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成文化史的中国艺术史

靜流
2018-06-25 看过

虽说中国早在南朝时期就有了专门的画论《古画品录》,且文人们重视外物 的情趣又在接下来的一千多年中不断推动着书画器物的不断发展,“中国艺术” 这一概念却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仅仅代表了一个模糊的文化意象,人们在看到中国 画时能够立刻与艺术二字产生联想,但看到一个仅装饰着线条的高古器物时又支 支吾吾不敢断言其与艺术是否有什么关联,以为这只是考古学家要研究的东西(图 1、2)。这些误解,或者说知识的欠缺,概多源于缺少一个沿着中国时代脉 络对社会、文化和艺术的系统梳理。的确,中国艺术史作为一门专门的科学出现 仅百年,传统的艺术史研究过于专注于研究对象本身的视觉语言,消解了原有语 境,以至于忽略了诸多重要遗存,这也是很多通识教材和读物中存在的问题,而 杜朴和文以诚的这部《中国艺术与文化》则另辟视角,从社会历史学角度出发看 艺术品,消除了艺术品与原语境的鸿沟,并以此为切入点探究了整个文化史。读 者得以更好地理解这些遗存如何产生,更重要的是能够沿着时间顺序理解中国文 化发展的完整逻辑。

中国艺术是如何产生的?应该如何讲述中国艺术史?中国的艺术通史写作 早已过了罗列史实和遗存的年代,所有学者在下笔前大多必须考虑这两个问题。 现代中国艺术史的写作由于受到欧洲艺术史理论的巨大影响,大体也可分为两类。 其一奉行形式主义,使用风格分析法,这种方法论假设艺术具有一种独立的内在 生命力和普遍意义,认为风格可以脱离社会文化独立演变,巫鸿认为这是“把世界上的不同艺术传统描述成一种特定西方史学观念的外化”。而这部《中国艺术与文化》则代表了第二类,认为艺术形式具有社会、文化属性,且具有一定的意 义,其产生原因和发展历程都可以追溯到人类社会活动中去。

囿于篇幅,在此我们仅将艺术放入中国语境中审视,不难发现本书采取的第 二类视角更符合中国水土。形式主义艺术史家坚持认为艺术风格是艺术品基本理 性本质的自然表征,这种理性本质促使艺术的发展遵循一种类似于进化论的规律, 这种理论在欧洲语境下尚且合理,但面对中国艺术时显然是行不通的。中国艺术 是一种超越再现的艺术,仅以绘画为例,若用进化论的眼光看待,那么中国绘画 在北宋以后就灭亡了(图 3、4)。因此,在我们审视中国艺术时,必须采取另一 套方法论,比起作品的真伪、风格的划分,在今后的研究中,作品形式风格应与 其内容、用途、象征、创作过程并重,为此,我们必须不拘学科的广泛寻求各种 材料的支持,对历史、艺术家、赞助人、收藏和流通、文化思潮等进行细致考量。

为什么对原境的研究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中国艺术?我们就以作者在本书中讲到的宋代山水的自然主义及宋代的时代精神为例来解释这一问题。书中提到早期文献就强调了山水画的精神性,“中国的哲学和艺术文献大量谈及‘自 然’”,或许反映“道家物质和精神间的密切关系”。(《中国艺术与文化》,2014:218)将宗教和绘画联系起来是极有启发性的一点。于中国古代画家而言,现实 主义和自然主义完全不同于西方绘画中科学的摹形状物,中国传统的宇宙观和哲 学思想决定了中国画家探索物之真的方式。道家宣扬的“道法自然”从汉代起就 引导着中国画师描绘真山水之川谷,学会不差分毫地“以物观物”,早至《庄子》 即有云“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 能动人。”而在道学的宇宙观中,“气”是 代表是万物精神的核心概念,存在于天地内 外,是宇宙之源,它无形,但又可以汇聚成 任何物质或者形状。“气”于中国,就像自然 科学于欧洲,中国画中的“气、韵、势”就 类似西方美术中的空间、阴影、光线。因而 中国画中的自然主义更侧重于描绘一种真实 的精神状态,正如笔法记有云:“似者,得 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具盛”。画师们 秉承着这一类似于今天的科学真理一样的理 念,忠诚地试图把映入眼界的大山大水,以 及内心感受到的在自然面前的人类的渺小, 都囊括进一方绢纸,由此才有了以范宽《溪山行旅图》(图 5)为代表的气势撼人的早期山水画。

除了对原境的重视外,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部书在讲述中国艺术史时,打破 了传统按器物类别分门别类的行文方式,按时间顺序介绍时代背景、重要成果和 最新发现,其视野之广阔,能够给细心的读者以巨大的启发。两位美国学者从史 学、考古、宗教、思想、社会学、跨文化、甚至性别等等多方面审视所谓“中国 艺术”,征引材料十分广泛,有些视角也十分契合当下中国艺术史界正热的研究方向。从新石器时代到隋唐,作者都专门着墨描写了主要政权的周边民族(政权),对跨文化和进行比较研究都有很好导向作用;关于赞助人的笔墨则引人注意到艺 术社会学范畴;讲述宋代艺术时,“女性文化”这一部分更让笔者眼前一亮,中 国传统艺术史研究中少有关注性别,女性主义、性别研究虽然在西方学界中已不 算罕见,但对中文学界的古代艺术史研究却是非常新颖又值得关注的研究视角; 至于现当代艺术中的艺术家身份和公共空间等问题亦是现当代文化研究中的焦 点。这部书虽旁征博引,但却没有俗套地像以往教材一样堆砌材料,反而有着很 多新颖的亮点,给读者更多的思考方向和空间。在通识教材读物中,选题能够如 此有启发性确不多见。

对历史背景进行多角度探索后,杜朴和文以诚的中国艺术史又讲述了什么? 正如标题中“文化”二字所示,二位学者试图通过他们展示给读者的方方面面的 场景,将读者们带入一个更广阔的文化史中去。透过这些艺术品,我们看到的应 该远远超过风格、技法,而是其所承载的时代精神。正如黑格尔认为,艺术提供 各种手段使人类精神以某种特有的历史化方式显现出来,一切艺术风格均是文化 在各个方面的反应,任何艺术的创造、发展和演变,都是时代精神变迁的现象。 诚然,这只是一个从美术史视角看见的局部文化史,但无疑已涵盖了其重要部分。 牟复礼就曾说:“中国文明不是将其历史寄存于建筑中……真正的历史是心灵的 历史,其不朽的元素是人类经验的瞬间。只有文艺是永存的人类瞬间唯一真正不 朽的体现。”当代的中国气质便是由几千年的文艺积累逐渐形成的,这部《中国 艺术与文化》除了讲述中国艺术,更帮助中国读者完善自我文化身份的认知。

总而言之,中国艺术史研究发展到今天,人们应该用什么视角去审视艺术品? 艺术品何以为艺术?中国艺术又是如何逐渐构筑中国人的文化身份?关于这些 重要的问题,这部书给出了十分不错的答案。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艺术与文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艺术与文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