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人》读后感

Seizetheday
2018-06-19 看过

《历史与人》这本书读完已经好久了,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没有真正的“普遍性”可言,世间的事物千差万别,我们所取的共同点只是相对而言的。二是历史是一个趋势——“向量”,事情不是没来由、无端端地发生,所谓“来龙去脉”就是说发生了的事有源头,而它自己本身也是未来事件的起源。

不知从何时起,我看待事物会用教师的眼光,这有好有坏。用这样的视角看电影、看文学作品,总是会陷入“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牢笼,我太想知道应该怎么办,太像知道对待生活的办法,以致于脱离了文学本身——解决问题不是艺术的追求。而带着这样的视角看原理性的东西,会想要去实践,想要去应用,这么一来或许是大有好处的。

关于“普遍性”

“普遍性”和生活的关系太密切了。“普遍性”才是真正的“标准答案”,人们从截然不同的世间万物中勉强抽取出一个共同点,但其实即使是“共同点”,也并非完全相同,只是相似而已。就像书中说到的那样,被人们视作“普世价值”的“自由”和“平等”在各个国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人们抓住在西方可行而在中国行不通的事情来说明中国不自由,抛开设定的情境和原本的条件来谈“自由”和“平等”,这本身是件应该质疑的事。我们仍在被假大空的口号和标语所蛊惑,真正的“自由”、“平等”一定是实实在在落实到详细、具体的事情上的。我们不屑于那些红色的标语,却忘记了一切共识都得从实实在在的事情上来体现。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所追求的应该是和而不同。就像你不应该说中国画比西方画更重写神,而西方画比中国画更注重描绘真实,因为这本身就是它们自己的特点,只是差异,只是个性化的特色,没有好坏之分,不应该被比较而受到褒贬。放到实际生活中,放到我们真实的日常生活中,想一想,我们还有必要追求稳定不变的优势或成功吗?

虽然听起来俗,但实际上真的应该根据国情来做事。而对于学生呢?教师实在需要了解每一个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是永恒的经典法则。世界上真的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至多也只可能是相似而已,你不能去塑造一个模版,让学生们都朝着那一个方向努力,你不能期望学生都成长为你所期待的那一种样子,他们的成长应该有着自己的专属印记。我想下一次心里在对某人抱有隐忧的时候,不妨放宽心,说不定他正在自己的路上探索着。殊途同归,抽出每个人成就中的相同点,那就是“普遍性”,或者说,就是世俗认定的成功。

关于“向量”

整本书都在从各方面讲述历史是个动态的过程。说到这个,想起以前复习文学史时写的碎碎念:

“五四”新文学是对晚清文学革命的继承和突破。晚清“诗界革命”、“小说界革命”在当时乃至现在的人们看来都是新瓶装旧酒,治标不治本的。我若活在当时,一定也是丧气十足,觉得毫无希望、是毫无意义的。然而历史证明了没有这些“毫无希望”的文艺革命,何来后面的“新文学”?

历史太复杂了,环环相扣,不到恰当的时候,你无法知道一件事的最终价值。可能你以为它是好的有意义的,最终时间证明它无意义;可能你以为它没有多少害处,最终日积月累时间让你知道它潜藏的害处。所以呀,还是要大胆支持改革。而那些披着改革的外衣伪装成的XXX,有时候你是有感觉的,有东西在悄悄暗示你,是什么呢?良知吗?现在我也说不清楚。

我们可以做的是摸清先前发生事件的细枝末节,弄明白为什么当下会发生这样的事。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未来的各个方面做出一些预测,这也是在探索脚下的路。想要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不可能的。你没办法说出一个绝对的实行方案,一是因为“普遍性”呈现在不同的事物中,会带上事物本身的特色,二是因为事物一直都在动态地发展,变化无处不在,随时可能发生。你只能判断趋势,并且还得随时根据情况做出相应的调整。我们真的不能太焦急,急火攻心,革命尚未成功,自己就先没了干劲,这不是非常可惜的吗?

而对于“向量”的应用,我一时未能领悟,大概还是心理上的了解:不要太急于求出一个答案,求出一个结果,试着接受各种变化,尝试并探索多种可能,全身心体验这个过程。而这也是哈佛公开课《积极心理学》中谈到的,完美主义者过于注重结果,努力争取美好者实实在在享受过程。或许你会说,他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大多数完美主义者活得不快乐。从大处看,如果个人在追求、在奋斗的时候活得不幸福,那么怎么可能长久坚持住?从某种程度上说,在与强权抗争的路上,耗死一个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事实在屡见不鲜。而从小处着眼,人生说短也不短,想要那么快地得到一个结果,然后便是尽情享受吗?这样的人生不也是一眼就望到了尽头的无聊吗?

就说这么多吧,其实也可能是瞎说了,以上便是我读完这本书后最深的感受。

2 有用
0 没用
历史与人 历史与人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历史与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与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