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字说话!

银翼氤氲
2018-06-27 19:36:33

本书为我们梳理了公众舆论的历史脉络,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公众舆论,公众舆论并没有一个永恒的定义,在不同的历史语境中有着不同的定义,只是在如今的历史阶段,我们倾向于把公众舆论看作是匿名表达的意见的聚合。公众舆论的内涵我们将在不同的表达和测量的历史语境中去定义。这里作者所说的用数字说话就是公众舆论的量化表达(如民意调查),它作为公众舆论的一种技巧,是人们用来表达或者测量态度的工具,在美国的政治运作中,“民意调查”近乎成为了“舆论”的代名词。作者论述了美国民意调查,肯定了民意调查的有用性——民意调查有利于政策制定者们或者总统候选人们了解公众情绪以及公众偏好并以此调整策略,但同时质疑了民调的价值,认为民调就是有效的控制工具实质上是“神化”了民调的用场。 这不是一部抽象的理论著作,而是将理论的论述编织于历史叙事当中的一部叙述性著作,脉络清晰,可读性很强。第一、二章就为我们做了一个理论的铺垫,接下来的各章节均以此理论框架为基础,结合多个历史案例进行分析。作者将民意调查的运用分为了两个维度——工具式运用和符号式运用。简单来说,工具式运用就是指民调可以作为公众情绪的指示器来了解公众舆论,而符号式运用则将民调作为一种修辞武器,编织进自身的意识形态框架中,使自己成为有力方。其中工具式的理论基础来自于韦伯和福柯两个人。韦伯认为社会行为逐步走向理性化,从公众舆论技巧的历史演变中,我们可以看到理性化的趋势,发展至现代的抽样调查,公众舆论日趋结构化与私人化,这也导致了政治独立与政治疏离。理性可分为“形式理性”和“实质理性”,形式理性即遵循“方法——目的”的思维方式,进行严密计算;实质理性则与自己坚守的信念或者价值一致的方法行事。这两者是处于永恒冲突之中的,但又权衡妥协:民意调查之所以繁荣兴旺,是因为许多美国人不愿或不能以一种更加意识形态、更加情绪化的方式来表达他们自己。这就涉及到本书的一个重要的核心概念民主。现代民意调查是否体现民主?作者批判了这种量化的民意调查:民调所鼓励的是一种形式结构的、反映式的参与,令我们无须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质疑与批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用数字说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用数字说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