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角色都是“我”

青梧
2018-06-29 10:09:16

我是不明白文中的隐喻、典故,以下都是我个人的理解。 我觉得文中所有的角色都是“我”,若非如此,人物间的对话根本无法进行下去。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以上升到形而上的角度,日常生活中一个中年男子和朋友、前妻、十几岁的女孩子、邻居是没办法这样对话的吧。正因为所有人都是“我”,所以对话才能顺利进行,从形而上的角度展开。 世界的存在,包括“我”经历的事情,如与妻子的离婚、与有夫之妇的乱伦等等,都是为了完善“我”而存在。 当“我”足见完善的时候,这些地方都会土崩瓦解。曾经流浪过的地方化为海啸后的废墟,曾经居住过意义重大的居所毁于火灾,只有“我”和极少数人看过的极具价值的画毁匿不见。因为他们都化成了“我”的一部分。 “我”的完善,大概是学会了与牢笼和谐相处。最终,牢笼化为叫“室”的女儿来到身边,被视为“恩宠”。 全文中,唯一不太像“我”的,就是神秘邻居免色。感觉“我”对免色有些轻微的妒忌,而“我”和免色的人生竟大部分相同。免色可能是“我”想要成为但又拒绝承认的包含“邪恶”的一个部分。 读后感觉不好,推荐度两星。感觉村上春树的小说充满浓浓的直男气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