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表情

蝉羽
2018-06-25 15:38:31

今日拜读了同为福建老乡的陈希我先生的《日本人的表情》,这本书在大陆的名字是《真日本》;虽然很早以前就购买了这本书,但是介于过往欠下的书债太多了,一直没有时间“临幸”,最近开始拜读,得出浅见若干,记录如下,欢迎谩骂。

最早认识陈先生是因为《冒犯书》事件,他是孙绍振先生的高徒;对于孙先生,作为福建中文系执牛耳者,汉文界一直有两种褒贬的看法;前者觉得他是大牛,闽中文界的领军人物,“据说孙老师跟人辩论,也曾经辩到挽起袖子的。即使不动拳头,他的语言也如子弹,他的思想锋芒更是咄咄逼人。 (陈希我语)”;后者觉得他跟方肘子一样,就是个喷子,见谁喷谁,逮谁喷谁,“师母(孙夫人)曾经对孙老师说:“你的学生神经都不正常!”至少是很多。比如我(陈希我)就不正常。那一年,还是大学三年生的我被孙老师推荐参加一个笔会,我竟在会上打起架来了。文人相聚,应该流觞曲水、弦歌盈耳,竟然动粗,简直斯文扫地。据说,笔会组织者因此给了孙老师一句评语:“有其师必有其徒!(陈希我语)” 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艺鉴赏本来就没有什么“准确”或者

...
显示全文

今日拜读了同为福建老乡的陈希我先生的《日本人的表情》,这本书在大陆的名字是《真日本》;虽然很早以前就购买了这本书,但是介于过往欠下的书债太多了,一直没有时间“临幸”,最近开始拜读,得出浅见若干,记录如下,欢迎谩骂。

最早认识陈先生是因为《冒犯书》事件,他是孙绍振先生的高徒;对于孙先生,作为福建中文系执牛耳者,汉文界一直有两种褒贬的看法;前者觉得他是大牛,闽中文界的领军人物,“据说孙老师跟人辩论,也曾经辩到挽起袖子的。即使不动拳头,他的语言也如子弹,他的思想锋芒更是咄咄逼人。 (陈希我语)”;后者觉得他跟方肘子一样,就是个喷子,见谁喷谁,逮谁喷谁,“师母(孙夫人)曾经对孙老师说:“你的学生神经都不正常!”至少是很多。比如我(陈希我)就不正常。那一年,还是大学三年生的我被孙老师推荐参加一个笔会,我竟在会上打起架来了。文人相聚,应该流觞曲水、弦歌盈耳,竟然动粗,简直斯文扫地。据说,笔会组织者因此给了孙老师一句评语:“有其师必有其徒!(陈希我语)” 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艺鉴赏本来就没有什么“准确”或者说“正确”的标准,你有你喜欢的,我有我喜欢的,这是个从众的事,你不喜欢吃臭豆腐可以不吃,但这个根本不影响王致和成为百年老店,但是不喜欢吃就上门骂街,那就不对了。老话说得好“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文艺的事,还是百花争鸣最好,饱以老拳,则可以不必。

阅罢,我承认我对陈先生的文笔文风并不感冒,只能说感觉还行;任何作家任何的作品的立意都是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是对现实感悟的一次提炼成丹,因为这是一部随笔合集,跳读单篇没问题,一气呵成就感觉各种凌乱;再一个,可以娓娓道来的事,我认为不需要表现像个愤青, 甚至偏激,态度决定受众的接受程度,对此作者并不回避,用他自己话说:“我写的日本,也许让许多人忍受不了,但这就是真。” (陈希我语) 日本自古与天朝一衣带水,因为历史原因,我们总是或者说从情感上囿于“中国视觉”去看待日本,身陷证实偏见和归因偏见的囹圄,对日本的一切都很难做出客观的判断;因此,只要有人站出来宣传与常识相悖的“真”便不被讨好,但事实就是事实,“洋人的腿肯定不是直的,可以弯曲;洋人不喝茶不喝大黄也绝对不会腹胀而死”。“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生的博客上天天有人骂他是汉奸,但他绝不是一个日精分子,在他看来,日本只是天朝的一面镜子,我们可以在这个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美好与不堪,这是一种爱之深,恨之切的复杂情感, “我爱大清国,我怕他完了”。


阅罢此书,校订大陆版,台版有几处校订错误要在此提一下:

1、99页,渡边篇,“他把脚从擦得亮的皮鞋里抽出来,用脚尖挑着鞋子一翘一翘地晃荡。”,处缺“锃”字;

2、125页,当做成为活的方式篇,“ 咱们中国曾经有这样挂功离去的,比如范蠡、张良、韩世忠、石守信,但那是不得已。 ”,此处的“挂功”应为“挂冠”;

3、168页,日本病后篇,“ 《转轨中的日本》作者似乎也陷入了困局。作者多次去日本考察,有比较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和资料,这书的价值也在于此。 ”,此处的第二个“资料”应为“数据”;

4、273页,非色篇,“地方警察署长要对性营业进行积极指导,并要迅速充实设施内部设备。”,此处的“员”字应删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日本人的表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