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033
2018-06-27 12:31:36

本书成书于1997年,由美国白人男性异性恋社会学家Allan Johnson撰写,2008年3月由台湾性别学者成令方等人翻译并由群学出版社出版繁体中文版。由于作者的性别与性向身份,本书从不同于一般性别学者的角度详细讲述了父权制及其如何影响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提出了初级解决方案。

序言。

压迫不是人类生命中无可避免的特征;我们每个人所做的选择的重要性远超过我们所知道的;我们必须找到方法,让男性和女性都成为解决之道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首部曲:问世间,父权为何物?

我们在哪儿?一个社会是父权的就是他有某种程度的男性支配(male-dominated)、认同男性(male-identified)和男性中心(male-centered)。这样的社会造成对女性的压迫。男性支配(P23-24)意味着具有权威的位置一

...
显示全文

本书成书于1997年,由美国白人男性异性恋社会学家Allan Johnson撰写,2008年3月由台湾性别学者成令方等人翻译并由群学出版社出版繁体中文版。由于作者的性别与性向身份,本书从不同于一般性别学者的角度详细讲述了父权制及其如何影响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提出了初级解决方案。

序言。

压迫不是人类生命中无可避免的特征;我们每个人所做的选择的重要性远超过我们所知道的;我们必须找到方法,让男性和女性都成为解决之道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首部曲:问世间,父权为何物?

我们在哪儿?一个社会是父权的就是他有某种程度的男性支配(male-dominated)、认同男性(male-identified)和男性中心(male-centered)。这样的社会造成对女性的压迫。男性支配(P23-24)意味着具有权威的位置一般由男性占据,它制造了男女之间的权力差异,使男人可以获得较多的收入和财富,他们形塑那个反映并服务他们集体利益的文化。这个文化提倡男性比女性优越的观点,而男性对权威的垄断更加强了每个男人对每个女人的优势关系。认同男性(P24-28)是只要我们认为好的、欲求的、完美的或正常的斗鱼我们怎么看待男人和阳刚气概有关。人们把男人和他们的生活当成评比的标准,作为界定什么是正常的准则。男性中心(P28-33)意指注意的焦点是放在男人身上和他们的作为上。男人的经验是父权文化拿来当成人类经验和受苦受难的生活主题的代表,父权的教养让男人以成就来肯定自己、习惯自我膨胀的形象。父权的核心是压迫女人(P33-36),采取的形式有:排除女人在重要机构之外;女人及其工作被贬低甚至隐形;经济、政治和制度化的性别歧视;弥漫各处的暴力,极尽能事打压女性主义等。作者把父权制比喻成一棵树,并将不同方面比喻为树根,树干,树枝与树叶,并图示如下(P38):

“女性”与“男性”在我们的体验中不仅是文字,还将它们视为某种固定、客观的现实;这样的字眼与文化相关,与创造现实至为相关,也跟客观地为现实命名同样相关(P41)。父权根源于我们的个人选择及种种内在与外在的原因纠缠成一个性别的结,就是本书要解决的问题(P42)。很多人选择忽视父权制的存在,将种族与阶级特权当成女性未受压迫的表现,又将男性受到的压迫作为忽略父权制的理由。但是把女性视为处在受父权压迫的位置,并不表示每个女人手收到同样程度的痛苦;男人不是因为身为男人而被压迫,而是因为参与父权体制才受苦。这也是我们要改变父权体制的原因(P42-49)。

为什么是父权体制?父权体制充满了矛盾,它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矛盾(P52)。诉诸本质主义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没有证据;本质主义无法解释我们在女人之间和男人之间所发现的巨大的差异性(P53-54)。父权体制以控制为基础甚于一切,它是整个社会组成的核心原则;控制被看重、被欲求到了某种程度,接着将人类的能力发挥到机制,社会生活于是产生出一种压迫的形式。他也甚至形塑了男人的内在生活,控制者视自己为主体,将其他人视为动作发生的客体。父权制是以男性控制为中心建立起来的,认为男人控制女人原本就是父权式男子气概的精髓所在。父权制的驱动是在男人之间的恐惧,控制是他们恐惧的源头,也是他们唯一可以解决自己恐惧的方法;但是他们愈是以掌握控制权微生活的重心,愈无法逃脱不能掌握控制权的恐惧(P55-62)。在父权制中,男人也被规训成透过父权的男性凝视来评断自己,利用女人来证明他们有能力,特别是在性方面控制女人(P62-66)。父权制种女人的身份是:被异性恋男人利用作为成功的标记,这使他们相互竞争又彼此结盟(P67-68);本质主义的两性气质的强化也给了男性一个壁垒分明的假象(P68),支持男人是独立自主的这一福全的关键性假象(P68-70);作为遏抑男人被其他男人控制时的补偿(P70-71)。在文化上活跃了数千年的厌女文化是父权体制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小到用与女性有关的辱骂字眼来羞辱男人,大到针对女性的暴力,都是厌女文化的表现形式。它合理化了男性对女性的侵犯,并且让女性自我厌恶(P72-78)。在工业资本主义下,性别体系不再是父家长制(Patriarchal)而是变成了男性统治(adrocratic);科学技术政治以及其他控制形式的快速崛起合理化了男性支配,资本主义控制市场、生产、劳工与环境,工业资本主义本身就是父权制的(P79-82)。父权并不是一直存在于所有社会之中的,作者认为它产生的背景是:剩余生产和不平等的可能性;控制的发展被当做人类的潜能和文化里厢;置于生殖之上的经济价值和控制它的能力;以及种族间为了争夺土地、水源和其他资源而竞争的潜力。它根植于“恐惧-控制-支配”的循环(P82-91)。我们要否定赋权的未来,除了因为要终结对女性的压迫也是因为她是大多数人类不幸与不公义的根源(P91-93)。

意识形态,迷思与魔术:阴柔特质、阳刚特质与“性别角色”。对于性别歧视的“不了解”就是伴随性别支配而来的特权的一部分,这是护卫男性特权很有效的一种方式,却将唤醒意识和理解现实交给女人,这本身就是一种被动的压迫。“看见并理解问题之所在”远比特群本身更为复杂。我们的文化使我们经验到性别化的现实,但是我们身处其中却无法意会(P96-98)。性别(gender)是一种文法的建构,与性(sex)无关;对于性和性别差异过度的执迷,并不是真的与生育有直接关联,反而是为父权社会的利益服务,是为了要巩固男性支配与男性中心这整套理念而设定的主轴。这一文化魔术将原本属于人类的基本特性加以性别化,将一般成人的特性假设成是男人的特色,将男人提升为高女人一等(P99-107)。阳刚特质与阴柔特质是一组区分男女以及男女各该如何的文化观念,透过人格特质来刻画男和女成为“对立的两性”;父权文化遮蔽了女性在生产中的主体性,把她完全化约成跟男人的连结,把女性当成被动的。支持父权体制、形塑男女的双重标准如下:阳刚气概与男性和具有文化价值的事物相连,阴柔特质和女性则是被贬抑的事物连结(P107-114)。我们的性别认同,是以一种普遍性的意识形态的形象出现,而这意识形态是在帮助维系性别特权与父权秩序,性别观念对于人们怎样被筛选进入各个社会位置影响重大(P114-118)。阴柔与阳刚这组特质是社会控制延续赋权体重的重要工具,它们用于对人们的性别认同、性向与性别表达加以抨击来实现控制(P118-124)。赋权意识形态指派给各个性别一种固着于身体的不便特指,据此将两性永远区分开来,近乎宇宙的两极,借此维持平衡与秩序(P124-126)。我们必须将父权体制理解为我们都参与其中的体系,而不是一群个人的集合体,才能找到出路(P126-127)。

父权这个体制:是它,不是他、他们或我们我们要了解到我们常常陷在“始于个人,终于个人”的个人主义的社会生活思考模式,将父权制的压迫归结于某个男人或者男人这个群体。我们不能将父权体制化约为参与其中的个人;父权体制也是一种社会,有一些特定的社会观念和关系组织而成(P130-135)。

因为体系设定的规则和目标是外在于我们,不是我们所能控制;它给我们设定了阻力最小的路,就是放弃追究它的问题适应体系。父权体制作为一个体系,界定了男性与女性的文化观念,架构出了社会生活的关系网络,以及资源与酬赏不平等分配所暗藏的压迫(P135-144)。父权体制的核心是一套符号与观念组合而成的文化,关乎社会生活是如何、该如何,也关乎人们应该要如何,以及如何感受;它的核心价值是控制与支配(P144-149)。我们需要探讨人们跟父权体制的关联以及这项关联因为种族、性别、族群、年龄和阶级等社会特性而会有何差别,我们要了解社会与我们之间的关系。社会的持续重构,是有我们这样的人,选择如何去参与在其中所形塑。我们是否选择一起解决问题才是重要的(P149-155)。作者随后以奴隶制的种族压迫为例讲解了性别暴力(P155-164)。社会问题会产生乃是由于体系和人们持续相互作用所知,这是一个形塑社会生活的螺旋过程,这不是由我们个人或体系本身单独造成的,而是两者共同造成的,若想要改变它,就不能不同时注意两者(P163)。

女性主义者与女性主义。女性主义在历经两个世纪以后已经发展成一个丰富的思想体系,而这个体系不仅是分析的工具,同时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它不仅可以用来理解社会现实,也可以用来改善这个现实。它常常被那些了解它最少的人所攻击。女性主义也同时是了解我们身在何处以及今后因应的对策的依靠(P166-170)。在某种程度下,所有不同形式的女性主义都把性别视为是有问题的(problematic),作者随后列举并驳斥了针对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者的污名(P172-185)。作者依据以下三点来区分不同女性主义派别(P186-187):

并且同时介绍了自由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及激进女性主义的基本定义及问题和影响(P188-212)。

二部曲:迷与幻,是为障

关于父权的思考。父权意识形态的基石是:它让人们认为它有存在的必要性,认为它是社会苛求的,植基于一种普通的传统与历史感,特别是关于家庭、战争、经济、再生产及性的种种观念(P216-217)。接下来作者驳斥了一些学者将父权制当做必备之物的论述(P217-223)、男性暴力的浪漫化表现——战争的论述(P223-228)、男权文化建构的性别化的历史身份(P229-237)。“性”作为一套文化观念,也是被父权制定义的。关于性别的想法是父权体制的核心,而异性恋与性别是互相定义的,“真正的”女人与男人都是异性恋者。侵略被异性恋化,权力也被异性恋化了,父权异性恋扮演了凯瑟琳-麦金农所说的“性别不平等的核心”(linchpin of gender inequality)。父权制将性与控制、宰制与暴力连结起来,将他变成女人有而男人要去取得的东西,从而生发出暴力(P237-245)。

什么父权体制?让女人隐形,并让女人的所作所为不被看见,以此贬抑女人,正是维持男性特权的一大方式。男性也会在社会生活中隐形,父权体制将男人以及阳刚特质视为一般人的参考坐标,男性作为就成了理所当然的背景;性别常常作为女性议题来讨论,因为男人是主要获利者。因而父权体制也隐而不见(P248-255)。否认父权体制的存在避免了挑战整个社会体系的危险:作为一种可靠的防御机制,否认可以服务各种形式的压迫;保持静默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仿佛才不会让事情更糟。还有一种“搞不懂”父权体制是什么的反应,也是一种有效的策略来否认福元提至、男性在其中的摄入,以及男性作为解决问题的潜力(P255-261)。将父权视为常态、提倡自由选择的共识,是一种奠基于压迫社会的选择路径(P262-268)。性别主义基本上就是针对女人,在每一点攻击女人的所作所为,在传达与持续性别特权与压迫方面具有深远的效果(P268-275)。在随后的男人作为受害者(P276-285)这部分,作者驳斥了一些男权主义者将女性包装为特权阶级的站不住脚的理论。

那一定是女人。对于她能做而他不能做的,父权体制提供了三条阻力最小的路:贬低她所做的,想办法控制她做的,或者感到自己无能。男人感到被排除在外时,是因为他们参与在赋权结构中,使得他们与自己的生命感脱节。他们被教育专注于有控制感的事物(P288-294)。作者驳斥了将父权作为一种对抗全能母性力量的自我防卫形式论点(P295-299)。在教育中,男孩必须做某些事特别努力变成男人;而女孩的身体成熟而成成年女性即可。要求男孩否定他们的母亲,以及延伸到,也要他们否定所有女人,然后一次来成就一个稳定的男性自我,这样的事情唯有在一个父权的脉络中才显得合理。这也就要求男孩放弃他们人性的一部分(P299-307)。在接下来作者引用的一个国王、皇后以及野人的故事的隐喻中,父亲变得隐而不见,母亲变成恶者(P307-311)。野人象征一种对于赋权体制着迷于控制的挑战,而男人/男孩如果不排斥与女性相关的事物,就会受到攻击,赋权体制最先带给男人的就是否认(P312-316)。作为父亲的男性觉得自己被贬抑、矮化,究其原因是父权体制与工业资本主义共同作用的结果(P316-321)。父权体制的吊诡:以控制、权利、优势这些原则来组织生活,常常使你觉得更糟而不是更好,但是这是因为父权体制将人作为不完整的人,将人物化。男人对于控制的沉迷也把自己当成了控制的对象,男子气概的要求让男人感到威胁,因为性别是男性特权的基础,对男人来说悠关利害关系(P321-329)。

三部曲:拆除父权违建

内疚、罪恶、责任。赋权阻力最小的路让置身其中的人感到自然平常,乃至习而不察。这些路径鼓励男人继续维持压迫体系,靠着牺牲女人来成就男人;同时也鼓励女人继续接受压迫事实,甚至到某种程度抗拒改变。我们应当对父权采取行动,要主动回应;作为福全的参与者,每个人都应该负起责任来改变父权体制(P334-336)。大部分的男人对性暴力的问题袖手旁观,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个人的问题。收到压迫的女人通常会主动承担责任,作为优势团体的男人往往只会宣称(P336-340)。在父权体制中受到压迫的女人尤其愤怒的权利(P340-342),男人也很难对他们的性别特权感到罪孽深重到做出改变(P342-347)。我们必须认识到自己如何和父权关联,我们一出生就继承了父权制。作为性别特权的受益者,男人应该接受和承认它才能对它负起责任(P347-351)。男人应该加入寻找父权的出路,因为男人共同控制了许多社会资源,也因为男人和女人的生活是如此紧密结合。男人在讨论父权制时有潜力贡献许多经验和不同的分析角度(P351-352)。男性发起的男性运动芳芳讲社会问题个人化,没有触及到父权制的核心。性别压迫逼使许多女性为了生存而成长,乞儿做了些对大家有好处的事。对男人而言,有为者亦若是(P353-362)。

拆解性别千千结。我们要拆开的,是父权体制这颗盘根错节的大树,是厌恶女性和性别歧视的意识形态。作者先举例驳斥了两个超强迷思:“事情总是这样,以后也会这样”(P364-368)和“没有用啦”和甘地的吊诡之论(P368-374)。我们要时刻警惕,以自我批判和阅读为开端(P374-380)。随后他提出了从我做起的行动方法(P380-388):

-发出声音,让人看见。

-由小事开始不再走阻力最小的路,以及不再支持人们顺着它走的选择,从我们自己开始。

-胆敢使别人不舒服,从我们自己开始。

-公开选择和追随另类路径。

-积极去改变体系中父权价值和男性特权的组织方式。

-因为迫害男女同性恋是父权体制的轴心,所以应该支持男女爱其所爱。

-由于父权根源于宰制与控制的原则,因此要注意同源的种族主义和其他形式的压迫。

-与他人共同努力。

-不要封闭自己。

并提出两点注意:从小做起以及不要让别人为我们设定标准(P388-390)。推动改变,可以让男人找回他们活着和真实的感受以及与他们自己和世界的连结;当他们投身改变,就不再是问题的一部分(P390-393)。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我们与平权”,请扫码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的更多书评

推荐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