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挪威的森林》

Joker
2018-06-28 21:00:00

其实20年前就看过,那时当黄书看了..

一个伟大作家最动人的作品往往是书写关于自己的种种,无疑地,《挪威的森林》是一本有关村上春树的青涩岁月的故事,是一本爱的故事,也是本生生灭灭的哲学故事,也是本会发生在你我周遭的故事。

第一次读这本书,我只记得渡边与直子、绿、玲子和一堆一夜情女生之间的性爱和口交;第二次读这本书时,我只把重心放在渡边到底爱哪一个女生?第三次阅读时,我注意到书中提到的吉祥寺、早稻田;第四次读这本书时,我偏重村上的绝妙譬喻与特殊的文风。

当人生越来越透彻时,才发现村上在挪威的森林书中透露的是"有离别方能聚首,接受死亡才能重生。"第五次的阅读,我成长了?还是我老了?我读到了关于生死起灭的心境,读到了藏在心中许久的年轻岁月。

什么是挪威的森林?我节录披头士的歌词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on a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for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THE BEATLES的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歌词的内容是叙述一名男孩,原以为在街上很顺利把到一名女孩,最后却被对方甩了的悲伤故事。原本男高高兴兴地要去女孩家,参观像挪威森林一样的女孩房间,结果隔了一个晚上,醒来一看,房间里早已是空无一物,不见伊人芳踪。那房间就像是挪威的森林一般,冷冷清清的。仔细回想,昨夜让自己如此心动不已的究竟是什么?会不会充其量只是自己喝醉了酒所做的一场梦而已?那位令人魂牵梦萦的女孩,是不是就像风中微弱的萤火,转瞬间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开头是1987年,时年三十七岁的渡边彻,在飞机上听到一曲披头四的歌《挪威的森林》,自此坠入宛似流水、也似迷雾的往昔回忆里…。

传说中,《挪威的森林》是个巨大的森林,让人进去了就出不来。对渡边彻而言,《挪威的森林》是披头四的歌,是多愁善感、自杀了的前女友直子最喜欢的歌。每当响起这首歌,就让渡边彻回想起大学时代的直子,以及后来遇上野性活泼的小绿。小绿暖暖的体温,带领渡边彻走出了淡淡忧郁的青春森林。故事以意识流的方式,循序铺陈出男主角渡边彻幽微的心境。

村上春树如此形容:“1969年夏天渡边刚满20岁,心还留在那片草原上,嗅着草的气息,用肌肤感觉着风,听鸟鸣叫。….在夏天里积满灰尘的山林表面已经被连日轻柔的雨冲刷洗干净,满是仓翠的碧绿,四下的芒花在十月的风中摇曳着,细长的云紧贴着仿佛凝冻起来的蓝色穹苍。天好高,一直凝视着时好像连眼睛都会发疼。风吹过草原,轻轻拂动她的头发再穿越杂木林而去。树梢的叶子发出沙啦沙啦的声响,远方传来狗吠的声音。简直像从别的世界的入口传来似的微小而模糊的叫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声音。….」

「那是深得可怕而已,无法想像的深而且黑暗,好像用全世界的各种黑暗所熬成的浓密黑暗。….非常寂静的松树林,路上到处散落着在夏末死去的蝉所留下的干枯空壳。….」

对于渡边而言,森林里有夏末死去的蝉所留下的干枯空壳,蝉的 命相当短促,只有七日,蝉的一生就是为了迎接即刻来临的死亡,村上春树在本书描写了许多的死亡。如与渡边、直子有着奇特三角关系的kizuki,kizuki选择自杀而留下直子与渡边, kizuki死亡之后,渡边与直子自然地发展出恋情,然而直子走不出面对死亡的幽谷,紧闭其心扉并且也选择了自杀。

另一个女主角绿,20岁的人生已经面临过祖父祖母爸爸妈妈的相继死亡,同样面对死亡,对绿而言,她选择正面去面对,甚至从亲人死亡间寻求到身心灵的解脱,对于绿而言,面对死亡就有如蜕去旧壳而获重生,但是对于直子,面对死亡却有如七日之蝉,心灵的幽谷越来越黑暗有如挪威的森林,而渡边正是在森林的边缘摆荡,时而堕入黑暗的森林深触,时而点起火光看清楚森林的来途与去路。

这个故事有许多三角关系,第一个是渡边-直子-kizuki,第二个是渡边-直子-绿,第三个是渡边-直子-玲子,第四个是渡边-永泽-初美,第五个是渡边-绿-绿的男友。

渡边似乎是一个矛盾且无法发展正常人际关系的男生,他永远处于三角之间的暧昧与平衡,他不喜欢世界被绝对的二分,他总是在三角之间才能求取安身立命,但是只要三角关系缺了一角渡边就无法作出决定,如kizuki自杀,如直子发病,如绿抛弃其前男友,如直子死亡,这或多或少描写村上春树在青涩岁月时的矛盾,也写出年少时无法承载周遭世界的无奈。

挪威的森林中,渡边似乎一直在处于别离-聚首的摆荡,kizuki死亡后直子闯进他的生活,直子离开东京后,绿就出现了,直子死亡后,玲子闯进渡边的生命(即便是短暂的)。而直子始终迷失挪威的森林中,她说:「听到这首歌我会很伤心,会觉得自己好像正在很深的森林迷了路似的,一个人孤伶伶的,好冷,而且好暗,没有人来救我。」

死亡的kizuki无形中形成对直子的一种黑暗拉力,直子一步步从哀伤到忧郁而堕入死亡,渡边无力也无能拉拔直子从暗黑的力量到生命的常轨,然而,直子也产生一股力量让渡边的生命那么地无助与离散,即便渡边还有一股光明的力量-绿在一旁照拂着,然而,最终当渡边得面对直子死亡的黑暗时刻,能够让渡边从阴沉的森林深处走出来的却不是森林之外的光明-这以绿为代表,而是从森林深处一起走出来的玲子,玲子成为渡边能够从森林黑暗泥沼中脱离的最后救赎,而不可诲言的,玲子是渡边与直子两个「离散者」之间的感情桥梁,也是彼此之间互相取代的「感情替身」角色,渡边与玲子最后那场替直子举办的丧礼,以及玲子仿佛扮演直子的灵魂上身的灵媒角色与渡边的那场最后救赎的性爱,让渡边也让玲子个自能够走出阴郁死亡森林。

如果,披头士所唱的「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帮渡边最后点起火光看清楚森林的其实是玲子,而挪威森林另一面的美好世界其实是等着渡边的绿。

『再也不能那么单纯地掌握死(还有生)。死不是生的对极存在,而是潜存在我们的生存之中。』这段话在本书出现两次,在渡边对于中学好友kizuki与初恋女友直子死亡时重复的陈述。村上陈述:「藉由生这件事同时在培育着死,那只不过是我们不得不学的真理的一部份而已,失去所爱的哀痛,只能走过那哀伤才能脱离哀伤。」

绿对渡边的爱根本无法化解渡边的哀伤,因为书中写着「一个人被留在沙滩,既无力又无处可去,哀伤化为深沉的黑暗将我包围。」kizuki与直子的相继自杀离去,对渡边而言有如青春的离去,而渡边真正的哀痛应该是源自于「因为直子甚至没有爱过我啊。」

最后那种渡边与玲子替直子举办的音乐丧礼,是我百看不厌,玲子一共弹了五十一首音乐遥祭直子,这些音乐也让渡边与玲子获得救赎,找到森林的出口,这场相当经典的桥段是我对电影的最大期待;当最后在上野车站,渡边送走要去北海道展开新人生的玲子后,在车站旋即打了电话给绿,渡边终于从所有的三角关系与生死起灭挣扎出来,看到这里,总是会想去上野车站,这个挪威的森林的终点站。

本文仅献给喜欢《挪威森林》这本书的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