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来吧——咱们开始探险”

Blueberryfield
2018-06-25 14:29:09

两个文明发生碰撞,大概是科幻小说永远的主题。在人类文明史上,尽管已探索的疆域一再拓展,但宇宙浩瀚,“天涯若比邻”何其自相情愿?旅行者号携带着人类的橄榄枝消失在茫茫宇宙,SETI计划(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搜寻地外文明计划)始终未闻异域佳音。也许,我们不得不面对这种无力的孤独感,承认地球文明的智慧之光微渺如星尘。

于是,科幻小说家换了一个思路:让先进的文明自己来敲门。

如果真的有“客”从远方来,且不问是敌是友,我们又该如何交流呢?语言、科技、文明,甚至身体组成(硅基生命或碳基生命)都天差地别,恐怕是没法在谈判桌上心平气和坐下来的吧。

在《与罗摩相会》(Rendezvous with Rama)这本书中,大神阿瑟. 克拉克则描述了另一种可能:22世纪的太阳系居民与命名为罗摩的“宇宙漂流瓶”不期而遇。

船长诺顿率领的考察团降落在罗摩内部,在超乎想象的尺度中漫游,“就像虫子在巨大的圆柱体里蠕动”,惊奇发现,在这个显然为人造物的世界中,一面是毫无原住民活动迹象的死寂,一面在短短的几天内,生命就以快进速度疯狂演化,不仅诞生出能够释放氧气的微生物,还衍化出靠电力驱动的生物机器人(“生机人”),甚至在“孤寂而又华丽的南岸大路边缘绽放”出一簇绮丽的花朵。

这样一颗目的不明的“天外飞仙”正自顾自做着太阳系旅行,就像被未知之手投向太阳的纸飞机,用意不明,却方向明确。每穿过一颗行星的轨道,都实现了一次“引力弹弓”加速。

那么,罗摩到底是什么?是外星人失败的研究计划,是一颗即将孵化爆发出新文明威胁人类的巨蛋,还是宇宙信仰者的诺亚方舟?

终于,水星人坐不住了,发出警告:罗摩世界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表明,“目前所面对的是一种领先我们几百年——也许几千年——的技术,以及一种无论如何都无法与之接触的文化”,是差距在几个数量级的文明的对手戏。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将其摧毁。因此,水星人擅自起动了巨型炸弹。

关键时刻,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诺顿船长采纳了下属的建议,暗自拆除了炸弹。在这场把人类未来压上的豪赌中,最终,船长选择了事非心——生存,并不是文明的全部。

接下来,就在人类幸灾乐祸地以为罗摩设计者计算错了参数,罗摩终将撞向太阳时,它巧妙地与太阳擦身而过,原来,接近太阳也在罗摩的策划之中,以便最大限度地摄入物质和能量。就像为下一个千万年的孤寂航行补充了货物一样,罗摩又逐渐远离太阳,驶向未知的终点。

罗摩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又将去往何方?

大神克拉克把问题留给读过此书的我们,就像罗摩留给怅然若失的人类的黯淡背影。

书将近结尾时,借诺顿船长表达了被无视的人类的落寞:

“罗摩人究竟什么样,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人们仍然毫无头绪。罗摩人把太阳当成加油站——补给站——随你怎么称呼,然后弃之如敝屣,继续上路,去完成更加重要的事情了。他们甚至有可能压根儿不知道人类的存在。如此彻底的漠视,比任何蓄意侵犯还要恶劣。”

这就好像张爱玲小说中那个相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可纵使你在内心深处已上演了一出好莱坞大片,对方也报之以沉默,挥袖而去。

“一切不都是一次宇宙大爆炸和另一次宇宙大爆炸之间,一场无常的梦幻吗?”(村上春树)

合上此书时,我手里矿泉水瓶盖滑落了,滚进草坪里。这样“庞然大物”从天而降,会给草坪生物族群带来怎样的惊讶和困扰呢?

我们不是宇宙的中心,远远不是。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罗摩相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罗摩相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