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世界的孩子们都爱这个故事

悦读家格格巫
2018-06-29 14:37:34

“ 我多么思念 思念那些飞翔的日子 思念那些亲爱的野鹅 我宁愿自己 永远是那个 比拇指还小的 小小的精灵尼尔斯 ······ ”

01

全世界的孩子们都爱这个故事

你读过的最长的儿童文学名著是哪本?

等会儿,我们可不是在谈《笑猫日记》《查理九世》《小淘气尼古拉》那样的系列作品,而是长篇名著。我想《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一定排的上座次。

如果再找一本你小时候被迫看过的小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也一定排得上座次,原因还是它太长并且太有名了。

原书40万字,800多页。这是一个成年读者看了都会望而却步的体量。以至于大部分中译版本都要做大量删减和缩写。

缩写版和全译本对比

它是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童话作品。它的作者,瑞典人塞尔玛·拉格洛夫也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

可以说,特别适合有巨著收藏癖和大奖情结的读者了

而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是,它还是一本中小学教科书。

很多人说这本书被高估。想想看,写给孩子的教材怎么可以拿诺奖?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不是至今还有人把十几个瑞典评委老头的标准和文学划等号吗?如果说高估,那么诺贝尔奖本身就是被严重高估的奖项。

真的没关系。因为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全世界读者持续地阅读和喜爱已经说明了一切,孩子们爱这个故事:

小男孩尼尔斯不爱学习,喜欢恶作剧。一天,他捉弄小精灵不成,反而被小精灵施了魔法,变成拇指般大的小人。此时,正好有一群大雁飞过,家里的雄鹅莫顿想要跟大雁一起飞走,尼尔斯为了阻止它,紧紧抱住雄鹅的脖子,不料却被带上高空。从此,他骑在鹅背上,跟随大雁从南方一直飞到最北部,历时一年才返回家乡。 在这次奇异的旅行中,尼尔斯看到了自己祖国的旖旎风光,增长了许多见识,结识了许多朋友,听到了许多故事和传说,经历了种种困难和危险,从中也受到了锻炼,并逐步改正了淘气调皮的缺点。回到家中,尼尔斯恢复了原形,变成了一个勇敢、机智、善良、乐于助人的大男孩。

为什么孩子们会爱这个故事?

整本书有着个性鲜明的人物,惊险刺激的历险,许多温情感动的瞬间······所有的这些都合情合理对吧?唯有一件事情例外,那就是:这件事情从未发生。

从来没有一个小孩子叫尼尔斯·豪格尔森,没有一只大雁叫阿卡,更没有一只坏蛋狐狸叫斯密尔,没有变小,没有历险,没有死亡。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抄袭借鉴致敬。

尽管我们知道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阅读的过程仍然会不由自主的忘掉这一点,如同大诗人柯勒律治所言:“自愿放弃怀疑。”

拿起一本你喜欢的儿童小说,不一定要是经典,但最好是。想想阅读时,我们为什么与作者达成共识,相信那些明知不存在于我们世界的人事物真实不虚,甚至对他们有所反应?

我觉得关键的地方在于,“所有的这些都合情合理。”也就是,作者能够自圆其说。

小说让我们进入一个幻想世界。因为是幻想世界,所以有小精灵。因为尼尔斯淘气,才有了必须要接受的惩罚。尼尔斯身子变小,观察的视角因此改变。忘记自己变小,就会发生意外,尼尔斯才飞得起来。

身子变小,就要想办法复原,这是整个故事发展下去的动力。

尼尔斯有了勇敢和正义当做通行证,才能跟一群高贵的大雁旅行。

而和坏蛋狐狸斯密尔斗智斗勇,尼尔斯的勇敢和正义才得以充分发挥。

逻辑严谨可信,故事得以成立。

而要让故事精彩,必须保持故事张力。此时,坏蛋就出现了。

02

当坏蛋出现在好小说里

像歌曲《故事里的故事》唱的,故事里有好人,也有坏人。故事是关于好人的,坏人只是被放进故事。因为有些事情需要发生在主角身上,而他们又没办法自己把事情揽过来。

汤姆·索亚,典型的“坏孩子”,但心地很善良;奥利弗·退斯特,被恶势力控制,但从来没学坏;葫芦娃,天生暴力,但特别爱爷爷。他们都只是孩子啊,能干出什么坏事?

世界上没有坏孩子

可是,他们都有对头。印第安·乔、费金、青蛇精!

我们的男主角尼尔斯,他的死对头就是狡猾的狐狸斯密尔。

它不是从《疯狂动物城》、《大坏狐狸的故事》或《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里穿越而来,自带逗比属性和好人品。也不是毫无脑子的只搞破坏,不需要我们付出什么情感或智力回应。

好狐狸系列

这个是能真真切切一口咬掉你脑袋的家伙,它已经杀死过不少大雁。

它是善于把握机会屡屡得手的金牌猎手,它巧舌如簧,轻易说动水獭和紫貂当它的马前卒,同时睚眦必报,仇恨可以鞭策它千里追踪·····

毋庸置疑,狐狸斯密尔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但是它也展现了他的聪明、洞察、语言天赋和魅力。

它的暴力行为是聪明、理性的,所以才更可怕。

转念一想,如果生活中真的有这样的坏蛋,不管识别的成本有多高,我们也一定要教会小孩子预防,乃至识别出来,让孩子认识危险性。

我们应该告诉孩子真相:这个世界上,有阳光的照射不到的地方,有善就有恶,有爱便有恨。坏蛋不是像动画片里的那么蠢,听妈妈讲安全防范绘本,培养自我保护意识。

总之,整本书全靠这根搅屎棍在里面起作用。作为一个危险的元素,它使故事保持着张力。

而我们知道,每本小说的首要任务都是讲故事,如果讲不好,它就不大有可能去讲更为广阔的主题。

03

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1909年,在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作者演讲的题目是《心灵的债务如何偿还?》,作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原来她欠的债务并非金钱,而是优秀的文学传统和历史文化传统。

欠文学的传统是因为她受惠于诸多伟大小说,以及比小说更古老的源头——讲故事的传统。正是这些优良传统激发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结出丰硕的果实。

我们很明显的能看到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和安徒生的《拇指姑娘》的影子。

尤其是前者,尼尔斯看待动物,如同在小人国的格列佛,采取俯视的视角,可以一个人打败一支小人军队。而身子变小之后,视角倒转。就像在大人国的格列佛,一只毫不起眼的老鼠和小鸟都会威胁他的生命。

而作者直接承认的来源是吉卜林:

“我当然有吉卜林作为我的模范,但是你们在读这部书的时候,不要去考虑吉卜林,因为我不会像他那样创作出那么出色的动物。”

小朋友都看过迪士尼的电影《奇幻森林》了吗?就是根据吉卜林的小说《丛林之书》改编的。

里面的小男孩英格利(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小青蛙”)和本书主角尼尔斯多么相像。尼尔斯身子变小之后也被很多动物称作“小青蛙”。而真正的主角——动物们拟人化的处理也被借鉴。

文学的传统滋养了作者写出《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如同一代代的读者在《尼尔斯骑鹅历险记》获得滋养一样。

我们具体举一个例子,比如视角的转换会发生情况?

经典绘本《两只坏蚂蚁》可以帮助小孩更加直观地理解这种视角转换带来的影响。

两只小蚂蚁因为贪吃掉队,在人类的厨房经历了很多危险。

换个视角,设身处地,能让人更加理性思考。就《尼尔斯骑鹅历险记》而言,我们被要求去理性地认识那个非理性的存在:

等尼尔斯身子一变小,家畜纷纷造反。

从前可以抓鸡冠玩的家鸡,现在尼尔斯根本不是对手;而他一直揪着尾巴玩的猫,如今可以轻易要了他的命;平常被他欺负的三只奶牛,更是先后表示要让他尝尝蹄子、犄角和木头鞋的滋味。

连性情通常比较温和的家畜都如此,更不要说危机四伏的外面的世界了。

变小还意味着人与动物力量悬殊,身份对调。如果强大的一方诉诸暴力,真正的危险发生了。

变小之后,外号“小青蛙”的尼尔斯经常成为被猎食的对象。或者是小熊的玩物,玩累了会毫不犹豫地吃掉他!

而最危险的敌人,它们杀戮不止是为了填饱肚子,还为了娱乐。

“可是狐狸也要求生存呀。”男孩子说道。 “不错,”大公羊正色道,“那些除了能够使自己活下去之外不再滥杀滥捕的动物,当然可以活下去。然而这些坏蛋却不是,他们是伤天害理的罪犯。”

我们再举一个成年人比较容易理解的例子。这组曾经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的漫画,是否有震撼到你?

当然,这是一种极而言之的情况。

本书启发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世界,不以成人的眼光,而是小孩子的眼光看世界,你才会看见世界的奇妙之处。其次是不以人的眼光,而是以动物的眼光看世界,才会更好的意识到人类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重新认识本书一再强调的价值观——什么是忠诚、勇气、良心和正义。

04

一部富有教育意义的小说

做为一本中小学教材的小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的道德教育目的一目了然。

10个男孩里有9个是捣蛋鬼。书中尼尔斯的形象,让我想到的是《汤姆·索亚历险记》。两人上的都是教会学校。都是十三四岁的叛逆期,满肚子鬼点子,同时渴望冒险,还有他们一翻书就困,都不爱学习。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讽刺了整个教育体制,而后者则努力为其辩护。

但是仔细看下去,你会发现,两本书说的还是同一个事情。马克·吐温讽刺整个教育体制是因为当前教育方式的刻板和僵化。塞尔玛·拉格洛夫为教育辩护,是因为教育也可以做到不拘一格和充满想象力。

据说出版方曾表示担心,学生阅读这样一部作品,对故事性的兴趣可能转移他们对知识的重视。

假设我们的作者妥协,改故事性为知识性,我们会得到怎样一部结果。我想,多半会得到另一部《天路历程》吧!尤其是尼尔斯原本上的就是教会学校,更增添这一可能性:

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详细地描述了主人公从“基督徒”到“天国”的旅程,途中他得到了名叫“传道者”、“帮助”这些人物相助,也受到“老世故”、“顽固”、“伪善”等人的阻挠。

一望而知,这是个寓言。对角色个性的干巴巴展示,对重点的笨拙提示。作者对主题思想的公开陈述,没有一丝一毫的戏剧性。这些都是好小说要避免的。

因为通常而言,寓言只有观点。而小说,尤其是《尼尔斯骑鹅历险记》这样的幻想小说,如果想要调动我们的注意力和情感,就更需要生气。

它需要将角色表现得尽可能丰富和复杂——我们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这些角色需要和各种问题抗争,这些问题也值得他们——也就是值得我们花力气解决。

一个特殊的故事,可以提出很多普遍性的问题。藉由这个故事,我们仍然可以领略到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

比如小说第8章,在尼尔斯先后挫败狐狸斯密尔的阴谋诡计时,尼尔斯已经成为他们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为了他的安全,大家甚至可以牺牲性命。

第44章,描述了一个母亲留宿患肺结核的病人而导致家迫人亡的惨剧。四个孩子先后染病去世,自己也生命垂危,但她仍这样说:

“当一个人做得对时,死是不可怕的。所有人都会死,谁也免不了。不过,人可以自己决定,是带着好良心去死,还是带着坏良心去死。”

小说的结尾,当尼尔斯得知变成原来的样子必须以牺牲雄鹅莫顿为代价,他宁愿自己不再变成人,也不会背信弃义出卖朋友。

通过这些生动的例子,而不是直白的道德说教,凸显人类行为更为普遍的内涵:对正义的渴望,对被爱的需要,或获得真挚的友情。

人类是爱推理的动物。给我们这些特殊性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得到普遍性。小说总能引发我们情感认同。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几乎所有的小说都能教育我们。

我非常喜欢著名作家马原的一套“浅入浅出说”,马原认为,最丰富的内涵往往可以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出来。大道至简,此之谓也。

读完本书,或许你就会更深刻地理解,为什么诺贝尔颁奖词给它的评语是“特有的高贵的理想主义、丰富的想象力和平易而优美的风格”了。

文章最后,分享发生在身边的一件事:

前两天听到一个爸爸抱怨小孩子不爱看书,注意力不集中,翻两页就放下了,没有任何法子。后来才知道,这个家长给孩子看的都是一水的孔孟老庄之类的国学,没事就让孩子在邻居前背一段。

他的孩子才6岁,哪个被压榨的童年是快乐的?

“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寄望。”

有没有一种体恤双方的方式呢?不如从读既有教益又有趣的书开始吧。

比如《尼尔斯骑鹅历险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