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村上春树真有朋友圈……

黑熊熊精病
2018-06-23 看过

开什么玩笑,村上春树同学怎么会开通朋友圈,他是那种不仅不会开,并且还要暗戳戳鄙视一番的那种泰普好伐。喝过(咔哧咔哧当场磨出来的咖啡豆冲泡的)咖啡之后跑到书房对着最新款的苹果电脑削够足量的铅笔,然后用这些拥有完美笔尖的铅笔在颇有手感的稿纸上大肆吐槽,才是地地道道的村上流。喂喂,我看你才是在大肆吐槽吧。

其实就是早上起来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转了一篇文章“如果村上春树也有朋友圈”,点进去一看却是关于《假如真有时光机》这本小书正儿八经的摘抄。有意思倒也是挺有意思,但姑且不论村上同学其实是不会去碰“朋友圈”这种俗气的东西的,就算退上一千万步把他扔到什么没有咖啡没有爵士乐没有啤酒没有花生唯有一部只能用来发朋友圈的手机,百无聊赖之际发几条朋友圈……也必然是类似这样的吐槽流啊。

...
显示全文

开什么玩笑,村上春树同学怎么会开通朋友圈,他是那种不仅不会开,并且还要暗戳戳鄙视一番的那种泰普好伐。喝过(咔哧咔哧当场磨出来的咖啡豆冲泡的)咖啡之后跑到书房对着最新款的苹果电脑削够足量的铅笔,然后用这些拥有完美笔尖的铅笔在颇有手感的稿纸上大肆吐槽,才是地地道道的村上流。喂喂,我看你才是在大肆吐槽吧。

其实就是早上起来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转了一篇文章“如果村上春树也有朋友圈”,点进去一看却是关于《假如真有时光机》这本小书正儿八经的摘抄。有意思倒也是挺有意思,但姑且不论村上同学其实是不会去碰“朋友圈”这种俗气的东西的,就算退上一千万步把他扔到什么没有咖啡没有爵士乐没有啤酒没有花生唯有一部只能用来发朋友圈的手机,百无聊赖之际发几条朋友圈……也必然是类似这样的吐槽流啊。

早年间看村上的小说,不时就能看到他吐槽的功力,比如上面这段关于胖子吃相的描写,出自我最喜欢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还是在第一章颇开头的地方。第一遍看的时候直接略过了,后来翻过头来重读,含着泪笑出声的凄凉大概也只有我们两百斤的胖子能懂吧(喂喂)……据我个人暗戳戳的猜测,若是单论吐槽,村上春树小说的初稿里想必会更多一些,后来打磨修改的时候再斟酌删去,所以他的小说才获得了诺奖提名而不是漫才大会剧本提名吧(喂喂)……但随笔显然就要自在得多,最近新出的这本《假如真有时光机》,更是可以说得上是“兴致所致随意吐槽”的典范。比如他吐槽旅游淡季的冰岛:

整个国家充满了“已经关门打烊”的气氛。

吐槽太太对吃的好奇心:

她这个人对于食物的好奇心远远强于一般人,不管是蛇、蚂蚁还是绿鬣蜥,只要写在菜单里,都要尝试一番,差不多每次都会说:“倒也不想再吃一回。”

——虽然我们都知道村上本人应该是距离直男癌有点距离的一个人,这点和他在吾们大中华的译者林少华同志(似乎曾经号称家务必须妻子来做怎样才能专心翻译)颇不相同,但是这吐槽又不知为何充满了直男的“自觉睿智”腔调,有一种“都跟你说了味觉这东西有相似性不听,非要吃吃看,看吧果然不怎么样吧”的感觉。(喂喂……)

吐槽冰岛租车:

……原本是想挑一辆稳健的四轮驱动车,打电话一问,价格贵得离谱,生性胆小的我立刻作罢,脱口而出:“那么,卡罗拉就行了。”然而实际前往租车行一看,给我准备的却是更小的绿色大宇(韩国车),已经跑了不少距离,汽车悬架也有点晃晃荡荡,挡风玻璃大概被飞石击中过,上面有裂纹。可是据说“只有这么一辆”,无奈只好开着它上路。没想到这辆大宇开顺手了竟相当轻快,舒适度也不像看上去那么糟糕,在未经铺修的道路上也轻捷自如、疾驶如飞,三天半行驶了大约一千公里,安然返回了雷克雅未克。不过在那么糟糕的道路上跑了一千公里,悬架注定变得(比当初)更摇摇欲坠。空气过滤器的网眼只怕差点就要堵塞,飞石至少也有两千五百颗击中了车身。

——这一段读得简直哈哈大笑,从假不猩猩说自己生性胆小到夸张地宣称两千五百克颗飞石,实在是有趣。

吐槽温泉瀑布:

有一种修行方式叫“瀑布冲打”,而“温泉冲打”倒没怎么听说过。然而实际上试一试,暖呼呼地舒适得很,只是看来算不上修行。

写温泉,吐槽韩国人:

问题是泡温泉的人太多。我去的时候,蓝湖里满是来自韩国的团体游客。周围传来的声音几乎全是韩语。大家都泡在温泉里,看起来十分开心。那种欢闹劲儿甚至叫人怀疑,难不成韩国没有温泉么?

——日韩歧视链了解一下。

写温泉,吐槽门票:

不过是“工厂废水”而已,再便宜一点又何妨呢?

——就因为事先知道该温泉是再次利用了地热发电厂使用过的海水,就理直气壮地吐槽起门票价钱,相当接地气,就好像是我本人。(喂喂……)

吐槽冰岛画画艺术:

老实说,几乎看不到一件作品,能叫人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这画太妙啦!” 要说朴素倒也朴素,要说业余也足够业余,但也有不少让人沉下心来思考其存在意义的作品。我大抵可以想象得出,画画的人一定是乐滋滋地执笔描绘,挂画的人也是乐滋滋地往墙上挂。

——村上你是吃准了随笔集不可能被翻译到冰岛是哇?画画的人和挂画的人若是看到这一段,想必是有可能维持不了乐滋滋的哟?(怎么可能,都乐滋滋地画画挂画了,看不懂吐槽的啦。喂喂!)

ACC吐槽美国俩波特兰没文化:

两个朴素的地方城市——恕我失礼,毕竟位于离文化前沿多少有些距离的地方。

假借餐厅吐槽直男:

对于希望在更雅致的氛围中与要好(或者说期望更加要好)的女士一起安安静静品尝美味的先生而言,雨果餐厅或许是个合适的去处……(此处省略blahblah一大段食物描写)……要好的女士肯定也会深感满足,至于会不会变得更要好一些,那就不得而知了。

——吃完就被发卡这种事情村上君你也经历过是吧。

吐槽服务态度:

倒不像是不耐烦的样子,然而一次也没见到“欢迎光临”的脸色。与之相应,我们也从来没有付过小费。就是这种类型的小店,这大概就是帕特拉里斯兄弟的性格吧。

后面写到小店变换经营者,还有小括号补刀:

老帕特拉里斯兄弟大约已经退隐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悲哀)。

吐槽歌手:

查理·帕克和比莉·何莉黛的现场表演,我当然也想听,不过这些人因为深染毒瘾,表演水平起伏不定,又经常迟到和爽约,弄不好就变成“看到是去看了,可是直到最后也没有人上台表演,喝了一肚子啤酒回来啦”。

——这个“弄不好”真是相当有生活经验啊村上君。话又说回来,像你这样恪守时间表的艺术家貌似也不是很多哦?

吐槽经营方针:

听说这家酒吧的经营方针就是“冷冰冰的服务,温乎乎的啤酒“。嗯嗯,果然别具一格。据说考里斯马基除了这家酒吧外,还经营酒店,不过目前好像处于歇业状态。没准那家酒店的经营方针就是”硬邦邦的床铺,懒洋洋的服务“呢。果真如此的话,还想来住上一宿的回头客只怕不太多。

吐槽艺术家的怪癖性格:

西贝柳斯直到以九十二岁高龄辞世,都没有在这座屋子里安装自来水管。并不是没有钱装水管,而是因为施工噪音太大,影响作曲,他才断然拒绝:“什么自来水,我不需要!有口水井就足够了。从前我们不就是这么活下来的吗?”他就是这么一个神经质的人。拜他所赐,全家老少都得跑到屋外的厕所去方便。在寒冬腊月的芬兰,一趟趟地跑到屋外去上厕所肯定是一大难事。当然半夜里恐怕是使用马桶之类,但那肯定也不是什么让人心旷神怡的玩意儿。西贝柳斯去世之后,留下来的家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艾诺拉山庄安装自来水管。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吐槽编辑:

走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倘若遇上出版社的人,问他:“生意如何呀?”都绝不可能得到这样的答案:“哎呀,赚钱赚得手抖发软呢!”大多是面色阴沉、牢骚满腹:“这个,书不好卖啊……”

——身为前编辑,就想说村上你这样真相真的好吗?不仅如此,顺大便还装了一下x说作品在人口众多的国家被翻译出版非常可喜(因为销量可期),啧啧,得亏这本《假如没有时光机》不是林少华同志翻译的,要不然这位在《刺杀骑士团长》解读会上跑上来就讲“你们知道村上春树一个字夺少钱嘛”的老翻译家搞不好一口老血憋出内伤。

前编辑表示凉凉

老实讲,如果让我选的话,游记是我第一不会选来看的书。毕竟我本人空有一颗浪迹天涯的心,人生却犹如地缚灵附体一般永远固定在同一个地方……流浪。但机缘巧合读到的这本《假如真有时光机》,倒是意外地有点治愈。

书里很多次出现旅行途中也会有麻烦之类的话,然后又说经历过的麻烦,回过头再看的时候,却也都有着微妙的美感。我听很多人说过类似的感悟,可能这就是自由地活着的魅力吧。

远方的苟且比起眼前的苟且,似乎总能多出几分诗意,而困守原地拼命安慰自己这不过是幻觉的我,在读到关于老挝清晨街头托钵化缘的僧人的描写的时候,倒也生出一种别样的安慰,境遇从心,若能远离恐惧不再焦虑,任何事情都是体验。怎么样都是可以开开心心生活下去的,所谓成佛成魔一念间咯。

做人要信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假如真有时光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假如真有时光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