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甜甜圈化的人生与冻僵的弹子球库

树星石
2018-06-28 03:26:03

国境这本书又读了一遍,产生了新的感受。

村上的笔下总有几个永恒的主题,他在一本书里写了,还会继续在其他的作品延续着他的思考。诸如,此岸世界与彼岸世界之间的连接,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距离,对失去之物的追寻,对资本主义之物的批判,对暴力的探寻,以及人永恒的孤独。而对于这些,村上在作品中不断得描绘了一个又一个的意向,反应着这些主题。从弹子球,到世界尽头无声的静默,恶鬼,青蛙君,斯普特尼克卫星,井,小小人,以及我要说的甜甜圈。

甜甜圈是村上非常喜爱的事物,他也总能从身边的事情中找出属于自己的哲学。甜甜圈在村上的笔下意味着什么呢?什么是“甜甜圈化“呢?正如在《国境》里”我“始终抱有某有饥渴感,某种缺憾感,这让”我“焦躁不已。尽管小说中的主人公已经开了两家酒吧,生活富裕,有爱他的妻女,可主人公的这种饥渴感从未被磨灭过,他一直都在寻找着,能用来填充这个的,不管是通过和不同的女孩睡觉还是如何。

主人公有三个女人。泉和有纪子和岛本。当然除了泉的表姐之外,因为主人公并没有同她进行任何精神上的沟通,只是物理上被强烈吸引罢了。主人公因为被泉的表姐所强烈的吸引,注意村上在小说中几次提到了”吸引力"这个词,总之他们借由这样的行为严重伤害了泉,并且导致了泉从此之后一蹶不振,变得“孩子害怕她”。主人公和泉相处并没有感到和岛本一样被深深吸引,没有产生精神上的共鸣与心里的震动。就算没有这次事件,主人公仍然相信他们最终也会分手。

第二个女人是他的妻子有纪子。主人公这次感受到了强烈的吸引,于是与她结了婚,并且婚姻生活美满,有有纪子在身边,不再像以前那么寂寞难耐了,感到很愉快。可是主人公的心里仍然缺少着什么。在资本主义的社会中,渐渐不知道自己的所在,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仿佛他的心变得更加空洞了。于是主人公想象着沙漠,只有沙漠存在,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

何谓“只有沙漠存在着”呢?就像甜甜圈一样,甜甜圈我也是很爱吃的,外面淋着巧克力糖衣,热热的,构成一个环状,而中心却是空的。《老子》里说过“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总之有无是想成的。正是甜甜圈中间的空白支撑起了周围一个圆环。主人公呢,他在这样缺憾的日常生活中突然遇见了岛本。也就是他12岁时喜爱的女孩。主人公把他一切缺憾的都放到了岛本身上,仿佛借由与她交往重新开始新的人生。于是,主人公把自己的家庭全部抛在脑后,准备切切实实和岛本远走高飞,追回失去的时间。

但岛本在和主人公度过激情的一夜后消失无影了。主人公想起了岛本那天在车里她的眼眸中透露的冷冰冰,黑乎乎的东西。他说那是死,是他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东西。一直处于甜甜圈中央,“甜甜圈化“的主人公想到了死和彼岸的世界。我突然想起了《弹子球》里主人公最后找到了放有四十多台的充满冰冻的死鸡味的厂房,《世界尽头》里那无声的沉默与没有影子的人们。空虚到最后总会回到死的问题上。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难道一切不就像沙漠一样,大家生生死死,只有这个世界,这个宇宙活着一般。

男主在追寻人生意义,寻找填补体内缺憾的时候,不正是像甜甜圈的那个圆环一样,旋转不止,不停的绕着圈原地打转吗?而中间的空白仿佛是支撑着这些寻找似的一直停留在那里,无动于衷的,永恒像沙漠般存在。

这就像马克思说的人的异化问题一样,现代人生活的空虚无助,找不到目标。最近世界杯非常火热,我也凑热闹看看球,也有几只喜欢的球队,喜欢他们在赛场上的表演。为什么人们对世界杯如此疯狂着迷呢?大概内心有着那个缺憾借此可以填补一样吧。体育就像是现代人的宗教一般,给予人安慰,倾泻着人的激情。

我想说,村上的小说不仅是畅销而已,村上春树作为一个小说家是有他独特的想要表达的东西的。性爱不简简单单的就是性爱一般,就像小波的《黄金时代》里一样。

等到将来的人们,也许会有共产主义的实现,能不能得到解脱呢?内心会不会从此圆满无缺呢?那时候再回过头来看,村上的思考必然可供参考的地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