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与花同 万物与花同 10.0分

万物与花童

云瘦风肥
2018-06-29 19:47:05

《万物与花同》后记

告诉朋友我的书定名“万物与花同”的时候,他想成了“万物与花童”,稍微讶异了一下,说“这名字真是好啊”!我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在博大的自然万物面前,我不过是个侍弄花草的小童仆——是的,也许这才是我这本小书的真意。“万物与花同”是“无我之境”,雨雾雷电,四季轮回,春来草自青,非干人事;“万物与花童”则是“有我之境”,直到我来看花时,“此花颜色明白起来”。

其实我对自然万物的热爱是近几年才集中爆发的,之前做过很长一段时间时尚记者,迷失于声色名利,眼睛是看不见花开花落的。2013 年秋到2014 年初夏,我父亲从查出癌症到去世只有半年多时间,期间我经历的痛苦与煎熬无可言喻。熬不住的时候,我发现走到病房楼下看花看树看云是困顿灵魂的唯一出口。我永远记得父亲手术成功出院那天,风大,白杨树欢呼着摇落金色的叶子,我看人间的一切都恍如隔世。

可是半年以后,癌细胞还是全面扩散了。收拾遗物的时候,我看见父亲手机里最后一条短信是再度入院前一天发给他老同学的“春天多美好”,手机相册里装满了他拍的牡丹、月季、荷花。这一年的春天已经过去了,牡丹已谢,月季正开,荷花未放,而这一切都与父亲无

...
显示全文

《万物与花同》后记

告诉朋友我的书定名“万物与花同”的时候,他想成了“万物与花童”,稍微讶异了一下,说“这名字真是好啊”!我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在博大的自然万物面前,我不过是个侍弄花草的小童仆——是的,也许这才是我这本小书的真意。“万物与花同”是“无我之境”,雨雾雷电,四季轮回,春来草自青,非干人事;“万物与花童”则是“有我之境”,直到我来看花时,“此花颜色明白起来”。

其实我对自然万物的热爱是近几年才集中爆发的,之前做过很长一段时间时尚记者,迷失于声色名利,眼睛是看不见花开花落的。2013 年秋到2014 年初夏,我父亲从查出癌症到去世只有半年多时间,期间我经历的痛苦与煎熬无可言喻。熬不住的时候,我发现走到病房楼下看花看树看云是困顿灵魂的唯一出口。我永远记得父亲手术成功出院那天,风大,白杨树欢呼着摇落金色的叶子,我看人间的一切都恍如隔世。

可是半年以后,癌细胞还是全面扩散了。收拾遗物的时候,我看见父亲手机里最后一条短信是再度入院前一天发给他老同学的“春天多美好”,手机相册里装满了他拍的牡丹、月季、荷花。这一年的春天已经过去了,牡丹已谢,月季正开,荷花未放,而这一切都与父亲无关了。

带着父亲对春天的热爱、对生命的眷恋,我重新走进了离我家不远的宣武艺园,那是个仿江南园林式小公园,童年时期父亲每周都要带我去,那里植被格外茂盛。一旦开始走进自然,我就发现自然与人是息息相通的。有落花时的惆怅就有来年花再发时的喜悦。冬天冰雪覆盖的荒凉冻土,二月一过就有茸茸绿意。渐软的枝条上,去年花开的地方今年又发出新的花芽,尽管不再是去年那朵,但分明告诉我生命如四季,只有轮回没有止息。

像史铁生在《我与地坛》里说的,“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我独自看遍园内每一株望秋先陨的花树和每一棵经冬不凋的松柏,从憎恨命运的残酷到接纳生命的无常,宣武艺园用晨露划过草尖的微光,用晚风穿越枝头的轻响,给予我无尽的安慰。

一旦爱上自然,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我不能穷尽自然规律之玄妙,却愿意多识草木鸟兽之名。近两三年来,我带着一颗求知的心采访了诸多博物领域的专家、达人,这既让我完成了《旅伴》杂志的本职工作,更让我滋养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在这一过程中我结识了众多良师益友,他们让我在博物之路上走得更远更开心,书中记录了与各位师友的对话,教化铭刻在心,在此不一一致谢。

此外,感谢工人出版社董虹女士错爱,督促懒散的我重整文章结集面世;感谢北京大学刘华杰教授不弃草昧为我作序,鼓励一个博物学尚未入门的小小学徒;感谢郭大熟、吴秋园、李爽、张幼平等众位好友,为此书提供不少帮助。感谢九十高龄的植物分类学家汪劲武先生、诗人蓝蓝女士为我写下推荐语。

此书更献给我的父亲,它起源于您手机里最后那条信息“春天多美好”。您知道的,夏天、秋天、冬天也一样美好,天地有大美,万物与花同,我们会替您都看见。

凌 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物与花同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