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安庆老师

autismius
2018-06-25 看过

第一次读到安庆老师的文字,倍感亲切,其中的方言我都熟悉,甚至有时候对话中出现了方言,我会不由自主的用方言默读出来。我想当然地以为作者是我们县的,还高兴过一阵。在我得知安庆老师来自武穴后,便想,也是湖北人嘛。

我来自湖北京山,我们那出过聂绀弩,我家在下面镇上的一个小村子里,名曰弯柳树河村。

安庆老师笔下的人物,与我的亲戚们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粗鲁而老实,贪婪而知足,可恨而可怜;他们大体是勤劳的,但也总喜欢打牌享乐;他们总是互帮互助,却也暗暗攀比;他们大多数时候是融洽的,也会为了一点小钱而大打出手……人性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邓埦村,也像极了我记忆中的弯柳树河村。随着阅读的深入,那村庄便在我脑海里一点点浮现出来,那里有我的童年,那些跟小伙伴们一起上学、一起钓龙虾、一起玩弹珠、一起偷偷下河游泳被抓到全校亮相批评的记忆。如今回忆起来,都很美好,全然没有了当年的无聊、拮据,或是羞愧。

对故乡和童年的记忆差别很小,除了死亡。我慢慢地也能坦然接受安庆哥笔下人物的死亡,他们真是,一不小心,命就没了。而我脑海里却少有这样的死亡记忆,长大后母亲偶尔告诉我,某某某喝酒喝死了,某某某被车撞死了,而某某某则在下大雨的时候滑到池塘里淹死了,粗糙而陌生,很快就忘了。

我出生的时候,计划生育已经很成熟了,我周围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因而很难体会到同为一家人的兄弟姐妹之间微妙的联系,更无法感受到农村重男轻女思想的腐朽。

从我阅读的《山中的糖果》、《纸上王国》来看,安庆老师写故乡的人物故事无疑显得更得心应手,大概是对故乡更了解, 感情更深,写的也更深。如果安庆老师能看到的,我有个小建议,不妨尝试在故乡题材的基础上挖的更深,进行短篇小说的创作,也许可以成为了小津和是枝的后来者。

谢谢安庆老师,让我又重温了一遍童年,记忆中它们变得更美好了。而我昨晚,也在梦中回到了小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做饭,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中的糖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中的糖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