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之花 恶之花 评价人数不足

初读《恶之花》,一知半解

白毛浮绿水
2018-06-26 01:29:41

阿多尼斯说:好的诗是你每次读的时候,都会有新的启发,它的意义不试一下子就能被穷尽的,你会发现,永远都是在提问,而不是给你现成的答案。

这个世界赋予恶人的,总比善人的快一点,让他们抢占先机,但是善人永不屈服,即使渺茫,也要努力抗争,哪怕只是通过文字。

——“你哪里来的这奇怪的忧愁,”
——你问,“仿佛海水在黑色的光秃秃的石头上涨起?”
——我们的心一旦摘完自己的葡萄, 生存就是一种恶。这是尽人皆知的秘密。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人们始终相信着,只有善与美才能开出美丽的花朵,波德莱尔却相信,在丑与恶之中存在有别样的美。德彪西曾经多次为他的诗谱曲,作为同时期的艺术家,他们共同寻找出路,又像是白居易的《琵琶引》“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一弦一柱之间,充满命运的挣扎。

波德莱尔被称为“写猫的诗人”,1854年发表在《阿朗松日报》,他说:猫是娇媚的野兽,深邃冰冷,带着危险的气息。猫是高傲的,他们踮起脚尖,行动迅速,像闪电一般,他们慵懒的梳理自己的毛发,当你开始注视它们的眼睛,玛瑙石一般的光泽流转,此刻,倾情

...
显示全文

阿多尼斯说:好的诗是你每次读的时候,都会有新的启发,它的意义不试一下子就能被穷尽的,你会发现,永远都是在提问,而不是给你现成的答案。

这个世界赋予恶人的,总比善人的快一点,让他们抢占先机,但是善人永不屈服,即使渺茫,也要努力抗争,哪怕只是通过文字。

——“你哪里来的这奇怪的忧愁,”
——你问,“仿佛海水在黑色的光秃秃的石头上涨起?”
——我们的心一旦摘完自己的葡萄, 生存就是一种恶。这是尽人皆知的秘密。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人们始终相信着,只有善与美才能开出美丽的花朵,波德莱尔却相信,在丑与恶之中存在有别样的美。德彪西曾经多次为他的诗谱曲,作为同时期的艺术家,他们共同寻找出路,又像是白居易的《琵琶引》“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一弦一柱之间,充满命运的挣扎。

波德莱尔被称为“写猫的诗人”,1854年发表在《阿朗松日报》,他说:猫是娇媚的野兽,深邃冰冷,带着危险的气息。猫是高傲的,他们踮起脚尖,行动迅速,像闪电一般,他们慵懒的梳理自己的毛发,当你开始注视它们的眼睛,玛瑙石一般的光泽流转,此刻,倾情于你的野性。

在黑暗中苦苦的寻找光明,内心充满希望和无助,就像是阿加特,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大海,当天空不再蔚蓝,当大海不再干净,一切都在呼啸,我就像阿加特一样,时常翱翔在在这大海,把狂风怒吼当伴奏,不畏惧这威慑。歌颂黑暗,向往光明,大风琴的呼啸终会变成小提琴的幽咽,天堂会越来越近。

被时代判为禁诗的诗,有一天,也会被时代所接受,人们会发现这个被时光掩盖住的红宝石,轻轻的拂去上面的微尘,重新恢复他的耀眼光芒。金属和宝石叮叮当当,闪闪发光,人们便喜欢用他们装饰自己,夺目浮华。

在某一个时代,当人们认为死亡才是生存,死神才是最大的慰藉,人们充满了默然。不禁想到了《天官赐福》里面,谢怜和白无相打赌,当自己深陷危机,有没有人愿意救自己,打赌期限三天,谢怜身中白无相一剑(谢怜是神,中剑留学也不会死),躺大在街中间,当白无相以为自己要赢了的时候,有一个卖斗笠的人,轻轻的给他盖上了一枚斗笠。对应《路加福音》第10章,有一个人被强盗打得半死,丢在路边,只有一个路过的撒玛利亚人,给他包裹伤口,照顾他。人间变成地狱,乞求死亡得以解脱,让人们充满希望。

波德莱尔是一个黑色的诗人,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画家,他们的世界里充满了,褐色、黑色、暗红色的基调,但依然期待从这黑暗中透出的微光,看到破晓的希望。世界充满了黑暗、躁动、丑陋,不得爱情、精神孤独、忧郁的命运,人们沉迷于酒精带来的快乐,逃避现世的苦难。

十九世纪晚期到二十世纪初起源于法国的文学运动。从诗歌开始蔓延,逐渐到戏剧、小说和绘画等,他们通过音像色的感官体验,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声音,象征主义诗人主要有波德莱尔、马拉梅、魏尔兰,他们运用象征性的表达方式,抒发虚幻和真实之间的模糊地带,他们看似叛逆,不守教条,却也成为时代进步的福音。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恶之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恶之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