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比哪里了不起?

流沙
2018-06-27 14:29:22

其实我不是很能get到盖茨比的了不起,我也不是很能领会这部小说的伟大之处。

这不就是一个出身不佳但是天资出众的男人,努力企图跨越阶层但是最终失败的故事么?盖茨比把黛西看做是他的一个理想,黛西代表的就是他向往的那个阶层,他虽然看清了黛西的本质(也就是他所向往的那个阶层的本质),但是他仍然甘心为之送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种行为么?

我不是很能理解。我能理解盖茨比想要超越出身的努力,他从小就不愿意“像猪那样吃饭”,他看不上底层阶级的粗鄙,他向往一个更好的世界——当年轻的他看到黛西的时候,他以为那就是他所向往的那个完美的世界。我也能理解他以假人设骗取黛西的欢心,我也能理解他当年对黛西的热烈爱情——那时候他并不懂得那个华美世界的真相,也看不清黛西的本质,年轻人总是热情而盲目的。但是当他终于赚了足够的钱,终于又和黛西重逢之后,我就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了。他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不是么?他知道满堂的宾客都不过是路人,他们一边享用他的招待,一边对他进行种种并非善意的臆测——谣言传来传去,他不是不明白。他也不是不明白黛西,他说“她的声音里有钱的声音”,他坚持说黛西爱他,更像是一种自

...
显示全文

其实我不是很能get到盖茨比的了不起,我也不是很能领会这部小说的伟大之处。

这不就是一个出身不佳但是天资出众的男人,努力企图跨越阶层但是最终失败的故事么?盖茨比把黛西看做是他的一个理想,黛西代表的就是他向往的那个阶层,他虽然看清了黛西的本质(也就是他所向往的那个阶层的本质),但是他仍然甘心为之送命——这是很了不起的一种行为么?

我不是很能理解。我能理解盖茨比想要超越出身的努力,他从小就不愿意“像猪那样吃饭”,他看不上底层阶级的粗鄙,他向往一个更好的世界——当年轻的他看到黛西的时候,他以为那就是他所向往的那个完美的世界。我也能理解他以假人设骗取黛西的欢心,我也能理解他当年对黛西的热烈爱情——那时候他并不懂得那个华美世界的真相,也看不清黛西的本质,年轻人总是热情而盲目的。但是当他终于赚了足够的钱,终于又和黛西重逢之后,我就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了。他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不是么?他知道满堂的宾客都不过是路人,他们一边享用他的招待,一边对他进行种种并非善意的臆测——谣言传来传去,他不是不明白。他也不是不明白黛西,他说“她的声音里有钱的声音”,他坚持说黛西爱他,更像是一种自欺欺人。但是他还是愿意为黛西去死。他是从一开始就愿意替她承担车祸的责任了吧?

一个人如果看不清事物的本质,追求梦幻做出巨大的牺牲,我以为是一个悲剧;一个人看清了事物的本质,但是仍然坚持追求梦幻做出巨大的牺牲——我看很多书评都赞美了盖茨比的了不起,恕我直言,我并不以为这是了不起的。

也许是因为,他所追求的东西,在我看来并无价值——阶级的提升也好,黛西也好,都不值得。为之送命简直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盖茨比的死,几乎没有人关心,也几乎没有人来参加葬礼,黛西音讯全无,看起来很凄凉。然而人类社会的本质不就是如此么?起高楼宴宾客的时候总是门庭热闹的,到楼塌了人死了,门庭自然是冷落的。当时的社会环境,钱并不能代表阶层,这是当时社会的主流观念,谁能以一己之力,与整个社会对抗?

我不喜欢盖茨比,当然我也不讨厌他。只不过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人,因此我也领会不到他的了不起之处。我喜欢的是《飘》里的白瑞德,“当你的名誉碎成破布,你就知道没有名誉的好处了。”白瑞德站在盖茨比向往的地方,但是白瑞德并不介意从贵族阶层退出,成为一个被上流社会鄙视的“富有的流氓”——白瑞德和盖茨比都是富有但是被上流阶层排斥,但是前者毫不在意,后者却死也不甘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更多书评

推荐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