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纳 斯通纳 8.8分

何处避难?

皆雨
2018-06-25 14:47:42

面对贫瘠荒凉日复一日的黄土,斯通纳变成了一个驼背少年。未来也许继承这个农场,像父母一样继续勉强糊口。一条一眼能望到尽头的道路,在密苏里大学偶然招生的那一天,出现了偏差。

像今天一样,任何时期的大学都是避难所,象牙塔。但同时也是提供了无数出口的巨大迷宫。青年人们怀揣不同的理想,或者说目的来到这里,又短暂停留,再次离开。大二英文课上,老斯隆带着刺目阳光钉进斯通纳心里的那首十四行诗,甜美的鸟儿在荒废祭坛上唱的那首诗,回头看去仿佛是一个老者生命告终前给少年的好心提醒,又好像是冷笑着提前唱起的挽歌。斯通纳却这束诗的光芒,久久的留了下来,终生不曾再回到田间劳作,而走上了与父辈不同的道路。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到每年的这个季节,

黄叶或脱尽,或只剩三三两两,

挂在冷得瑟瑟颤抖的枯枝上,

荒废的歌坛,甜美的鸟儿曾在那里欢唱。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这种时日的暮光,

...
显示全文

面对贫瘠荒凉日复一日的黄土,斯通纳变成了一个驼背少年。未来也许继承这个农场,像父母一样继续勉强糊口。一条一眼能望到尽头的道路,在密苏里大学偶然招生的那一天,出现了偏差。

像今天一样,任何时期的大学都是避难所,象牙塔。但同时也是提供了无数出口的巨大迷宫。青年人们怀揣不同的理想,或者说目的来到这里,又短暂停留,再次离开。大二英文课上,老斯隆带着刺目阳光钉进斯通纳心里的那首十四行诗,甜美的鸟儿在荒废祭坛上唱的那首诗,回头看去仿佛是一个老者生命告终前给少年的好心提醒,又好像是冷笑着提前唱起的挽歌。斯通纳却这束诗的光芒,久久的留了下来,终生不曾再回到田间劳作,而走上了与父辈不同的道路。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到每年的这个季节,

黄叶或脱尽,或只剩三三两两,

挂在冷得瑟瑟颤抖的枯枝上,

荒废的歌坛,甜美的鸟儿曾在那里欢唱。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这种时日的暮光,

日落后渐渐消失在西方;

黑夜,死的化身,慢慢把它赶开,

在安息中笼住万物。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那火光的闪耀,

在他青春的灰烬中奄奄一息,

在惨淡灵床上早晚都要断魂,

被滋养过它的烈焰销毁。

目睹这些,你的爱会更加坚定,

因为他转瞬要辞你溘然长往。

人类文明的火和光从诞生以来未曾熄灭,我们受益于此,同样受制于此。学术相比于人生啊,似乎少了烟火纷繁冗杂,也许拉丁文与文艺复兴可以让斯通纳获得一隅天地,但归根到底,人生之难,避无可避。

躲开战争却不能躲开令人心痛的人口凋敝学术没落;躲开炮火纷飞流血牺牲却躲不开职场中的明枪暗箭终生打压,取到了银行家的女儿却没能预料这无法相容的失败婚姻;躲开了妻子的冷待躲不开女儿成长过程中失落的眼神,乃至躲不开——不想躲开甚至有过那么几个瞬间想要紧紧抓住的凯瑟琳,也渐渐消失在了迷宫的岔路口。

做一个纯粹的人是个无法完成的伪命题。斯通纳在自己的一生中一直保持了一种近乎旁观的冷漠。忠诚和友谊曾离他很近,一见钟情和爱情也曾是他生命中的辉煌片段,学术与事业也有过绽放耀眼光芒的时刻,也许是这些为数不多的璀璨瞬间,这些至少曾经拥有过的瞬间,支撑着他走过星光黯淡的长夜。

张九龄的望月怀远中有句诗言,“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虽说洋人少有望月思旧的情结,我却读毕不由自主想起了这句诗。在四周重重密网挣脱不得,疲惫前行,却始终走不出迷宫的漫长人生中,希望斯通纳也有这种,熄灭了灯,抬头望见圆满月光,或是漫天星辉的时刻吧。

否则,人生之难,该如何继续面对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斯通纳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通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