。然而,仍有人顽强地以人的名义生存着,挣扎着,呼唤着公理与正义,期待着革命。”

这是本书自己的总结。

之所以说周梅森大胆,是因为他敢写别人不敢写的东西,写别人虽然明了却不敢言明的东西。好比“花窑”;好比“煤窑”

“花窑”发展史的精彩程度一点不比“煤窑”差。女人想要得到金钱和权利的欲望一点也不比男人少。为了得到金钱和权利,身体完全可以用来出卖,人格和尊严,更可以无条件拿来利用。杀人、放火这些本来不似柔弱女性能做的事情,却偏偏被看似柔弱的女性做了,而且做得比男人更残忍,更决绝。这点从十八姐为了让自己的“花窑”事业稳固,不惜在自己的老情人章三爷头上浇了一盆结着一层薄冰的脏水。从“结着一层薄冰的脏水”这句话就能看出,章三爷不顾自己被打的没有一处好地方的一丝不挂的身体好不容易在漆黑的刮着阵阵西北风的晚上好不容易从一个死亡陷阱里爬到十八姐那,等待他的却不是十八姐温暖的怀抱,却是另一个死亡陷阱。

“十八姐对章三爷说‘热水还没有呢,三爷,你看这冷水能凑合洗吗?’章三爷这时已冻得浑身直颤,坐都坐不稳了,冲着冷水直摇头。不料,十八姐却兜头把带着冰碴得冷脏水浇了下来,让章三爷一身的伤口都炸裂似的疼,差点儿没死过去。”……

“花窑”的另一个女性叫“玉骨儿”。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的清脆可人,阴险程度却比十八姐更过犹不及。为了抢夺钱物,把自己买的妓女扔到河里杀死,又用各种利益诱使王大肚皮把自己的竞争对手十八姐杀死,手段极尽残忍。

“煤窑”是男人们的天下。同样是争夺金钱和权利,男人们的手段比女人们要高明许多,尽管流血事件接连不断。但是因为有了肖太平,一切的手段看起来都那么高大上。先是跟本地人白二先生套近乎,不光为兄弟们争取到下煤窑赚钱的机会,也为自己争取到可以挣三倍日薪更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包窑的机会。当然,为了包窑,跟白二先生的帐房章三爷积怨成仇那是后话。

肖太平不愧是兄弟们的头,他有头脑,有体力,肯吃苦,肯吃亏。因为章三爷看他不顺眼,不顾白二先生嘱咐不让肖太平下窑干活只拿钱的话,依旧让肖太平下窑干最脏最累的活。章三爷这么做,其实是成全了肖太平。因为章三爷为肖太平日后包窑的技术层面提供了无数的学习机会和实践机会——肖太平在煤窑里把所有的工种都干了一遍。

渐渐的,肖太平的领导能力凸显出来了。为了包窑,他带领兄弟们罢工。整个桥头镇上有三个煤窑,但是外来劳动力很少,像是肖太平他们这种青壮的劳动力就更少,三个煤窑依靠他们已经有些时日,突一罢工,都有些惊慌。最大的地主白二先生来找肖太平谈,得知是因为肖太平想包窑,不光交份子钱,而且交的份子钱居然比平时他们开窑的钱还多的时候,立时就答应了,毕竟先前也曾答应过肖太平是可以包窑的。只是为什么会交这么多份子钱,肖太平挣什么钱呢?因为之前的规矩是只有白天下窑干活,晚上是封窑的,肖太平想到不管上面是白天还是黑天,窑里永远都是黑天,所以可以分为两班制,白天一批人,晚上一批人,窑里则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出煤。这便是肖太平作为领导者的头脑和魄力。

包括肖太平日后对官府——上级,对曾经的兄弟,现在的煤工——下级,作出的一系列事件,都充分展示了一个占有大多数金钱的阶级者形象。

如果没有对旧时代的拥护者,就体现不出来新时代的发展是多么的艰辛与磨难,当然,是对旧时代拥护者的磨难。这点,从曹二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曹二顺本是肖太平的大舅哥,肖太平也给过曹二顺不止一次两次机会当上二把手,但是曹二顺说好听点是老实,说不好听点是墨守陈规,觉得只要自己有力气,怎么也不能饿到自己和老婆孩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力气使完的时候,最后需要靠着牧师来救济。直到最后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新时代就这么来临了,以前不存私银的时代怎么就一去不复返了。

写到这,由衷地佩服梅叔。一本书,格局不是一般的大。从小小的煤窑,看到了发展中的中国,当然,不是用笔写出来的,是由读者自己心领神会想出来的。看着看着,仿佛看到了以后的新中国。

不是官场,却胜似官场,这就是《原狱》带给我们的感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原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