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之死 仲夏之死 8.7分

禁忌的快感、堕落的喜悦、道德的厌恶……才怪

蚁满长安
2018-06-25 看过

《香烟》一文,脑中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在古希腊,唯一正当的爱只存在于成年男子和美少年之间 ”。主角是少年,主题是成长。长崎以为吸过烟就可以算大人了,这是少年时代常见的心理,觉得流氓混混之类的人吸烟喝酒谈女人很成熟。“我抽过香烟了”,就以为自己也是大人了,没想到却被伊村那帮肌肉男带进橄榄球的活动室,还称呼他为“稚儿”,“感到他的体重直接压到我的身上”——没想到即使自己以为自己是大人了,他们却都认为长崎幼稚。文中也暗示了伊村喜欢玩低年级的同学,而主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长崎将伊村当成“大人”,却没想到他是那样的“大人”。这个可不是主角理想中的成年男人的形象。在最初遇到吸烟的二人组后,“发现前面的小树林里有一团艳红”、“更加呈现一副人工性的娇美”,都暗示着长崎的性取向很正常。还有母亲与祖母说的长崎喜欢银座的话语,听说日本男人常说“到银座喝酒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指的当然不只是喝酒,有酒怎么能少银座的女人呢?喜欢银座,迷恋银座,都是可以笑嘻嘻地说出来的。银座代表的少年对女性朦胧的爱、伊村暗示的成年男人与少年之间的爱,以及现实中在银座受欢迎的文人、伊村等人满身的肌肉,其实分别代表了“文人”与“武人”。

“不愿像个文人”希望是一个“武人”,这是三岛由纪夫的美学观念。但是,“一大朵菊花就挺立在我眼前,挡住了我的去路”、“对着一朵菊花看得入迷……有着一种自愧的情绪”(菊花之约了解一下,虽说将现代那用法代入更方便理解)。被带入活动室后,憋闷、浑身发冷,悲哀,这就是我今后的生存方式吗,成为这样的武人吗?强忍着恶心、对一切觉得厌烦,长崎吸着香烟,他只是想成为一个大人,一个男人。当天深夜,火灾是发生在梦中还是现实,无关紧要,不管你们怎么理解,我认为火灾暗示主角第一次遗精了。至少在生理上,他已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他进入了青春期。

其余几篇,也许可以归结为:禁忌的快感、堕落的喜悦、道德的厌恶……当然,以上三点都是错误的。是禁忌,却是痛的,没有带来快感。是堕落,是压抑,没有喜悦。至于道德,又是自我厌恶,厌恶自己的不道德。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仲夏之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仲夏之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