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着思考 跑着思考 9.2分

火候不够,意思已到

知行捕手
2018-06-27 23:49:26

我们祖先的狩猎策略并不基于速度,而是基于忍耐——基于一直追踪单个动物(即使它是一大群动物中的一只),一英里[1]一英里地追踪它,直到它最终死于体温过高。佛蒙特大学生物学家贝恩德·海因里希(Bernd Heinrich)[2]指出,必须始终注意一只动物,不理会其他动物,一直紧盯那只动物,在它向地平线奔跑消失的过程中,并在其后数小时甚至数天中保持这种注意力,这是我们全部认知能力的基础。 长跑时,我能听见一个我永远不能复返的童年的低语,听见一个我永远不可能回去的家的低语。在这些低语中,在长跑的喧嚣和低语里,存在着一些瞬间,我在其中再次理解了自己以前理解的东西。 两只蝙蝠倒挂在树上(这是那张贺卡上主要的视觉图像),其中一只对另一只说: “你知道老年最让我害怕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是什么?” “不能自制。” 想象一下,你是个男孩,站在糖果店外,一文不名,盯着你买不起的所有糖果。上帝出现在你身边,说道:“你知道,孩子,总有一天你会买得起这个店里所有的东西。” “真的吗,上帝?” “真的,你知道吗,到你真正买得起的时候,你就不想要什么东西了。孩子,这就是生活!” 跑步就是可能促使这种神经生成的事情之一,至少在白

...
显示全文

我们祖先的狩猎策略并不基于速度,而是基于忍耐——基于一直追踪单个动物(即使它是一大群动物中的一只),一英里[1]一英里地追踪它,直到它最终死于体温过高。佛蒙特大学生物学家贝恩德·海因里希(Bernd Heinrich)[2]指出,必须始终注意一只动物,不理会其他动物,一直紧盯那只动物,在它向地平线奔跑消失的过程中,并在其后数小时甚至数天中保持这种注意力,这是我们全部认知能力的基础。 长跑时,我能听见一个我永远不能复返的童年的低语,听见一个我永远不可能回去的家的低语。在这些低语中,在长跑的喧嚣和低语里,存在着一些瞬间,我在其中再次理解了自己以前理解的东西。 两只蝙蝠倒挂在树上(这是那张贺卡上主要的视觉图像),其中一只对另一只说: “你知道老年最让我害怕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是什么?” “不能自制。” 想象一下,你是个男孩,站在糖果店外,一文不名,盯着你买不起的所有糖果。上帝出现在你身边,说道:“你知道,孩子,总有一天你会买得起这个店里所有的东西。” “真的吗,上帝?” “真的,你知道吗,到你真正买得起的时候,你就不想要什么东西了。孩子,这就是生活!” 跑步就是可能促使这种神经生成的事情之一,至少在白鼠身上是这样。若允许实验室的白鼠自由地接近踏车,其大脑的海马体就会生成数十万个新细胞。海马体是大脑中与记忆相关的部分。此外还有BDNF,即源自大脑的神经生成因子(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它是一种蛋白质,其作用是促进新的脑细胞成形,也帮助保护现有细胞并生成大量细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跑着思考的更多书评

推荐跑着思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