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 月牙儿 8.7分

为底层的文艺

amanda
2018-06-28 18:44:44

如果说张爱玲的写作是“在传奇中寻找普通人,在普通人中寻找传奇”,那么老舍的写作则是“在普通人中寻找穷人,在穷人中寻找普通人”。

如果说张爱玲的写作是“在传奇中寻找普通人,在普通人中寻找传奇”,那么老舍的写作则是“在普通人中寻找穷人,在穷人中寻找普通人”。这当然不意味着穷人是别于普通人的门类,但是,老舍的书写总是倾向于那些他同情着的人们。老舍的成长经历,使他能对“小人物”的复杂心理刻画透彻,也在写作上与这群人有着无名的亲缘关系。

《月牙儿》这本集子主要写的是穷人的故事,读来有心酸,同情,对时代和命运的沉思;也有幽默、调侃、使人会心一笑的地方。 老舍没有对这一个个忧伤的故事大发悲情,或以高上的写作身份对底层人审视为“另类人”,又或是发出一种直白有力的呼喊。他的心和妓女、巡警、伙计们的心是平行的。

《微神》中的男主人公并不因初恋的“堕落”而看不起她,反而想要靠近她给予支持,但女主为了把自己最美好的样子保留给男主而处处回避他,男主人公的重新出现却扰乱了她的心神——他在现实中的出现破坏了她此前的精神支点,妓女的职业无以为继,她选择了自杀。

《马裤先生》中不断叫茶房的先生,不讲卫生、看起来也不尊重人,喜欢贪小便宜。作者却以一种平实而不带褒贬的笔法将马裤先生的特点勾勒出来,在使人发笑的同时也无形中使人自省。

《大悲寺外》写了一位可亲可敬的黄学监,还有将学监置于死地的丁庚。丁庚扔石子是幼时的无心之举,但是黄先生的有心原谅不仅没有使丁庚自省反而还“伤害”了丁庚。经常给黄先生上坟,却是为了恨恨地诅咒他。“决不计较”的萦绕在耳,也许是他潜意识的负疚吧?而我呢,“我没敢回头,我怕那株枫树,叶子不是怎么红得似血!”

《黑白李》写的故事很容易使人想起《边城》中的三角恋爱,但与沈从文的唯美风格不同,老舍的写法更为经济但又不失含蓄。黑李为了弟弟白李着想,将传统的兄弟伦理转移到爱情上来,把理想的对象“让”给弟弟,白李却并不买账。他是略为激进的一个新派形象,吻女孩、组织砸电车、想要摆脱哥哥的庇护寻求独立。黑李则全然相反,把女孩当圣母来跪拜、讲求兄弟之间的和谐、力求对得起死去的父母…兄弟之间的黑白不仅仅是相貌的分别,性格上也非常分明。故事的结尾是让人唏嘘的,黑李用生命的代价保护了白李——固然与他对上帝的信仰和博爱的思想有关,白李却说“老二大概是进了天堂,他在那里顶合适了;我还在这儿砸地狱的门呢!”他似乎认为哥哥在天堂也是不错的归宿,但他是否知道是哥哥为他换来了性命呢?……其实这一切都不是黑白分明的,爱情、亲情、革命…没有一件有着非此即彼的价值判断。老舍为我们还原了一种故事的真实性和复杂性。个人主义是无处容身的”(骆驼祥子)放在这里也合适:爱情让位于亲情伦理、个人的安稳幸福让位于集体的利益(砸电车而保护车夫)、个人的“革命”选择仍为亲情伦理所替……黑李的牺牲,是否恰是“个人主义”在兄弟之间的冲突而造成的呢?抑或是这个时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牙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牙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