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之于我的“积极”

lee think
2018-06-26 看过

死亡的恐惧于我,是与至亲之人的分离。在分离面前,死亡的痛苦、死亡的未知都显得不足为道。宗教的出现对恐惧的人类社会是一个comfort。它们让我深信,死亡是到达另一个彼岸,我们终将在彼岸再次相会,从此不再分别;又或者说,我们终将回到人世,继续被中断的情感。

死亡之美是中国文化中最被忽视的美学之一,我惊诧于《哀歌》如此赤裸地谈论这个禁忌,弥补了多年教育中缺失的,却甚为重要的部分。死亡是人类文明无可取代的最消极的部分,“阴翳”、“荒芜”、“侘寂”构成了消极的另一部分。我们习惯于期盼“顺意”、“幸福”、“满足”,但如果人生完全充斥着这样的情感,那将是一个多么寂寥的人生,享受消极,使我精神进入了一个更高维的世界。

甚至可以说,消极情绪或是对消极情绪的惧怕推动了人的能动性,从而创造了更多的文明,创造了世界。

感谢《哀歌》,我不再害怕所谓消极,而珍惜每一种情绪,感谢每一段经历,善待每一个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哀歌:论文明的消极美学气质的更多书评

推荐哀歌:论文明的消极美学气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