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个人短评

夜来听雨醉卧床
2018-06-26 23:15:08

1955年,钱穆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开讲《中国文学史》一课时,曾言“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就本书而言,当然也算不上是一本理想的文学史教材,而是一本个人化的教材大纲和讲义。 这种个人化,不是索绪尔那种宗师一样开宗立派的个人化,而是讲师一样公私兼杂的个人化。所以读本书,不应该抱着立论的态度来读,而应该抱着记述的态度读,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在当时的那个环境。如此,便能认识本书的缺点所在,也能勉强理解钱穆个人“死者”的心情。 总之,我们能想象出的讲师的个人化的特点都有:比如“详人之所略,略人之所详”,或者“大扣大鸣,小扣小鸣,不扣不鸣”;篇幅详略,语言文风,材料组织,个人杂述等,在附记中都有所说明,这是本书先天的不足。 以本书来看,钱穆所着重叙述的文体在诗与古文上,尤其是源头传统与历程流变,至于词,曲,戏剧,小说等文体则叙述简略;从年代上看,先秦,汉,唐着墨较多,宋元明清则较少,尤其建安时代觉醒的文学的自觉性;在文论和文选方面,钱穆着重讲了《昭明文选》和《古文词类纂》。如若参考目录前的考题,就更能理清本书的线索和侧重。 由于讲授的年代比较早,部分观点值得商榷甚至已经被推翻。比如钱穆认为

...
显示全文

1955年,钱穆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开讲《中国文学史》一课时,曾言“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就本书而言,当然也算不上是一本理想的文学史教材,而是一本个人化的教材大纲和讲义。 这种个人化,不是索绪尔那种宗师一样开宗立派的个人化,而是讲师一样公私兼杂的个人化。所以读本书,不应该抱着立论的态度来读,而应该抱着记述的态度读,在当时的那个年代,在当时的那个环境。如此,便能认识本书的缺点所在,也能勉强理解钱穆个人“死者”的心情。 总之,我们能想象出的讲师的个人化的特点都有:比如“详人之所略,略人之所详”,或者“大扣大鸣,小扣小鸣,不扣不鸣”;篇幅详略,语言文风,材料组织,个人杂述等,在附记中都有所说明,这是本书先天的不足。 以本书来看,钱穆所着重叙述的文体在诗与古文上,尤其是源头传统与历程流变,至于词,曲,戏剧,小说等文体则叙述简略;从年代上看,先秦,汉,唐着墨较多,宋元明清则较少,尤其建安时代觉醒的文学的自觉性;在文论和文选方面,钱穆着重讲了《昭明文选》和《古文词类纂》。如若参考目录前的考题,就更能理清本书的线索和侧重。 由于讲授的年代比较早,部分观点值得商榷甚至已经被推翻。比如钱穆认为《老子》的文章体例比《论语》成熟,所以成书时间要更晚,根据目前的考古成果来看,这种说法就非常有争议。另外,鉴于钱穆的个人经历与立场,一些带有个人情感之说法比如对胡适,对鲁迅,对我党,看看便是了,认不认同另说。 不能因为钱穆先生是史学大师,就顺势说这本《中国文学史》有多么好——即便年代,环境特殊,它也不见得就比早其十余年的、刘大杰所著的《中国文学发展史》高明。其缺点非常明显,但也不能否认钱穆的传统文化的功底。 理想主义或者现实主义的学者们,不管是多么远离还是鄙视还是吹捧各自心中的文学史,那是后来的事情;作为刚刚接触文学史的爱好者或者学生,把高教社那四本文学史踏踏实实地读完,要远比争论文学史理不理想有用得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文学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学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