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游其楠
2018-06-26 12:37:40

蒋勋先生文笔细腻,善于分析文本中微妙的情感,但书中些许观点,让我这个值得被老师在课堂上好好羞辱的伪中文系学生也不能苟同。也许畅销书作家最让人又爱又恨,爱他能轻易把握住读者的阅读兴趣,恨他速成的作品中缺乏琢磨的痕迹。中学时期曾热衷于某位日本畅销作家的侦探小说,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在数学课上偷偷摸摸翻阅的情景,那种沉迷的滋味着实令人怀念。近几年这位作家出书速度不错,但质量大不如从前,无奈下只好将其曾出名的作品翻拍电影、改拍影视剧,通过这种方式维持自己的热度。对于这样的变化,我是失望的。

初读蒋勋先生的作品是《蒋勋说红楼梦》,那个时候大概十四五岁,说起来有些羞耻,当时自己的心整天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来自于青春期的莫名哀愁,无时无刻都想找点什么来顾影自怜,哀叹一番。偶然间开始读到《蒋勋说红楼梦》时,突然就被其中细腻的情感分析触动。对于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春期小孩来说,这是非常贴近自己内心的作品;对于一个根本不懂红学的小孩来说,这也是对《红楼梦》的第一次了解。

虽然到现在我也不曾懂得红学的奥秘,但不久前重新翻看《蒋勋说红楼梦》时,却发现这本书再也给不了我更多的感触了。它是曾经带领

...
显示全文

蒋勋先生文笔细腻,善于分析文本中微妙的情感,但书中些许观点,让我这个值得被老师在课堂上好好羞辱的伪中文系学生也不能苟同。也许畅销书作家最让人又爱又恨,爱他能轻易把握住读者的阅读兴趣,恨他速成的作品中缺乏琢磨的痕迹。中学时期曾热衷于某位日本畅销作家的侦探小说,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在数学课上偷偷摸摸翻阅的情景,那种沉迷的滋味着实令人怀念。近几年这位作家出书速度不错,但质量大不如从前,无奈下只好将其曾出名的作品翻拍电影、改拍影视剧,通过这种方式维持自己的热度。对于这样的变化,我是失望的。

初读蒋勋先生的作品是《蒋勋说红楼梦》,那个时候大概十四五岁,说起来有些羞耻,当时自己的心整天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来自于青春期的莫名哀愁,无时无刻都想找点什么来顾影自怜,哀叹一番。偶然间开始读到《蒋勋说红楼梦》时,突然就被其中细腻的情感分析触动。对于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春期小孩来说,这是非常贴近自己内心的作品;对于一个根本不懂红学的小孩来说,这也是对《红楼梦》的第一次了解。

虽然到现在我也不曾懂得红学的奥秘,但不久前重新翻看《蒋勋说红楼梦》时,却发现这本书再也给不了我更多的感触了。它是曾经带领我初入红楼的向导,让我体会到红楼梦中的童心,红楼梦中的真情,但除此以外,我觉得还有更多的东西它还没有告诉我。《蒋勋说唐诗》也是如此。

读完整本书下来,印象最深的是蒋勋先生对《长干行》的解读 。唐代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或许可以说,这个时代里,男女地位达到了在封建社会里很难得的平等。唐朝时有许多闺怨诗都是男性诗人来创作的,《长干行》便是李白站在女性视角的角度而写。文学作品中,角色互换很容易,但写出来的感情能够互换到位的却少之又少。和《蜀道难》相比,这首诗非常白话易懂,似乎是不需要什么注解,从一位女性读者的角度出发,更是能够直接从文本本身就很贴切地体会到当中的情感。蒋勋先生提到的角色的转换与书写,是我从前未曾深究的。 “文学与艺术或者说美的世界,对人生最大的贡献,是把我们带到一个不功利的状态。所谓“功利”,就是每个人囿于自身的角色定位,无法去理解他人。文学与艺术会使人转换,从他者的立场与角度来观察生命现象。设身处地是最合适的爱的基础。只有设身处地才会产生爱。那些攻击、对立,都是因为没有设身处地。因为只有一个自身的立场,所以对方都是错的。”在人际交往中,过于重视自我,往往会忽视体谅与换位思考。李白是一个自我的人,他的诗里几乎看不见父母、妻儿的影子,只能看见他那总是在山中求仙、和明月对酌,蘸着月光独自舞剑的飘渺孤鸿影。但是李白却能够体会到女性的心理并且进行如此真实贴切的书写,不得不说一句早已落俗的赞美,李白真是一位天才诗人。“一个男性诗人,当自身定位成为“妾”,其实非常不容易,他必须设身处地。没有设身处地就没有艺术。创作的伟大就是在不了解与隔阂时,设身处地去感知对方的处境。创作与心理学有很大关系,也是因为会解开很多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情结。艺术最大的功能就是转换角色,如果我们越来越封闭、越来越僵化,角色就不可动摇了。”

一开始读这本书时我是怀有抵触心理的,因为蒋勋先生在前篇部分提到了“陶渊明这么好的诗人,我们也给予他很高的文学评价,可是以文学的形式美来讲,我其实没有办法完全欣赏他的诗。”,这让我不是很开心,因为我是喜欢陶渊明的。我知道我这种不包容的狭隘心理在学术研究上很明显是上不了道的,虽然我并没有学术研究的天赋和打算,但我只是芸芸众生之一,有自己的偏爱之人,想来应该是情有可原吧。陶渊明为《桃花源诗》作序《桃花源记》,最终被后世广为流传的只有其序,蒋勋先生认为这体现了陶渊明诗歌的形式不够美。或许是我对文学形式的审美不够敏感,我总觉得,只有回到文本本身所得到的阅读感受才是该作品最真实最值得欣赏的地方。《桃花源记》在形式上确实比《桃花源诗》要美许多,但这并不能拿来以一概全说明陶渊明诗歌形式缺乏美感。“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屋”、“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这些句子依旧有着形式的美感。

书中还有些小地方也和我自身的观点有些出入,比如在第一章第二节中提到“徐志摩在恋爱时,觉得用‘愿逐月华流照君’去表现自己内心的感受实在有点奇怪,可是在唐代这七个字绝对是对的。”。唐诗的力量在于,即使有着岁月的流逝时代的隔阂,我们依然可以对它进行很好的使用,并不觉得生硬晦涩。徐志摩恋爱的时候,和我们恋爱的时候又有何不同呢?为何“愿逐月华流照君”便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

第一章第六节还提到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为什么长久以来,没有人发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为什么是陈子昂说出这两句诗?”,早在《楚辞》中就出现过“往者余弗及兮,来者吾不闻”这样的感慨。

在第三章第二节中,还讲到“读过中国美术史的朋友对《丽人行》应该非常熟,唐代画家张萱画的《虢国夫人游春图》,讲的是同一个故事。可能当时,画家张萱与诗人杜甫都在农历三月三日这一天,在长安的曲江边,看到贵族妇人盛装装扮到水边去游春。”这句话有很明显欠缺考证的地方,我觉得这种他们两个人都在三月三日这一天看见了贵妇出游的说法确实是没办法忽悠到我。也许这些地方都是蒋勋先生作为畅销作家,对于文学史等方面还有值得深究思考的地方。

或许说,其实美的门槛并不高,对于文本的感悟不求甚解即可,过于考究追求还原其真实事实反而会适得其反,丧失美感,平民化的审美轻松又自在,不过这本书还是很难入专业人士的眼里吧,毕竟唐诗的瑰丽并没有被完整地呈现出来。

感谢美学家蒋勋先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蒋勋说唐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说唐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