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河濑直美的电影

寂照
2018-06-28 看过

一個柔軟溫和的故事,作者的筆觸非常細膩,很像河瀨直美的電影。

父母離婚後由母親獨立撫養長大的三田知壽與身為國語教師的母親感情並不好,高中畢業後知壽不願意上大學,各處打零工。母親即將前往中國教書,她希望知壽同她一起去,但知壽想去嚮往的東京工作。於是母親寫信給沒怎麼見過面的住在東京的舅媽荻野吟子,托她收留知壽。就這樣,母親去了中國,知壽搬去東京和70多歲的舅姥姥住在一起。小說便是從知壽獨自抵達吟子的住處開始敘事的,(“一個雨天,我來到了這個家。......整個房間就像個佛龕,令人窒息。”)期間穿插著倒敘、補敘的故事情節,讓我們得以了解主人公是如何一步步成為現今的模樣,但主線一直明晰,在小說里體現為時間流逝四季流轉,以及因之而緩慢變化的知壽和吟子關係以及各自內心起伏的情感。一個愛“偷”別人東西且對人生無欲無求可有可無過一日是一日的女孩,同一個經歷過喪夫之痛膝下無兒女有生活智慧的暮年老婆婆之間會發生怎樣的故事?簡單來說,小說描寫的,是知壽和吟子這一年共同經歷的平淡中有摩擦有幸福有失意有得意的瑣細日常生活,是兩個各自經受著不同性質和基調的孤獨的人如何與異己的他者相處,如何與外在世界相處,如何與無常時間共處。吟子用包容,真誠以及她獨特的人生經驗智慧帶給知壽有別于同母親獨處會尷尬的家的溫情,讓她逐漸明白成人社會里某種約定俗成的規律,而知壽以年輕不世故的朝氣和惹人疼的總是自我療傷的情感模式讓吟子體驗到了家的活力,對於她們兩人來說,都是自己生命裡一段美好的日子,是漸漸看到生命中的烏雲被吹散而露出碧空般晴朗的心性的過程。小說開始在這年春天,結束在新一年的春天,一個四季輪迴,對於年輕的知壽和暮年的吟子,所具有的意義自然是不同的,年輕人常常是往未來看的,看到的是個人的成長,尚可爭取的明日希望,所以要不負春光,老者多是往過去看的,看到的是汩汩的回憶,無法重現的快樂,但人間重晚晴,所以也要不負春光。小說的結尾,知壽終於成為一家公司的正式員工,成為要交各類社會保險基金的office lady,這是步入成人世界的關鍵一步,也是被社會認可為成人的一項標誌,她搬離了吟子家,住進員工宿舍,開始另一種她從未嘗試但必須要去嘗試的生活。這樣知壽才能慢慢地老去,才能在吟子的年齡領悟吟子領悟的那些自己在年輕時不以為然的看似簡單無奇的東西。

喜歡書裡的一些段落。

“我想趁現在把空虛都用光,老了就不會再空虛了。”“知壽,可不能在年輕時都用光了,要是只留下愉快的事,上了年紀,就怕死了。”

“可能的話,我還是願意永遠這麼年輕,不經受世事磨難,靜靜地生活下去,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我自認為自己是有受苦的精神準備的。我想做一個像樣的人,度過一個像樣的人生,想盡量鍛煉自己的肌膚,成為一個能夠經受任何磨難的人。”

“在活到了這個歲數的人面前,恍惚覺得對方不會再繼續老化,只有自己朝著前方的蒼老飛速地墜落下去。”

“藤田,吟子,芳介和我,四個人院子里放煙花。我和藤田兩手各拿了好機枝花炮,亂蹦亂跳地放,兩個老年人每人只放了一枝。放完後,我們都安靜地坐在檐廊上喝啤酒。喝完一瓶后,我又去廚房拿了一瓶。桌子上放著芳介的手包,拉鎖開著,露出了裡面的東西。我往裡看了看,沒什麼像樣的東西。什麼帶平安符的家門鑰匙、皺皺巴巴的手絹、黑錢包、包著書店書皮的袖珍本、仁丹、兩塊糖等等。可拿的也就是仁丹了,我就連盒溜進兜里。檐廊上的三個人默默地對著院子。我要是不在的話,他們會這麼一直默默待著嗎?他們都不關心各自在想什麼?”

“嵌不進模子的才是人之常情啊。嵌不進去的才是真正的自己啊。”

“早晚吟子也會成為沒了名字的死者中的一員,失去個性吧。誰也不會再談起她,她吃過什麼穿過什麼。這些日常瑣事就像原本不存在似的,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吟子。”“幹嗎?”“我這麼下去行嗎?”吟子沒有回答。她靜靜地看著我,像落筆畫畫一樣,從臉到肩到胸到腳,依次掃視著我的全身,目光所到之處,都仿佛被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色澤。我又問了一遍同樣的問題。“吟子,外面的世界很殘酷吧。我這樣的人會很快墮落的吧?”“世界不分內外的呀。這世界只有一個。”吟子斷然地說。我第一次見到說話這樣斬釘截鐵的吟子。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好天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好天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