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笔记

仄娘娘
2018-06-26 18:25:52

笔记本 刺杀骑士团长 村上春树 (Haruki Murakami) Citation (APA): Murakami), 村. (. (2018).刺杀骑士团长(村上春树时隔七年长篇巨著火热预售!预售期间可获赠10元书券!)[Kindle Android version]. Retrieved from Amazon.com 刺杀骑士团长•第一部 标注 (蓝色) - 1 假如表面似乎阴晦 > 位置 165 话虽这么说,毕竟我是志在当画家的,一旦手握画笔面对画布,那么无论哪一种类的画,都不能画成毫无价值的画。果真那样,势必玷污自己本身的画魂,贬损自愿从事的职业。我提醒自己,纵使画不出值得自豪的作品,也不能画成足以让自己蒙羞的东西。这或许可以称为职业伦理。虽然作为我仅仅出于“不能那样做”的心理。 标注 (黄色) - 1 假如表面似乎阴晦 > 位置 199 时不时觉得自己仿佛绘画界的高级娼妓。我驱使技术尽可能不负良心地圆满处理所定程序,而且能够让顾客满意 标注 (蓝色) - 2 有可能都到月球上去 > 位置 414 我把婚姻生活中自己的职责——作为沉默寡言的辅助性伙伴的职责——视为自然、自明之物接受下来。 标注 (蓝色) - 3 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 > 位置 462 正视自己的脸已是时隔很久的事了。她说镜子里的自己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不过那里照出的我的脸,看上去好像不过是在哪里分叉的自己的假想残片罢了。那里存在的,不是我所选择的自己,甚至物理性反射都不是。 标注 (黄色) - 4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 位置 624 两人在一起时主要是她说。她说自己个人的事,我随声附和,发表一点类似感想的东西。正确说来很难称为交谈 标注 (黄色) - 4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 位置 644 学生时代画的那种所谓 “抽象画 ”对现在的我几乎引不起心灵震颤。我已不再为那一类型的画所吸引。如今回头看去,我曾经如醉如痴画的作品,总之不过是 “形式追求 ”罢了。 标注 (蓝色) - 4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 位置 706 。取得成功后的人生往往索然无味。 标注 (蓝色) - 4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 位置 738 后来回头看去,觉得我们的人生委实匪夷所思,充满难以置信的荒唐的偶然和无法预测的曲折进程。然而,在那些已然实际出现的节点上,很多时候哪怕再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也可能找不出任何匪夷所思的元素。闪入我们眼帘的,恐怕只是在没有接缝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事情。或许完全不合情理。可是,事物是否合乎情理,那要经过时间冲洗才能真正看得清楚。 标注 (蓝色) - 9 互相交换各自的碎片 > 位置 1380 需要大刀阔斧转型的时期,无论谁的人生中恐怕都是有的。一旦那个临界点来了,就必须迅速抓住它的尾巴,死死地紧抓不放,再不松手。世上有抓得住那个点的人,有抓不住的人。 标注 (蓝色) - 9 互相交换各自的碎片 > 位置 1405 所谓日本画,其定义本来是有而若无的东西。也许不妨说仅仅是建立在模棱两可的共识基础上的概念。并非一开始就划有一条像模像样的线,而是作为外压与内压的接触面在结果上生成的。” 标注 (黄色) - 9 互相交换各自的碎片 > 位置 1407 就是说,乃是一种尽管模棱两可却也具有一定必然性的共识,是这样的?”“是的,是由必然性生成的共识。” 标注 (黄色) - 9 互相交换各自的碎片 > 位置 1416 “虽是自明之理,但很难将其自明性诉诸语言。 标注 (蓝色) - 12 像那位名也没有的邮递员一样 > 位置 1739 “你说的不错,当绘画模特,劳动强度的确比预想的还要大。 ”免色说, “想到自己被画成画,总觉得好像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一点点掏空似的。 “不是掏空,而是将掏出的部分移植到别的场所——这么认为是艺术世界里的正式见解。 ”我说。 “就是说移植到更为永续性的场所? “当然那得是具有被称为艺术作品资格的东西 “例如像一直活在凡 ·高 (1)画中的那位名也没有的邮递员一样? “正是。 “他肯定想都没想到的吧?一百几十年后全世界许许多多的人特意跑去美术馆或打开美术书籍以真诚的眼神盯视画在那里的自己。 标注 (蓝色) - 12 像那位名也没有的邮递员一样 > 位置 1747 其本身并不具有永续资格,却由于偶然的邂逅而在结果上获取了那样的资格。” 标注 (黄色) - 13 眼下,那还不过是传说 > 位置 1923 我的人生本来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这点我很清楚。所以,避免声张、不说多余的话、静悄悄退出这个世界,对我这样的人恐怕是合适的选择。但 标注 (黄色) - 14 但是,奇妙到如此地步的奇事是第一次 > 位置 2020 免色在膝头把手心朝上展开双手,像接雨那样。并且以安谧的语声说道: “我想上次我也说了,我是个好奇心强的人。这不可思议的故事下一步究竟如何展开,作为我很想知道。这种事不是动不动就能发生的。钱的事你暂且不用放在心上。想必你有你的立场,但这次千万别多虑,只管让我安排好了! 笔记 - 14 但是,奇妙到如此地步的奇事是第一次 > 位置 2022 为神用这个姿势呢 标注 (黄色) - 16 比较美好的一天 > 位置 2291 我喜欢那里存在的类似“家庭内的岑寂”那样的东西。 标注 (黄色) - 16 比较美好的一天 > 位置 2343 免色继续道: “遗憾的是我不是你那样的艺术家。我是在商务世界里活着的人,尤其活在信息商务世界里。在那里,几乎所有场合,只有能够数值化的事物才具有作为信息予以交换的价值。因此,好事也罢,坏事也罢,都不知不觉沾染了数值化毛病。所以,如果好事一方的重量多少占了上风,那么即使有坏事发生,在结果上也会成为美好的一天。或者莫如说在数值上应该是那样的。 标注 (黄色) - 17 为什么看漏了这么关键的事 > 位置 2417 阳光从窗口静静泻进画室,徐缓的风时而摇曳白色的窗帘。房间里一股秋日清晨的气味。自从住到山上以后,我对季节气味的变化变得十分敏感。住在大城市的正中心时,几乎不曾觉察有这样的气味。 标注 (蓝色) - 20 存在与非存在交相混淆的瞬间 > 位置 2927 别人找他商量多多,而他任凭那些留在自己身上,好比雨水顺着导水管流进水桶,不再流去别处,也不会从桶口溢出。想必酌情适当调节水量。 标注 (粉色) - 24 仅仅收集纯粹的第一手信息而已 > 位置 3466 对所有事物他只是看罢了。既不相应做判断,又不怀好恶情感。仅仅搜集纯粹的第一手信息而已 标注 (黄色) - 24 仅仅收集纯粹的第一手信息而已 > 位置 3508 一个人被关在又黑又窄的地方,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开始考虑自己可能要永远在这里活下去,那比什么都可怕 标注 (蓝色) - 26 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构图 > 位置 3763 驱动我们移步前行的,不是我们已经到手的东西,也不是即将到手的东西,而是已然失却的东西、现在没有到手的东西 标注 (黄色) - 28 弗朗茨·卡夫卡热爱坡路 > 位置 3913 这是因为其本质在于寓意,在于比喻。寓意和比喻是不应该用语言说明的,而应该一口吞下去。” 标注 (黄色) - 29 那里边可能含有的不自然要素 > 位置 4052 “可你不想对我做出判断,不是吗?那么说来,的确是那样。我一次也不曾试图比照某种标准对免色的言行和生活方式做出判断。既不特别欣赏,又不予以批评。只是失语而已。 “或许。 ”我承认。 笔记 - 29 那里边可能含有的不自然要素 > 位置 4056 是因为不够了解才不想作判断,如果了解之后会不会作判断呢?如果不会,那他快赶上理念的骑士团长了,只纯粹获取第一手信息,能做到那样挺棒的。 笔记 - 29 那里边可能含有的不自然要素 > 位置 4071 寄信的时候给个回信的信封,收到回信的几率会增大吧。 标注 (黄色) - 30 那上面怕有相当大的个体差异 > 位置 4229 原本以为这就是自己的路,一直像一般人那样走过来的,不料那条路忽然从脚下消失了。只好在不知东南西北的情况下两手空空地朝一无所有的空间屁颠屁颠走下去——便是这么一种感觉。” 书签 - 31 或者过于完美亦未可知 > 位置 4277 刺杀骑士团长•第二部 标注 (蓝色) - 34 那么说来,最近没有测过气压 > 位置 4668 射进房间的阳光移动了一点点。奇妙的一天。看不出自己是前进了还是后退了抑或原地兜圈子。方向感一塌糊涂 标注 (黄色) - 36 根本就不谈比赛规则 > 位置 4977 “到底羡慕我的什么呢? ”我问。 “你肯定不至于羡慕别人的什么吧? ”免色说。我略一沉吟说道: “确实,这以前我可能没羡慕过别人。 “我想说的就是这点。 标注 (黄色) - 38 那样子根本成不了海豚 > 位置 5278 理念将他者的认识本身作为能源而存在 笔记 - 38 那样子根本成不了海豚 > 位置 5279 寻梦环游记说的就这个吧,如果被忘记就会真的完全消失了。 标注 (黄色) - 38 那样子根本成不了海豚 > 位置 5296 emptor。 “哦? “Caveat emptor。拉丁语,意指 ‘买方责任 ’。交到人手里的东西如何利用,那不是卖方所能左右的。例如服装店的店面摆的衣服,由谁穿能选择吗? 标注 (黄色) - 39 以特定目的制作的假容器 > 位置 5484 当然能力是有限的,而有限的能力也无疑是能力。所以活着期间竭尽全力活着,想确认自己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地步。没闲工夫无聊。对我来说,让自己不至于感到惊惧和空虚的最佳方法,莫过于不无聊 标注 (粉色) - 42 掉在地板上碎了,那就是鸡蛋 > 位置 5714 对于人,老龄说不定比死还要意外。或许远远超出人的预想。某一天被谁清楚告知:自己对这个世界已是生物学上(也是社会学上)没有也无妨的存在 标注 (黄色) - 47 今天可是星期五? > 位置 6398 然而怎么也睡不着。困得要死,而脑袋里却有小飞虫高速振翅盘旋那样的感触,横竖无法入睡。 标注 (粉色) - 48 西班牙人不晓得爱尔兰海湾航行方法 > 位置 6517 你具有足够的能力希求得到很难得到的东西。而我在自己的人生中只能希求一旦希求即能到手的东西。 标注 (黄色) - 51 此其时也 > 位置 6906 他在想方设法挽回意识,哪怕多挽回一点点。可是,一旦意识返回,肉体痛苦也同时返回。他的身体正在分泌旨在消除肉体痛苦的特殊物质。只要有那种作用,就不会感觉出那么剧烈的痛苦,就能够静静停止呼吸。而意识返回,痛苦也随之返回。尽管如此,他仍然拼命挽回意识。这是因为,他有纵然承受肉体剧痛也必须在此时此地做的事情。” 笔记 - 51 此其时也 > 位置 6909 这就是死亡时的回光返照吧。 标注 (黄色) - 54 永远是非常长的时间 > 位置 7244 永远是非常长的时间 笔记 - 54 永远是非常长的时间 > 位置 7245 呼应上序言了 标注 (黄色) - 56 似有若干必须填埋的空白 > 位置 7524 不过说到底时间是什么?我这么叩问自己。我们以钟表指针权宜性计算时间的经过。可那果真是妥帖的吗?时间实际上是那样有条不紊地朝一定方向流逝的吗?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什么莫大的误会吗? 标注 (黄色) - 59 在死把两人分开之前 > 位置 8016 “这是雨田具彦先生投入精魂画的画,那里聚结着他种种样样的深邃情思。他是流着自己的血、削着自己的肉画这幅画的。恐怕是一生只能画这一次的那一类画。这是他为自己本身、并且为已不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所画的画。也就是说,是安魂画,是为了净化已然流出的大量鲜血的作品。”“安魂?”“为了安顿灵魂、医治创伤的作品。因此,世间无聊的批评和赞赏或者经济报酬,对于他是毫无意义的东西。莫如说是不可以有的东西。这幅画被画出来并且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处——仅仅这点就足够了,即使被纸包起来藏在阁楼而不为任何人看见!我想珍惜他的这一心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