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东西,无往而不相宜

汩没
2018-06-17 看过

“……我們可以從任何東西裏挖掘詩意,因為任何東西裏都存在詩;……我們應當習慣於把世界看成一個藝術品,必須把這個藝術品的各種行為再現在我們的作品裏。”柏拉圖將世界分為現實世界和理念世界兩個部分,他講文學是對理念世界的模仿的模仿,所以好的文學作品往往是用現實去關照理念,回到靈魂深處以觀事物本身。福樓拜的創作正基於此。 愛瑪是異類,她对爱情充满幻想。她不是勇敢,她一直是被动的,被动地接受一切。所以福楼拜挺对爱玛挺好的,他给爱玛的是她能选择的最好的选择。老师说爱玛是爱上了爱情,这个我很认同。罗道耳弗和赖昂他们只是爱玛爱情的客体,爱玛书里说,“爱玛又在通奸中发现了婚姻的平淡无奇了”。“她以为爱情应当骤然来临,电光闪闪,雷声隆隆,仿佛九霄云外的狂飙,吹过人世,颠覆生命,席卷意志,如同席卷落叶一般,把心整个带往深渊。她不晓得,承溜堵塞,淫雨可以把房顶的平台变成湖泊。”我真怀疑福楼拜竟然是位现实主义大师,这漂亮的辞藻,动人的叙述,丝毫不逊色于雨果,夏布里昂多这样的浪漫大家。 不知從何時起,對於美的追求全然與金錢掛上了鉤,浪漫成為貴族的專屬名詞,不僅美麗是有罪的,愛美同樣成為了一種罪惡。资产阶级的浪漫或者说爱玛对于浪漫的乌托邦式的幻想是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的。 “像火焰在燃烧,像海水在咆哮”田小娥是陈忠实关于文学或者美的最高想象,所以田小娥死的时候,陈忠实哭得伤心。像是某种巧合,在写到爱玛自杀,福楼拜亦是哭得不能自己,好友在弄清他因何而哭之后感到好笑,说:“你可以不让她死”,福楼拜说,“她不得不死了”。因此他讲“爱玛,就是我!” 爱玛,也是我们。 “漂亮的东西,无往而不相宜。”这是理想主义者面对现实的巨大落差形成的悲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包法利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包法利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