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摘记

maytone
2018-06-29 12:54:31

1. 他脑袋里的空白显然是长期受到误导而造成的,但是习惯带着这样的空白生活就无药可救了。如果想从这个深渊中爬出来,很可能会就此打开怀疑全世界的突破口,那时你甚至可能会怀疑可口可乐、汉堡包、好莱坞的存在是否合理了。—-《1984》统治原则

2. 妈妈起来了。好像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装满白葡萄酒的橡木桶。妈妈在爸爸面前站得稳稳的。她绝不会把小人物对大历史的担心放在心上,而且她还极力让我与这些问题划清界限。—-yep

3. 他之所以向往邮局职员这样一个不寻常的职业,可不是因为他是个差生。他可是学校里最棒的小数学家,而且还让我们抄他的作业。我的同学是想借着给铁托头上盖章为他爸爸报仇,他爸爸已经在格利奥托克岛上忍受了八年的强制劳动了。当他向我透露这个关于邮票—邮局的秘密时,不时用拳头敲着桌子,起初很慢,然后越来越猛。他就像一个民间舞者,随着音乐的节奏着了魔一样。我试着让他冷静下来,便提醒他说这样会被赶出教室的。

4. “我的穆拉是个灵魂高尚的人,要是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只是为了让善良的心灵休息休息。”妈妈总是这样说。—好迷

5. 每天早上我和斯内扎娜·维多维奇的会面都是这样的:我

...
显示全文

1. 他脑袋里的空白显然是长期受到误导而造成的,但是习惯带着这样的空白生活就无药可救了。如果想从这个深渊中爬出来,很可能会就此打开怀疑全世界的突破口,那时你甚至可能会怀疑可口可乐、汉堡包、好莱坞的存在是否合理了。—-《1984》统治原则

2. 妈妈起来了。好像在她面前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装满白葡萄酒的橡木桶。妈妈在爸爸面前站得稳稳的。她绝不会把小人物对大历史的担心放在心上,而且她还极力让我与这些问题划清界限。—-yep

3. 他之所以向往邮局职员这样一个不寻常的职业,可不是因为他是个差生。他可是学校里最棒的小数学家,而且还让我们抄他的作业。我的同学是想借着给铁托头上盖章为他爸爸报仇,他爸爸已经在格利奥托克岛上忍受了八年的强制劳动了。当他向我透露这个关于邮票—邮局的秘密时,不时用拳头敲着桌子,起初很慢,然后越来越猛。他就像一个民间舞者,随着音乐的节奏着了魔一样。我试着让他冷静下来,便提醒他说这样会被赶出教室的。

4. “我的穆拉是个灵魂高尚的人,要是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只是为了让善良的心灵休息休息。”妈妈总是这样说。—好迷

5. 每天早上我和斯内扎娜·维多维奇的会面都是这样的:我躲在大门后面喊一声“嘣!”,她喊“啊!”。终于有一天,我厌烦了这样的方式。我听大人讲过男人和女人是如何在老墓地旁边的李子园里玩“屁股对屁股”的。于是我坚定地想当大人。

6. 你不要怨天尤人,桑卡,应该学会知足常乐。想想人们经常说的,比如犹太人诅咒人的时候都会这样说:“真希望上帝给了你一切之后再全都收回去!”我们呢,我们什么都没有,所以也就没什么好损失的。

7. “你知道,埃米尔,现在很多电影用的都是匆匆写出来的剧本。这些人觉得可以边跑边撒尿,还能不弄得到处都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清楚导演一部电影究竟有多难。最应该清楚这一点的,应该是在拍摄过程中最能代表大众的人,也就是导演。那些‘大小便失禁’的导演两个月就能拍完一部电影。然后呢?什么都没了。这种电影一点价值都没有。刚进入状态,他们就得结束拍摄了。拍电影跟谈恋爱是一样的,得牵手,拥抱,等等。你必须像井底的矿工一样,带着男子汉的魄力坚持到最后。只有当你的对手都真正欣赏你的时候,你就成功了。对于观众也是一样,要是你没法扰乱他们的心智,没法折磨他们,没法让他们激动,没法让他们疲乏,也没法让他们发笑,那他们回家以后就会觉得在电影院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8. 这再也不是为儿子晚归,怕儿子被爱耍阴招的坏家伙欺负、打架之后满身是血回到家而担心那么简单了。那场战役,她已经赢了。因为我从没在派出所里过过夜,而我的玩伴大部分都进了少管所。

9. “我有什么好怕的!”他经常这样说,“要是做不成电影工作者,我还可以去斯洛文尼亚当婚礼摄影师。人们不用给我钱,给点儿香肠和啤酒就行。至于家庭啊,我肯定会想方设法离得远点儿。” 10. 我一生中搬过无数次家。关于搬家,最幸福的记忆莫过于看着各式各样的小摆设散布在整个房子里,活脱脱一个旧货店。纸盒子、包,还有那些稍带裂痕的衣橱,所有的物件儿都削尖了鼻尖儿,直勾勾盯着人的眼睛。这时候你感觉好像头一次见到它们似的。堆在鞋盒里的照片也是一样:生命越长,照片也就越多……你拿起一张,再拿起第二张,最后它们从你的指缝滑落,散落在各处。人生中经历的种种事情何尝不是如此呢?一件件离你而去,消失在遗忘的长廊里。

11. 他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伊斯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三者之间复杂关系的人,他写道:他们的爱是那么地遥远,而他们的恨又是那么地近。穆斯林望着伊斯坦布尔,塞尔维亚人望着莫斯科,而克罗地亚人望着梵蒂冈。他们的爱在那儿。而他们的恨在这儿。总之,这就是个奇才。

12. 如果我们家有哪位亲戚去世了,时间概念都会与平常不同。当我们得知这样的消息时,自己也会死上一会儿。耳朵听不清楚,说话声音都会变低,我们好像变成了路灯,暗自思忖自己是怎么能发出光亮的。然后我们去下葬的地方,这时,一种不想死的强烈愿望才让自己重新活过来。

13. 生存是人的一种本能,可自从父亲走后,母亲再也无法从这种本能中汲取能量了。尽管桑卡从不承认,可她早已将对丈夫的依赖与爱恋变成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穆拉还活着的时候,桑卡一直屈从于他那尖锐的思想;可自穆拉死后,桑卡才明白,他的生活方式甚至是他的政治视野才是他们互相解放的正道。穆拉喜欢把什么事都扯到政治上去,他们两人曾为此争吵不断,不过尽管这样,她还是能看到自己的丈夫很会审时度势。

14. 铁托当权时的独特经历,尤其是他死后的那段时期,呼唤着我去拍一部关于他的电影。除此之外,我毫不谦逊地对自己说,伊沃·安德里奇也是在战争时期写出了自己最重要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战争在他眼皮底下爆发、毁了他所有的幻想。拍《地下》这部电影,并不是为了记录铁托的传奇,而是为了展现那些对电视报道深信不疑的人最后落得怎样悲剧的下场。所以这是一部带有政治宣传色彩的电影。

15. 灵魂的深度——这个与人类存在紧密相连的本质问题——现如今还有谁对此感兴趣呢?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才华,就算是在俄国,也并没有很受欢迎。在那里,人们更多地是为托尔斯泰和普希金而疯狂。《时代周刊》的文学评论家们也是一样。他们把托尔斯泰摆到了第一的位置,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呢,全球一百位最伟大的作家中都没有他的名字!《时代周刊》和俄国人这般沆瀣一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16. “如果你用拳头或是不会伤人的物件儿打架,那人们自然会觉得你是野蛮的山野村夫”,印度一句古老的谚语就是这么说的。可当你投下成吨的炸弹,再加上原子弹,那你就是“在执行文明的使命”。1995年的那天晚上,我就是在执行狄俄尼索斯的使命。《地下》从荧幕上、从得到金棕榈奖的大厅里,转移到了马丁内斯酒店门前的沙滩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身在历史何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身在历史何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