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风间隼
2018-06-28 看过

《卡尔弥德篇》和《拉刻篇》,前者论明智,剧情是苏格拉底如何假装给美少年治头疼,用哲学的魅力征服了他,有点污。后者论勇敢,讨论的结果是勇敢是种对于危险的知识,可惜讨论草草结束。

今天读了《斐多篇》,很有收获。此篇记叙苏格拉底死前一天的对话。特殊的日子里,怪蜀黍终于收起了调戏美少年的心思,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生死观和灵魂观,满满都是干货。苏格拉底先是从“对立转换”的辩证法原理证明生能变死,死也能转生,并用“所有学习都是回忆”来证明灵魂不灭。总结出“人应该关爱自己的灵魂”,“哲学就是训练自己面对死亡”的结论。遭到“人死魂散”的质疑后开始了著名的“第二次启航”,指出灵魂是纯粹的,因此不会分散。并用“大”、“美”等绝对理念与“大的东西”、“美的东西”之间的关系来说明灵魂的特性既然是生,就绝不会死。彻底说服众人之后,哲学家气势磅礴地阐述了自己的宇宙观:人类是居住在洞穴中的生物,肉体感官是靠不住的,真实的世界只有通过哲学沉思才能看见。

说实话,苏格拉底的论证一点也没说服我,反而从根子上暴露出西方形而上学、灵肉二分以及“真实与摹仿”等众多聚讼不休的无聊议题的根源,但这人的求知精神和坦荡磊落实在令人敬佩,也让我理解到哲学家们傲慢的底气从何而来。“轴心突破”的强大理性精神确实有类似宗教般的吸引力。

印欧民族仿佛都有牢固的灵魂转世观和理想世界观,苏格拉底的论述有点类似《楞严经》的“七次征心”,但是真的不如人家缜密。而中国文明对这两种概念都很陌生,我读先秦典籍从来没见到过转世或者天堂之类的说法。

下午读了《会饮篇》,symposion即后世的symposium,主旨是论爱情。阿伽通和阿里斯托芬这些剧作家不改文艺青年脾气,率先对爱神献上种种谀辞,老苏格拉底出来煞风景,认为“爱啥说明缺啥”,因此爱神肯定不是个尽善尽美之神,而只能是帮助人们寻求美好的精灵。聪明的人从种种具体的美领悟到抽象的美的本相,进而臻于不朽。这时旧情人Alkibiades进来,酸溜溜地赞美苏格拉底当年如何对自己的色诱无动于衷。最后以汉子们醉成一团告终。苏格拉底的假设还是没能说服我。阿里斯托芬说的那个关于人类为啥要寻找另一半,同性恋为何高于异性恋的神话倒是蛮好玩的。

昨晚夜读到2点,翻完了《巴门尼德篇》,王太庆的翻译结合了陈康的“达”和贺麟的“雅”,好懂得多,读完最后一页,有点庆幸没有掉进陈康译本的泥潭,不是这本书不重要,而是形而上学的辨析整个建立在很脆弱的假设基础上,作为思想史了解即可。白天读了王太庆的两篇论西方哲学中的“是”的论文,感觉理清楚一点了。Estin不仅是“是”,还有起作用和存在的意思,这确实是西方思想中的核心问题。王把Ontology翻译成“是者论”,认为“我思故我在”和“存在即被感知”等名言中的“在”也需要被改写成“是”。

杂七杂八的读后感,辑出来做个记录。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柏拉图对话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对话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