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用途

一种相思
2018-06-29 看过

从小到大没读过什么哲学书,所以坦白说,这本大家都认为“通俗”的著作,我觉得还满难懂的,主要是有很多概念似乎默认读者应该知道的,我都不甚了了。这样的我也自不量力地来写个书评,主要还是为了记录下自己在阅读本书时产生的想法。

从婴儿有了意识开始,就产生了一个主观世界,这个世界包括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感知、交流)认识到的外部现实和我们内心的想法和感受,它跟我们特有的感觉器官和思考方式密不可分。举例来说,鸟类能看到紫外线,因此它们眼中的景象跟人类眼中的景象是不同的,然而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后者。我觉得,如果把自然语言和数学语言看成是用来描述世界的两种不同类型的语言,那么自然语言其实是用来描述我们的主观世界的。(我这里的主客观划分跟一般意义上有点不同,我把只要经过人的“加工”的都归为主观。比如白宫,在一般意义上它是个客观实体,但第一层它具有美国总统官邸和最高行政权力机构的含义,第二层它是白色的房子也是针对人类而言,如前所述在鸟类看来它既不是白色,它们也没有房子的概念。比如林肯被刺杀,在一般意义上它是个客观事件,但刺杀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人类所特有的。绝对的客观是我们无法触及的,数学所描述的世界相比更接近绝对客观,但它仍然是借助数学这个工具所呈现的,同样受限于工具本身。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是主观世界,是语言、概念、逻辑所构造的世界。)

语言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语言是我们表达思想、产生虚构和想象、进行群体协作的基础,被视为人类的本质特征。科学同样离不开自然语言,人们用自然语言来进行思考,提出科学假说,然后用数学来证明它。然而,用语言进行的交流其实是很不充分的,只能达成一定程度上的相互理解,并且越抽象,越概念化,就越艰难,如果不事先明确所谈论的对象是什么,就得不到有意义的结论。在这一点上,我不太理解更不能认同作者那种“哲学已死”的悲观和自嘲。如果哲学能够帮助我们澄清概念,进行逻辑思考,那它就是非常有用的。

因为数学语言是量化的、精确的,能够推导出唯一的结果,所以它就优于我们的自然语言吗?我不这样认为。自然语言本来就是对应于我们的主观世界的。我们不是人工智能,无法用纯粹的数学语言来进行思考。即使神经科学领域的研究有朝一日真的证明自由意志不存在,我们的所谓决策只是一堆生化反应的结果,那又如何呢?这种还原主义的观点并不新鲜,在整体和部分之间划等号的做法也并不能让人认同。我们的想法和感受,我们的主观世界依然会继续存在并发挥作用。就像《西部世界》里拟人化的机器人,即使本身就是编程的结果,最终他们介意的仍然是“觉醒”之后的行为和感受是被输入的还是“自己的”。一代代人在成长过程中总会重复面对的问题,是人类这个物种所特有的,哲学或许不能给出唯一的正确答案,但是能让我们从更深入的理解中感受到慰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哲学·科学·常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科学·常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