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人詩說四種 清人詩說四種 评价人数不足

补序

▁ ▂ ▃ ▄ ▅
2018-06-26 16:37:20

此书由戴至陈,所托各异,考据递繁,以经证字,有如掌观,实为朴学入门。惜除焦循《补疏》余书序文皆删,不能见其原委,今据各书补序如下。


戴震《毛郑诗考正》无《序》,惟校《诗谱》置首。今录以段玉裁《戴东原先生年谱》叙事《考正》者:

先是癸酉成《詩經補傳》,已而在揚州,以此書之《序》及《論鄭聲》一條示是仲明,仲明索觀《詩補傳》,先生辭之,作書與之論學而已,蓋亦自恐於斯未信也。至是始成《二南》,改稱《補注》,作詩本恉,詳於某篇幾章幾句之下,其體例猶舊也。今《二南》箸錄,《詩補傳》已成者不箸錄。先生所謂“每憾昔人成書太早多未定之說”者,於此可見。……《文集》中《詩生民解》本出《毛鄭詩考正》,先生曾為余言:可取出修改,入於《文集》。玉裁刻《文集》十二卷時,因入諸卷五,而不敢修改一字也。其《詩摽有梅解》,亦取諸《詩經補注》。《毛鄭詩考正》初名《詩補傳》。(按:“卷五”當作“卷一”。謂戴於揚州致信是鏡,時間誤,今人《年譜訂補》已駁之。《補傳》今存,為《考正》、《補注》二書之舊編稿本。)

臧庸:刻詩經小學錄敘(臧氏拜經樓本)

《詩經小學》金壇段君玉裁所著。初鏞堂從翰林學士盧召弓遊,始知段君,以鄙論《尚書》古今文異同四事就正。段君致書盧先生云:高足臧君學識遠超孫、洪之上。盧先生由是益敬異之。既而段君自金壇過常州,擕《尚書撰異》來授之讀且屬為挍讎,則與鄙見有若重規而疊矩者,因為參補若干條。劉端臨訓導見之謂段君曰:錢少詹簽駁多非此書之旨,不若臧君箋記持論正合也。而《詩經小學》全書數十篇亦段君所授讀,鏞堂善為之刪繁纂要,國風、大小雅、頌各錄成一卷以自省覽。後段君來見之,喜曰:精華盡在此矣,當即以此付梓。時乾隆辛亥孟秋也。竊以讀此而六書假借之誼乃明,庶免穿鑿傅會之談。段君所著《尚書撰異》、《詩經小學》、《儀禮漢讀考》皆不自付梓,有代為開雕者又不果,而此編出鏞堂手錄,卷帙無多,復念十年知己之德,遂典裘以畀剞劂氏。此等事各存乎所好之篤不篤耳,原未可以力計也。書中每言十七部者,段君自用其《六書音均表》之說。嘉慶丁巳季冬武進臧鏞堂書于南海古藥洲之譔詁齋。

陳喬樅:毛詩鄭箋改字說自序(左海續集本)

喬樅隨侍家大人鼇峰講院,適以《毛詩鄭箋改字說》課士,命樅學焉。嘗聞之家大人曰:鄭君箋詩其所易《傳》之義,大氐多本之魯、齊、韓三家。如讀“素衣朱繡”為“綃”;讀“他人是愉”為“偷”;解“豔妻”為厲王后;解“阮阻共”為三國名,此魯說也。讀“邦之媛也”為援助之“援”;讀“可以樂饑”為“𤻲饑”,此韓說也。詩緯多用齊詩,《漢書-翼奉傳》曰:臣奉竊學齊詩,聞五際之要,《十月之交篇》知日蝕地震之效昭然可明。《後漢書-郎顗傳》曰:四始之缺,五際之阨。又引《詩汎曆樞》云云,皆齊說也。《詩汎曆樞》曰:十月之交,氣之相交。周之十月,夏之八月。《十月之交》箋云:周之十月,夏之八月也,日為君,辰為臣,辛金也,卯木也。是箋亦用齊說,如斯之類皆證據顯明者。間有不言其讀而但於訓釋之改其字以顯之,亦有仍用其字而但於訓釋中改其義以顯之。蓋當時齊、魯、韓並立學官,家習戶誦,故《箋》所采摭,不煩具徵諸家,而治《詩》者無不知之,今三家詩亡,不能盡考,然舉一反三,足以徵信。鄭君深明於文字聲音訓詁通假之源,折衷微言,擇善而從,囊括宏通,其學之卓出諸儒者在是。近儒臧氏玉林著《經義雜記》首發其覆,嗣陳氏見桃《毛詩稽古篇》、惠氏定宇《詩經古義》、段氏懋堂《詩經小學》皆有所發明,然尚有未詳者。家大人曏嘗鉤考魯、齊、韓三家詩,欲為《傳》《箋》同異者疏通證明之,輯而未成。喬樅謹遵所聞,蒐討群書,參互考證,申明鄭君之說。凡風、雅及頌共若干條,案列如左。道光已丑季冬八日候官陳喬樅序于蕙脩蘭實之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清人詩說四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