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茶范 民国茶范 7.3分

茶里虚度

之龢
2018-06-26 23:09:07

  这是一本大概饱含热情才可以写出来的书。这书的作者也难得流畅、干净的文笔。大概喝多了好茶,养性,少了浮躁、乖戾的浊气。

  如果不是专门的茶家,是不容易找出连篇成章的论茶文字的。讲文学家的茶事,只好从日记、散文里凤毛麟角地搜罗,而大多也不过是提及。真正触动人的,确实些旁的事。

  比如,北方人的梁实秋一家远渡台湾,故乡总在闲谈里的糕点、茶水。最是动容的,几十年后小女终于得以回到北京,重新拍下父母初相识的湖心亭,而其时原配夫人已经不在了。旧物新照既是牵念又是撕扯。谈到茶,则是初相会时,在那里喝过茶,还偶遇父亲会友。[1]

  所以这样拉拉杂杂成篇,大概茶实在是太过平常的东西。普通人们实在不会费笔墨高谈阔论,即使娓娓道来,大多也是待客的谈资。

  有些意思的是书里提到,“郁达夫看不起家乡那些懒散的‘蟑螂’,李劼人不喜欢‘无本事吃闲饭的人’”。[2]当时富阳俚语,一些百姓既无恒产,又无恒心,整日泡在茶馆里,从早晨坐起,直到店家晚上上排门。如同蟑螂一样,漫无目的地生存、繁衍、死亡,叫作“茶蟑螂”。[3

...
显示全文

  这是一本大概饱含热情才可以写出来的书。这书的作者也难得流畅、干净的文笔。大概喝多了好茶,养性,少了浮躁、乖戾的浊气。

  如果不是专门的茶家,是不容易找出连篇成章的论茶文字的。讲文学家的茶事,只好从日记、散文里凤毛麟角地搜罗,而大多也不过是提及。真正触动人的,确实些旁的事。

  比如,北方人的梁实秋一家远渡台湾,故乡总在闲谈里的糕点、茶水。最是动容的,几十年后小女终于得以回到北京,重新拍下父母初相识的湖心亭,而其时原配夫人已经不在了。旧物新照既是牵念又是撕扯。谈到茶,则是初相会时,在那里喝过茶,还偶遇父亲会友。[1]

  所以这样拉拉杂杂成篇,大概茶实在是太过平常的东西。普通人们实在不会费笔墨高谈阔论,即使娓娓道来,大多也是待客的谈资。

  有些意思的是书里提到,“郁达夫看不起家乡那些懒散的‘蟑螂’,李劼人不喜欢‘无本事吃闲饭的人’”。[2]当时富阳俚语,一些百姓既无恒产,又无恒心,整日泡在茶馆里,从早晨坐起,直到店家晚上上排门。如同蟑螂一样,漫无目的地生存、繁衍、死亡,叫作“茶蟑螂”。[3]而这些人大概并不鲜见于当年中国大小城镇的茶馆里,每天花销几个铜子,为邻里长短、琐碎小事,或许争得面红耳赤。

  然而,这大概是市井里不太差的一样活法。毕竟,绝大多数人的一辈子,算作虚度是不很过分的。行将作古的时候,心满意足不带着许多遗憾的,大概凤毛麟角。即使自诩慷慨激昂的一生,跳出时代与局限,有时亦难免荒诞。

  这些人,喝茶、看戏、闲扯,靠着祖上的余荫或者自己家里的小买卖,浑浑噩噩的一辈子,偶尔犯浑口角,大抵平淡不伤天不害理。总好过典当赌博、寻衅乡里。

  有时候,人也切莫居高临下,耻笑别个不思进取、虚度韶华。却不知,自以为天降大任的,夙兴而夜不寐,到头来都是些没有意义的事,并且还拉着人陪绑,断送了生活里本应该的安逸和无所事事。

  那时桌上一碗茶汤,大概和此时大街小巷的广场舞相似。平白地让街衢吵闹、喧嚣,冷眼人也着实看不出对人对己有些什么助益。它的用场就是没用。家长里短有一处似亲又疏的所在埋怨。大把的闲暇有一地散一散精神换一身薄汗。否则,那蟑螂久居在缝隙里,若受了惊动,大概也要失常地忘了躲避,而朝人脸上撕咬了。

  多少中国人的一生和轮回,虚度在一碗又一碗的茶汤里。水土相和,无声息来,泯泯然去。

  一碗茶汤,功德无量。人不为害,已然大德。


[1] 梁实秋:知识分子喝茶有什么讲究?[M]//周重林,李明.民国茶范:与大师喝茶的日子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大学出版社.2017:103-104.

[2] 巴金:茶馆里的新旧中国[M]//周重林,李明.民国茶范:与大师喝茶的日子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大学出版社.2017:186.

[3] 郁达夫:人间有茶便销魂[M]//周重林,李明.民国茶范:与大师喝茶的日子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大学出版社.2017:14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民国茶范的更多书评

推荐民国茶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