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娜丽莎》为什么好看?

邝海炎
2018-06-25 19:01:03

胡兰成有一句刻薄宋儒的话:“孔子是以善养人,孟子是以善服人,宋儒是以善压人。”真是一针见血!

但我觉得,宋儒还是有优点的,比如“格物”,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不管上天入地,都要搜寻来,分析之,理解之。这种精神我一直很推崇。

近日,我将自己藏书里的“颜色专题”全部干掉了,有些以往困惑的话题,也就豁然了,不亦快哉!

想必很多跟我一样,都好奇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到底哪里好看?我之前搜看了好些写介绍达芬奇和《蒙娜丽莎》的书,都狗屁不通。尤其蒋勋的《破解达芬奇之美》,粗制滥造,跟注水猪肉一样,垃圾得要死!

倒是有一本英国文艺评论家佩特写的《文艺复兴》,里面有一段很神:

这个吸血鬼比围绕她的岩石还要古老,已经死过多次,暗知坟墓的秘密;她潜游深海,怀着着昔日的光辉;她与东方的商客交易奇异的织网。她成为了勒达,海伦之母;成为了圣安妮,玛利亚的娘;一切的一切对她像是里尔琴与长笛过耳。隅居这篇璀璨中她铸出了变幻的锋芒,眼睑与柔指也附上了颜色。恒久生命的华丽,卷带十千经历,度过沧桑;而崭新的精神锻造了人文的理念,唤出思想与生命的每一种形态。

叶芝后来对这段华丽散文体

...
显示全文

胡兰成有一句刻薄宋儒的话:“孔子是以善养人,孟子是以善服人,宋儒是以善压人。”真是一针见血!

但我觉得,宋儒还是有优点的,比如“格物”,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不管上天入地,都要搜寻来,分析之,理解之。这种精神我一直很推崇。

近日,我将自己藏书里的“颜色专题”全部干掉了,有些以往困惑的话题,也就豁然了,不亦快哉!

想必很多跟我一样,都好奇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到底哪里好看?我之前搜看了好些写介绍达芬奇和《蒙娜丽莎》的书,都狗屁不通。尤其蒋勋的《破解达芬奇之美》,粗制滥造,跟注水猪肉一样,垃圾得要死!

倒是有一本英国文艺评论家佩特写的《文艺复兴》,里面有一段很神:

这个吸血鬼比围绕她的岩石还要古老,已经死过多次,暗知坟墓的秘密;她潜游深海,怀着着昔日的光辉;她与东方的商客交易奇异的织网。她成为了勒达,海伦之母;成为了圣安妮,玛利亚的娘;一切的一切对她像是里尔琴与长笛过耳。隅居这篇璀璨中她铸出了变幻的锋芒,眼睑与柔指也附上了颜色。恒久生命的华丽,卷带十千经历,度过沧桑;而崭新的精神锻造了人文的理念,唤出思想与生命的每一种形态。

叶芝后来对这段华丽散文体进行删减,使其变成自由体:“她比她坐立其中的岩石还要古老;犹如吸血鬼一样,她已经死过多次。她知道坟墓的秘密;她曾在深海中潜水;她能让逝去的日子围绕在身侧……”

佩特的优美解释几乎脱离了客观描绘,运用隐喻手法,很娇很腻,开拓了抽象美,使得绘画的空间与时间得到了无限的扩展。激情的赞誉带有印象的、主观主义的特征,是典型的唯美主义手法。我很赞赏这本书,将其纳入了我的《快刀文章可下酒》(增订版)里的“推荐书目”里。

但对经典作品的欣赏,总是越看越经看,越看越好看,有新的角度我们还是不能排斥的。佩特的鉴赏好是好,终归太抽象了,我还是想了解一点达芬奇在具体作画时的技巧的高妙。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不,扫掉这批“颜色专题”,发现在鲍尔《明亮的泥土:颜料发明史》这本书里有一段也涉及了《蒙娜丽莎》:

达芬奇对文艺复兴时期色彩运用的主要贡献是,他通过一种方式,以极为有限的亮度范围内不饱和的中性颜色创造了色调统一。为了统一的整体,他牺牲了鲜明的色彩,使用柔和的绿色、蓝色和土质色彩,这些色彩的中间色——用于既不在高光部分也不在阴影处的表面——具有相似的亮度。这就为更均匀地描绘浮雕般的画面留出了余地,但其效果几乎谈不上令人愉悦。达芬奇觉得强烈的色调对比令人眼花缭乱,应该避免,并建议使用柔和的光照:“若想制作一幅肖像,就选在阴暗的天气或夜晚降临时吧。”蒙娜丽莎表情的神秘和暧昧,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样的方法和原则。

达芬奇少数幸存的画作,由于他的渐隐法而显得更加阴沉。这些图画在远离焦点的地方混合成昏暗的阴影,颜色从那里被过滤,直到剩下一种黑暗的单色。渐变阴影的这种运用使艺术家可以把人的目光导向任何地方,只要将这些地方沐浴在柔朦胧的光中。为了实现这种低调的色调统一,达芬奇将他的色料涂在中性的灰色或者棕色底子上。(130-131页)

这段话讲清了达芬奇怎么处理光线和颜色,这是很实在、很高妙的技巧,与佩特的评论珠联璧合。

这本书的作者也是英国人,曾在牛津大学主修化学,又是物理学博士,既是科学家,又是科普作家,所以,他这本谈颜料史的书,写得很扎实,很硬,一点都不花哨。

但我是文科生,看到化学成分就头大,所以,书里谈颜料改进的部分,很多是囫囵吞枣。好在作者功力深厚,撇开那些颜料公式,对西方艺术史也是很懂行的,这才让我这个傻文科生读此书也有不俗斩获。

再举一个例子,就是对莫奈的评论:

莫奈(1840-1926)在描绘水的画作中,给出了他最具谢弗勒尔风格的一些颜色对比,在那里阳光的变幻是最明亮的。在《赛舟会》中,蓝色的水用强烈的橙色装饰;红屋顶的房子坐落在绿色的树叶之间;蓝紫色的人物和阴影与奶黄色的风帆相对而立。莫奈明确表示了他的意图——1888年,他如此呼应亥姆霍兹:“颜色的亮度应该归功于对比的力量,而不是其固有特征……”在莫奈在《印象:日出(雾)》中,采用同样的橙色和蓝色的大胆并置时,那一轮太阳看上去几乎要从画布跳下来。(214-215页)

也是很妙的文字。人生啊,慢慢欣赏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亮的泥土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亮的泥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