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杂论 唐诗杂论 9.2分

直抵灵魂深处——一篇跑偏了的《唐诗杂论》读书笔记

ಠ_ಠ
2018-06-26 看过

直抵灵魂深处

书目:唐诗杂论

著者:闻一多

版次:中华书局 2015年6月北京第1版

2015年6月北京第1次印刷

闻一多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集诗人、学者、民主斗士三重身份于一身的人物。但纵观他的一生,一直坚持着的,干的却都是教书育人的事情。我们看闻一多谈诗,不能忘了闻一多自身就是一个诗人。诗人的诗情画意,学者的理性睿智,民主斗士的慷慨激昂,教书育人的教师,多重人格与特质集于闻一多一身。这看似相互矛盾斗争的多重特质融合与内化后,又会在其唐诗的研究中有何反映?在《唐诗杂论》中可见一斑。

在阅读《唐诗杂论》后,我们不难发现,闻一多的唐诗研究分两个层次,一是诗人生平创作的考证以及唐文学史料的整理,二是作家作品的综合研究和文学史的宏观研究。而在研究过程中,他在学者的身份中加入了诗人的灵魂。诗人更为关注自身,更能把握自身情感微妙的变化。这种特质使得他将唐诗研究变为了一种自身与诗人的双向交流,在研究中审视自身,审视诗人。他会在严谨研究中更多了几分诗人的情感体悟,又或是找到自身与唐诗人的契合点,有时研究角度的选取无不透露着他的价值取向与理想。在我看来,便是诗史思的结合。让他的唐诗研究具有独特眼光,并且生动形象。

从诗人到学者的身份转变,只是内在形式的转变。他仍在诗中畅游,将自己现代诗人的才情、思维方式体现在了古诗研究中。努力的进入诗人们的精神世界,他笔下所描写的,更像是唐代诗人们的人格。他既分析了诗人的内在心里和精神世界,又联系了时代背景,文化思潮而充分的阐述了诗人的个人人格与文化人格,直抵灵魂深处。

这表现在书中他对杜甫、陈子昂、孟浩然、贾岛以及初唐诗人的评论中。作者评论他们的诗先从描绘和分析他们的人入手,因为,“人是当如其诗的。”在闻一多的唐诗研究里,有诗人的肖像描绘、性格分析、思想的解剖、精神世界探索,从外在形象到内在精神世界,从个体存在到社会价值,共同构成了闻一多唐诗研究的基点。

目前可考的唐诗人的约有3500多位,作者择取了四杰、孟浩然、贾岛等作为研究对象。 为何偏偏选取了这几位?同样引起了我的思考。这几位诗人,他们在“以诗取士”的唐代政治制度中均地位低下、生活穷愁、境遇凄惨。也不是作者所在的民国唐诗学的重心:初盛唐为李白、杜甫,中唐为韩愈、白居易,晚唐为李商隐。 由于他们在那个时代里的边缘处境,使其诗作蕴含着真切而浓烈的 “为人生”“不平则鸣”的情感。 这不仅与闻一多自身客观生活具有某种的相似性,也引发了闻一多作为民主斗士在那个困顿处境里奔走相告而产生的自我主观的情感共鸣。这便是作者与其所研究的唐诗人的契合点,也是作者与唐诗人进行灵魂与灵魂沟通的通道。

作者在这一本书中主要写了初唐诗人,但他的视野却放在了整个唐诗与诗人。就他所描述的杜甫、孟浩然、贾岛、陈子昂等就代表了四种文化人格:以孟浩然为代表的道家思想型人格,以杜甫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型人格,贾岛代表的佛家思想型人格。出世与入世,救市与避世等等矛盾,以及在这些矛盾影响下所养成的中国文人的性格思想和精神追求。理解了诗人的人格,也就理解了诗人的诗。这便是作者的深意。

五四以来一直强调的个体解放、独立自由。人们热衷于打破外在生存的各种条条框框的束缚,而忽视了自我内在人格的自由。 然而,闻一多在唐诗研究中对自我生命存在与唐诗人生命存在进行了双向的融合和直抵灵魂深处的探究。我们享受着闻一多所体悟到唐人唐诗的 “诗”与 “真”,更让我们自身体悟到贾岛的“人生的半面”、 “四杰”珍视自我生命存在的性情抒写、孟浩然“诗如其人,或人如其诗”的独立品格、“类书式”的初唐诗中“情”“志”的矛盾与分裂等诗性传统。藏于我们内心深处的内在精神此时也被闻一多点醒了,进而内在驱动着我们进一步去探寻这些超越历史时空的诗性传统的魅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唐诗杂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诗杂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