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还是爱

似月星辰
2018-06-26 16:18:31

永远记得,你呼吸着的每一个瞬间,都应该去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

那年夏天,一把小小小小的火,烧掉了理查德森家的房子。所有人都觉得是他家的小女儿伊奇干的“好事”,而她却不见了踪影……

与伊奇一起消失的,还有理查德森家的房客:流浪艺术家米娅与她的女儿。她们曾无声地挑战了这个家庭笃信的真理:安稳、美好的人生必须经过一场严密的规划。她们的出现更是打破了伊奇身上的种种束缚,伊奇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了。

《小小小小的火》的价值观还是二元对立。房东理查森太太,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克尔高地人,信奉人生经过规划才是成功,乐善好施,看待事物非黑即白。在她狭隘的人生观藏着傲慢、无休止的价值评判和不守规则。而她的新房客米娅,把摄影艺术当成人生至高无上的目标,认真对待生活却随性,在一个地方住烦了就换个地方住。

米娅知道人生里有很多的灰色地带,她懂、还能灵活地处理好。一种是计划好的人生,一种是即兴的人生,究竟哪一种更好呢?作者借米娅之口说:“永远记得,你呼吸着的每一个瞬间,都应该去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但是,小说的结尾富裕的理查森太太对米娅下发了“逐租令”,米娅和珀尔再一次踏上流浪的旅程。可见,究竟哪种价值观更好,作者伍绮诗并没有明确地告诉读者。

《小小小小的火》的价值观的二元对立还体现在一个主题的探讨:母亲的定义是什么?是血缘关系还是爱决定了母亲的身份。作者花了很多的笔墨在贝比和麦卡洛太太两个人争夺小米拉贝尔(周美玲)抚养事件。贝比,中国广东籍,初到美国与男友生下女儿,无力抚养丢弃在消防局。消防局将捡到的婴儿送给未能生育的中产阶级麦卡洛家。婴儿只有一个,法官要么判给生母贝比,要么判给麦卡洛太太。大家依此分为两大派,主要以米娅和理查森太太为代表。

米娅帮助贝比的行为,表明她是赞同法官判给生母。毕竟,当年只有22岁的她也是做了这样的选择。米娅极富摄影天赋,但她的父母却认为这是不务实,拒绝支付她的大学费用。无奈,清高的她为了继续攻读艺术课程,她选择了代孕赚钱。可是,弟弟出车祸后,她改变了想法:生下女儿,自己抚养了。

理查森太太本来没有什么观点,但因为麦洛卡太太是自己的好友,生活富足,非常喜爱小孩,这些是养育小孩子的重要条件。因此,理查森太太用自己的行动帮助好友赢回官司。

虽然大家的讨论都是二选一,但是生活并不是按理出牌。法院把婴儿判给了麦卡洛一家,但是贝比趁机偷走了婴儿并带回中国。由此可见,关于母亲的身份讨论,作者倾向于有血缘关系又爱小孩子的母亲是真正的母亲,次等的母亲是爱小孩并有抚养能力,下等母亲是有血缘关系但不爱小孩。

正如《华尔街日报》评论本书所说:“伍绮诗因其人类学家的背景构思出这本书的设定。她的构思无疑是精巧的,让故事有了一种超凡的阅读快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小小小的火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小小小的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