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爱好诗

kim
2018-06-25 12:41:42

小蘋初见,灯火已黄昏。

近日复习唐宋文学,除为应试准备,也有些余外收获。如吾师言,前方众词人之铺垫只为迎天才之至,而逆境正是时代对这些文学天才的玉成。无逆境,无天才,此乃出天才的标准之一。另一要求,天才即对规范之偏离,无自立开创精神,纵能风行一时,也无法超越前人之藩篱。数代文人的革新精神于我深有启发,应学稼轩词的自由之境,万物皆可入词,切不可管中窥豹,井中望月,局限在前人的枷锁中。王国维三境界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提醒青年不可忘记五千年文化土壤。要学习并不断超越前人,恋情词的不断雅化便是佐证。

众人爱太白,羡其傲然于世,不被模仿;众人推少陵,崇其艺术经验,高超沉郁。 青年人问陈丹青先生,你更爱现代诗或古代诗。丹青答,我喜欢好诗,但这太少太少了。

我独爱李商隐之凄艳混融,亦爱“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爱李太白之行云流水,亦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爱白居易之简俗朴质,亦爱“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爱笑歌声里轻雷动,爱树荫照水爱晴柔,亦爱“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武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听同门子弟复习念诵,如此温润纯熟之情的

...
显示全文

小蘋初见,灯火已黄昏。

近日复习唐宋文学,除为应试准备,也有些余外收获。如吾师言,前方众词人之铺垫只为迎天才之至,而逆境正是时代对这些文学天才的玉成。无逆境,无天才,此乃出天才的标准之一。另一要求,天才即对规范之偏离,无自立开创精神,纵能风行一时,也无法超越前人之藩篱。数代文人的革新精神于我深有启发,应学稼轩词的自由之境,万物皆可入词,切不可管中窥豹,井中望月,局限在前人的枷锁中。王国维三境界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提醒青年不可忘记五千年文化土壤。要学习并不断超越前人,恋情词的不断雅化便是佐证。

众人爱太白,羡其傲然于世,不被模仿;众人推少陵,崇其艺术经验,高超沉郁。 青年人问陈丹青先生,你更爱现代诗或古代诗。丹青答,我喜欢好诗,但这太少太少了。

我独爱李商隐之凄艳混融,亦爱“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爱李太白之行云流水,亦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爱白居易之简俗朴质,亦爱“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爱笑歌声里轻雷动,爱树荫照水爱晴柔,亦爱“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武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听同门子弟复习念诵,如此温润纯熟之情的流露,怎可按着题材,风格,意象一项一项背下去?依我看,这是中文系在退步到中高考的应试语文。

下来唯一抱憾的是巾帼词人仅李清照一位。尚在闺阁中的女子们要出来迎头赶上了。

闭关修炼的教室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文学史(第二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学史(第二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