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 雷雨 8.5分

曹禺《雷雨》 摘记

Gyogann
2018-06-25 08:39:31

kindle

想写家族冲突的小说的时候读的。

序幕

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戏剧是为唤醒民智服务的,曹禺这出戏的序幕,环境写得非常繁复。甚至还把物比喻成人。属于非常文学性的写法。可见,戏剧的面向不仅仅是看戏的民众,写作者本身也有面对文化读者的预设。

用小孩子作为提问者,以及用小孩子说出剧中人都是疯子的判断。可能是常用的戏剧手法。

第一幕

18页通过鲁贵和鲁四凤的对话,说到鲁大海在矿上领导工人罢工。从小家看到社会,以小见大的写法,素来用的。

上来就让鲁贵揭穿了太太和大少爷的关系。局势形成了。太太要辞退四凤。鲁贵要挟太太,要把她跟大少爷偷情的事情告诉老爷。

(清华借的书,以前看书的同学太认真了,做了好多好多的笔记,批注,划线。而且相当当成一回事地看每一句话)

先于读者可见、已经成为现有结果的现实,给人很大的无力感,就像这两个家庭的交叉,血缘的混乱。

叫二少爷也喜欢四风,如果没有更多的铺垫的话,会觉得只是为情节设计的,有点牵强。

二少爷评价说,大少爷跟太太的感情不如以前那么亲密了,还劝太太说,大少爷从小就没了母亲,性情容易古怪,而且看大少爷那

...
显示全文

kindle

想写家族冲突的小说的时候读的。

序幕

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戏剧是为唤醒民智服务的,曹禺这出戏的序幕,环境写得非常繁复。甚至还把物比喻成人。属于非常文学性的写法。可见,戏剧的面向不仅仅是看戏的民众,写作者本身也有面对文化读者的预设。

用小孩子作为提问者,以及用小孩子说出剧中人都是疯子的判断。可能是常用的戏剧手法。

第一幕

18页通过鲁贵和鲁四凤的对话,说到鲁大海在矿上领导工人罢工。从小家看到社会,以小见大的写法,素来用的。

上来就让鲁贵揭穿了太太和大少爷的关系。局势形成了。太太要辞退四凤。鲁贵要挟太太,要把她跟大少爷偷情的事情告诉老爷。

(清华借的书,以前看书的同学太认真了,做了好多好多的笔记,批注,划线。而且相当当成一回事地看每一句话)

先于读者可见、已经成为现有结果的现实,给人很大的无力感,就像这两个家庭的交叉,血缘的混乱。

叫二少爷也喜欢四风,如果没有更多的铺垫的话,会觉得只是为情节设计的,有点牵强。

二少爷评价说,大少爷跟太太的感情不如以前那么亲密了,还劝太太说,大少爷从小就没了母亲,性情容易古怪,而且看大少爷那么有感情的一个人,他的母亲也一定感情很盛。——这种从旁人嘴里看人际关系的话最有意思。——这是在为接下来蓄势。之前鲁贵已经点明了并且努力提起注意,太太跟四凤的对话也比较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

周萍的这段介绍可以说是最多内心描写和角色设定的直接展现。这种角色剖析放在这么靠前的位置,让人感觉像是作者先想好了这一部分,然后才由此发展出情节来的。但或许也不是,情节在一开始应该就铺好了。

周萍的这一整段人物设定,都像是“感性”的注解。

也难怪曹禺这么看重周萍这个人物,他是全书的扭结,中心的关键点。

周萍这段人物剖析里面,几个关键的概念:1,忧郁,毁了周萍身上原始热烈的“蛮”,自我厌恶渐渐地泯灭了生命力。2,悔,过去已经铸成的错误。3,冲动,理智克制不了欲望。4,冲突,既放不下道德,也放不下情爱,所以用一个新的、尚未被玷污的身体作为寄托和拯救。

喝药是一种象征,周朴园让繁漪喝药,是一种权力的展示。繁漪拒绝喝药,也是对权力的反抗。这种权力显示非常虐待,还用两个儿子来逼迫。

周朴园又来问周萍的罪:然而不过是他颓废的外围,喝酒、跳舞、夜不归宿。教育周萍,句句不离他生母。——关键是周朴园以为周萍死了,而看剧本的人在开头就知道她没死。

“我的儿子,不能叫人说闲话”。这句话周朴园说了两遍。可是他只有这样的要求,却没这样的精力来打点起整个家。

---

有段时间放下没看。害怕。故事从一开始就是顶端,不是因为好而是因为所有的悲剧还没有展开。而作者已经拿住了所有人的命运,要把他们的脸按在砂土颗粒上,撑开他们的眼睛。

我不知道残忍对作家而言是不是应当具有的品质。要角色经历那些意味着作者自己也要赤脚走一遍。要看着角色一步一步走进搅碎他们身体的局势里,还要把每一步的血泪都写出,这不能不说是很大的精神压力。曹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做这些的?

---

“我的家庭是最圆满,最有秩序的家庭”,周朴园自己不愿意看见家庭冷漠僵硬、互相隔阂的真相,家人也只好跟着他演戏。而人性的欲望旁逸斜出。

第二幕

周萍是不担责任的。所以周繁漪用欠债、负责的话跟他说,他只会更加退缩,认为她疯了。

嵌套的结构:用下一辈人的时间线,讲上一辈人的故事。周萍就像是他父亲的年轻时期。

把心理活动剖白出来,不知是叙述语言尚不成熟,还是受戏剧舞台形式的限制,一定要讲出来观众才能理解。鲁侍萍这一段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往事的戏码,实在不很高明。跟女儿丈夫的寒暄也没那么自然,让人怀疑是不是作者到这里还没有把人物构想清楚。

雨衣的道具不知有什么深意。在前面似乎只是用来引导周繁漪的上下场。

鲁侍萍是门庭衰落、小姐沦为侍女的第一代?

克大夫来了,花园藤萝架上的电线掉下来了——两条伏线。周萍跟四凤约定夜晚在四凤家里相会——另一条为情节铺设的线。

鲁侍萍所以听着周繁漪没什么罪名的暗示,就为女儿落下泪来,大概还是想到当年自己的经历,害怕四凤也已经上了套。

周朴园跟鲁侍萍见面,相互试探的过程:周朴园隐藏梅姓恋人的下人身份,打听她去哪儿了。人总是带着自己经历的限制,但是他还是在打听,这是他的愿望。鲁侍萍讲出梅侍萍的下落,甚至试探周朴园想不想见她。可见她是委屈,也一直没放下过去。

我的妈呀,工人领袖鲁大海居然是压榨血汗的资本家周朴园的儿子。真是领袖血脉。——可见作者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建构是成功的。

周朴园以前做的事:年三十把梅侍萍赶出门,紧接着娶了有门第的小姐周繁漪。虽然嘴上说的、身上做的仿佛时时在纪念她,但当时何以能有那样的冷酷?如果说当时是周家族长作的决定,周朴园无以反抗,所以之后才要家居一切保留梅侍萍在时的样貌,是否能说得通?

而现在的周朴园,一听说可以把梅侍萍找到,反而紧张;后来她一定要揭开自己身份,他简直是吓到了,问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回来,受谁指使。一切首先顾及自身利益。以为她是来讹诈,最后发现她不是,也还是用支票来打发,说是“弥补”。

周朴园见鲁大海,鲁侍萍见周萍:都是见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这一幕是上一辈故事的男女主人公相见,加上两个儿子,相当于家庭团圆。

周冲是这个家庭里尚且没被污染的一个天使样的小孩子。——我能写出这样的感想,可见是彻底进入作者的布局了。

鲁侍萍是很想认儿子的,“你是萍——凭什么打我的儿子”还不错,“我是你的——你打的人的妈”就不太高明。

第二幕结尾的时候,周冲因为说父亲不公平,被父亲骂哭了,周朴园让繁漪去劝,繁漪就去劝,这时候倒是和顺得很。

第三幕

鲁大海的枪——另一条线索。放在鲁家吵架的背景里出现,顺理成章。作家构思的过程,是会在“接下来自然会发生的事”上面,编制进“接下来要用到的东西”吗?

鲁侍萍始终坚持,家里人要尊重对方,虽然是继父也还是要听话孝顺;一家人要和睦,不能相互贬损怄气。她是这个家的粘合剂。如果鲁贵是当年她带着小小年纪的大海时接纳了她,那她会有这样的忍耐力和粘合力,也说得过去。

鲁贵手里还拿着周繁漪和周萍偷情的证据。

周冲代表理想,是故意塑造成那时候冲破阶级观念的进步青年吧。但是看起来,作者也是故意要给他点挫折吃。

鲁大海其实有道理。如果帮助是出于可怜,那根本上还是因为傲慢:认为自己比对方强。这种观念本身并不慈悲。

用雷劈起誓:鲁侍萍明明看出女儿有隐瞒,却还是不顾地让她起誓,其实因为类似场景激起了她自己的恐惧。如果她能控制自己的恐惧,追问女儿隐瞒了什么——虽然可能还是问不出来的,也不必招惹雷劈。

周繁漪再次做了穿针引线的角色:让她负责锁上窗户,把周萍困在鲁家。

*第四幕*

凌晨两点。

居然让精神病医生也给周冲开药。

周冲跟周朴园的一段对话,周朴园说的总对不上周冲的点。终于周冲有的可说,周朴园又不爱听,就打断他。

周家四口相聚。

疯子是怎样造成的:繁漪这段话还是很有道理。开始是一个人说她疯,后来渐渐别人相信,然后周围人都说她疯,她的疯也就成了事实。

周冲的坦白,居然是跟发生在跟鲁大海对话——鲁大海是来打死他的,鲁大海是他的死神。他只对死神诚实。他不光知道自己犯了错,还因此想用生命偿还(虽然这也是懦弱的表现)。两人还居然就因为这么坦诚的对话,达成了暂时的理解和同盟。

现在变成年轻人阵营都想四凤跟周萍走,只有鲁侍萍一人知道他俩的同母异父兄妹关系,繁漪隐隐地感觉到鲁侍萍就像梅侍萍。

四凤这时候才说出自己已经有周萍的孩子,之前死活隐瞒不肯告诉母亲,也是因为感觉自己错已铸成,无论如何不能得到对方的原谅,所以干脆不讲了。

鲁侍萍看着他们俩,不忍心讲出来诛心的现实。所以让他们走,“我不认得你们”。愿意自己担天罚。

周繁漪则是要所有人陪着自己毁灭,这跟鲁侍萍一人承担是完全不同。甚至要把完全无辜的周冲牵扯进来,要他做要挟周萍和四凤的工具,还在他面前揭露自己跟周萍的事。

女人往往觉得自己第一个托付的男人不够好,只要了自己的身,自己的心却交给第二个男人。张爱玲的红玫瑰也是。

周繁漪再次充当了线索人物:锁住大门,把周朴园叫下楼来。简直就像是推动剧本的死之欲望。

这里又用了多义歧义:周繁漪让周萍叫鲁侍萍“妈”,只是女婿喊的。但是周朴园认定是鲁侍萍回来闹,就直接说出了她的真实身份:周萍的亲妈。这才坏了事。

鲁侍萍这时候倒是不在意四凤往外跑,周繁漪却开始恢复理智照顾大家了。

四凤和周冲都触电死了。两个人是这里面犯事最少的。我觉得曹禺写这出剧,不是为着救赎。他一路推着人物走向最绝望的终点,没给他们一点回头的可能,周萍仅有的一点男子气概,也没能挽回——这是作者的恶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雷雨的更多书评

推荐雷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