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 with the Night West with the Night 评价人数不足

生活在彼时他处

乌树
2018-06-26 看过

知道这本书是在离开芽庄去往美奈的open bus上,与相邻铺位的嬉皮士大叔闲聊时他推荐给我的。虽已时隔多年,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南行驶的日间巴士的刺骨冷气和窗外的炙热阳光、大叔束在后颈的浅金色长发和满腿的缠枝玫瑰刺青我却都还记得。我们的聊天是从我手中的一本伍尔夫开始的,继而聊到三十年代风尚与摇摆乐,不记得为何他就讲起自己浪迹非洲的趣事,顺便介绍了Beryl Markham和她的这本回忆散文,最后聊的自然是越南饮食了,汤粉卷粉广南粉,春卷夏卷蘸甜酸辣酱,法棍三明治滴漏咖啡,以酸角做底的越式酸辣汤清爽开胃,佐碎虾干炸猪皮点鱼露香醋的浮萍糕奇异咸香,加椰奶和香兰汁和面烘制的华夫饼青绿香甜——啊,说起来,让人吃过就不会忘记的东南亚美食的灵魂三味应该是酸角(tamarind)、香茅(lemongrass)和香兰叶(pandan leaves)吧,辣椒、青柠、椰奶和鱼露不要不服。原谅一颗失控的纯净吃心吧,回说正题。 三十年代的英属东非,一个英国女孩跟着父亲生活在自家开垦的农场上,她和附近的土著一起打猎,也是赤脚在河谷和丛林中奔跑,在生与死之间搏斗;她学习聆听动物的气息,辨认他们的足迹,与他们对峙等待对方露出破绽,她甚至被狮子咬伤过;她的狗在打猎中英勇负伤,血水浸湿她的裤子,黑天暗地里她陪在她忠诚的伙伴身边;马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她观察马和马眼中的自己,稍长后她自然成为赛马训练师;她对天空的渴望与对非洲大地的眷恋一样深切,后来学会了开飞机,成了丛林飞行员,她一次次冲上云霄翱翔在广阔大地之上,她寻找大象的踪迹,也寻找失踪的伙伴;她重情义,既有童年伙伴的依赖与信任,也有同行之间无言的承诺与责任;她喜欢挑战自己,她独自驾驶飞机自东向西不停留横跨大西洋,她成了如此飞行的第一人……一口气看完整本书再看封面上海明威的评语"a bloody wonderful book",道出心声。 她的简单字句和她的英式幽默让这本书易读且有趣。她写动物写天气甚至遥望一棵树都是极其生动和满含深情的,以狮子的视角和马的视角来回忆自己尤为出彩。她写人事反而冷静得多。正是这种人事疏离反而造成我情感的共鸣。简单、真挚、余韵悠远,这可能是我最喜欢的英文书写的回忆散文了。 Beryl Markham是个了不起的人,更了不起的是她可以将这样驰骋翱翔堪称传奇的一生收在笔端缓缓道来。她没有提及任何爱恋往事,要知道她交往的是包括亨利王子在内的诸多名人,也许回忆往事于她最重的只是她的非洲和她的马和她的飞行,也许她想让人知道的甚至铭记的只是彼时的非洲,在那里,她和其它生灵一样努力又快活地生活。 因为幼年时便已烙上了非洲之魂的印记,此后纵然一生四海漂泊,历经三次婚姻,亲友凋亡,Beryl Markham在五十岁的时候又回到了非洲,以训练赛马为生,最终在非洲她归于尘土。 谨以她的句子结尾吧,选自第四部分与书同名章节(Book four/XXIII West With the Night): "You can live a lifetime and, at the end of it, know more about other people than you know about yourself. You learn to watch other people, but you never watch yourself because you strive against loneliness."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