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苍狗,柔风浮沙,俱化作过眼烟华

大庆不文艺
2018-06-16 看过

《尘缘》是烟雨江南的第三本小说,本书讲述了一方青石,巡界天仙与九幽传人的百世情缘。

一、故事

“盘古开天清轻者为天,浊重者成地。于天地源处生发的混沌之气,也半上青冥,半下九幽,此方是平衡之道。”大道本源为混沌,青冥上为紫火仙气,九幽下为九幽溟炎。世间有三界,碧落上的仙界,黄泉下的冥界与连接碧落黄泉的人间界。处于人间的万物若开启灵智,便可吸收日月精华修炼自身,修炼有得者历经天劫即可登临仙界成为仙人,以享永生,无果者寿尽后坠入九幽黄泉,或再轮回于人间,或修炼成妖魔。

仙界首领为仙帝,副领为大罗。大罗意图打破天地平衡,断绝九幽之火,一来使得仙界可独拥混沌本源,二来逼迫冥界诸魔修通天之塔进入仙界,便可居高临下尽灭诸魔。但断绝九幽亦会使天地失衡,三界尽乱,仙帝不愿见此则布下了百世之局。

仙界边疆为天河,有巡界天仙于天河之边日夜巡守,巡守之时则颂读天书。天河处有一方青石,得巡界天仙日夜于天河颂读天书开启灵智,终修成仙。二千五百年前,天帝暗放困于仙界的天妖,天妖经刚刚成仙的青石仙人之手逃离仙界下界人间。大罗震怒,判罚青石下界百世,而巡界天仙因回护青石亦被罚百世轮回。

九幽之下,诸魔暴怒,遂如大罗意料开始修建通天塔。通天塔修至人间,则正被下界天妖阻拦,诸魔中两魔上至人间,与天妖大战力败。通天塔不得于通天,而两魔亦知晓大罗之计,意图中断通天塔。仙人与妖魔本不属人间界,无法在人间施展神通。大罗见得天妖阻拦,便委派下界的巡界天仙于百世轮回中最后一世斩天妖以升仙界。而两魔亦于人间挑选九幽传人,以图保护天妖与天地平衡。

此九幽传人名为纪若尘。若尘生于旷野,无父无母,被两魔幻化的掌柜二人收留,从小便于客栈打杂。打杂之余,掌柜二人偷偷传于若尘九幽之法,但若尘不知,只道是市井手段。此日,巡界仙人神识初开,入此间客栈休息,但被若尘当作来往书生偷袭得手,抢得巡界仙人的本命青石。而巡界仙人亦再入轮回,百世仙缘因此错乱。

得到青石的若尘被人间百宗发现,被误识为谪仙而争夺,最终被西玄山的道德宗抢得,出于尘世的若尘得以进入人间之首的修仙宗门修行。但若尘心知所谓谪仙并非其自身因缘,于道德宗内修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努力地扮作谪仙以保自身安全。而得到青石的若尘亦在青石中发现解离仙诀,方才能够以凡人资质勉强跟上修行进度。

如此五年,若尘从市井小二通过自身坚定心志与解离仙诀之奥妙成为宗内绝艳弟子,正值另一仙宗云中居拜访,云中居弟子顾清因于若尘结得尘缘。而顾清则是当年青石,历经百世于最后一世见得若尘青石误以为若尘即巡界天仙,自此芳心已许。此后不久,若尘与顾清二人下山历练,前往洛阳。

闻修建通天塔需人间怨气,若天下太平则怨气可沉于九幽,若天下大乱则怨气停滞人间。九幽二魔欲停通天塔事则欲乱人间,方唤鄷都篁蛇现身人间身负神州气运图出于洛阳。其道德宗掌门紫阳真人亦卜得三界诸事,不愿见天地失衡,于九幽二魔共手欲引人间大乱。至于若尘,紫阳真人早知其为九幽传人,所谓谪仙身份不过幌子,以欺天下仙宗之心。故此次下山历练,方为若尘使命之始,神州气运图,只有修得九幽之法的若尘可以读之。

巡界天仙落入轮回,下一世附于青墟门弟子吟风之上,百世因缘被若尘斩断,此仇不得不报。身为仙人亦不忍人间大乱,斩落若尘,阻止道德宗,因而吟风动身也往洛阳。洛阳城畔,篁蛇出世,若尘已得气运图,吟风现身正欲斩落若尘,顾清却挡在若尘身前,吟风识得顾清为百世前青石,不忍动手,只得若尘离开。但吟风仍要阻止道德宗,便以谪仙身份号令天下仙宗共击道德宗。

而天下此时正值开元盛世,明皇隆基有一妃唤作玉环, 凝脂丽质,始承恩泽。玉环前世为妲已,终陷纣王自焚于鹿台,而纣王轮回转世,即是若尘。若尘于玉环亦有百世孽缘,此生玉环亦要置若尘于死地,引得隆基下皆讨伐道德宗。庙堂之上江湖之下,甚至茫茫仙意,竟无道德宗立足之地。要破此局,须施以大手段。

若尘读得神州气运图,天下共二十四灵脉,若破得四脉则日月失衡,人间大乱。当若尘正欲击破第四脉,吟风出现阻止,而本保护若尘的顾清也终于识破前世轮回因果,得知自己识错故人。但此世尘缘已结,百世轮回与一世情缘,孰轻,孰重?为求得仙道,顾清挥剑,斩断了这一世情缘。

被斩落的若尘落于九幽,但身为九幽传人的他在九幽之下历经磨难亦悟得大道,回归于人间。此时人间道德宗面临空前危机,若尘为解救道德宗亦为斩断与玉环的孽缘,入幕安禄山,逼得其起兵造反,入侵长安。若尘亦借此势击破第四灵脉,天下已成乱势,安禄山挥军直上,千乘万骑西南行。明皇被逼入绝境,玉环宛转蛾眉马前死。

吟风此时也带领天下修仙者攻向道德宗,但下界的天妖所培养的后人出手相助,击退吟风。仙界见吟风无功而返,而天下也即将大乱,大罗只得只身下界,下界的他功力大减,被在九幽悟道的若尘斩杀。仙帝因此重新掌权,将混沌之气还于九幽,通天塔不再修建,人间也因安禄山的失败而渐渐太平。大罗与仙帝布局百世计谋就此落下,波荡千年的三界终于回归了平静。

二、杂念

世人常说冥冥天意,何为天?又何为天意?

天,世界也,天意,规律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世人常说因果报应,何为因?又何为因果?

因,事始也,因果,事间也。世无因果,人观事之始又念事之终,其间为因果。

世人常说轮回宿命,何为命?又何为宿命?

命,人禀也,宿命,人定也。 人所禀受,已知,人所注定,未知。知与未知,不改。

可知论与不可知论,决定论与非决定论,这是看待世界最重要的两个观点。这两个问题决定了一个人是否相信自由意志。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相信人具有不能改变结果的自由意志。这听起来很奇怪,我认为个人的选择的确能够影响或改变当前与周围的一些人与事,但是从大的视角来看不论个人做出如何的选择都改变不了注定的未来。即人的意志只是系统的噪声,区别在于噪声的强与弱而已。

首先事物的发展是必然会符合客观发展规律的。其次我相信如果人的意志足够强大也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扰动历史进程的,但是并没有什么意义。最后是人的意志虽然不会影响系统的稳定,但是在个人自身时空邻域内,是有机会改变个人微小命运的。

换而言之,个人不同的选择的确会造成整个世界完全不同的结果,但是这完全不同的结果是极具相似性的。按照混沌理论的角度,世界是具有敏感性和周期性的,看似微小的干扰引起了巨大的变化,但最终世界还是会紧紧地围绕吸引子旋转。

修仙本身是一件极具宗教与文化特性的事情,我很少能见到其它文明中有念想说凡人可以通过修炼成为仙人的。但修仙的过程又是在谈对大道的领悟,即是对规律的总结。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元素的融合,一方面是对世界的挑战,即人亦可成仙,另一方面却是对世界的遵从,即人要悟道。这是极为有趣的。同样的矛盾也出现在对宿命的认知上,一方面是对宿命的认同,另一方面却是对命运的反抗。这些人内心中的这两股力量在反复的拉扯倾轧着,而生活也在天平的两端来回地摇摆,有些人参透了,而有些人则一生都未曾寻到答案。

三、书评

《尘缘》是烟雨江南的第三本书,本书常常被有些读者誉为经典,而烟雨江南也因《亵渎》和《尘缘》被读者供上神坛。烟雨江南的作品在众多网络小白文中相当出彩,其文采斐然,情节巧妙,主题深刻,意蕴悠长。以本书为例,其“ 重楼翠阜错落转折,雕廊画栋朱漆金粉,琉璃碧瓦起伏绵延十里不见首尾,静穆如深海 ”一段精彩的描写,其主角一出场便被小人物取而代之的情节,其对人仙天三者的探讨以及其跨越百生百世情缘的格局都令人耳目一新,深陷其中,回味无穷。

本书最为震撼我的是其对反叛精神的探讨。本书一开始若尘便无意打死本应承接仙运的巡界仙人,其中透露着一种对所谓天意的淡淡的嘲讽,借此情节我觉得烟雨江南也在极力地宣扬着一种反叛精神,对神仙对天意的不屈服,认为平凡人也具有能对抗宿命的力量。但这种力量随着情节的推进却慢慢地弱了下来,我发现所谓的平凡人也是有着不平凡的出身,甚至比所谓谪仙更为高贵的出身。直至本书结尾,所有计谋真相大白,我才发现书中所有的不屈与抗争,也都在上位者的意料之中,所有的有情有义的人们,也都不过上位者的棋子罢了。这种前后的反差,近乎让我窒息。可能是我在一开始便误读了此书,但这种窒息似乎又将我的思绪推向更远了。

当然本书也有令我无法忍受的地方。烟雨江南是一个极有文化底蕴的人,书中大量的情节设计都出自于西游记,封神榜,红楼梦与长恨歌的某些片段,如一方青石与宝玉,东海神铁与金箍棒,若尘的异瞳与火眼金睛,若尘斩十万天兵天将与怒闹黄泉的情节,以及若尘前世的鹿台自焚等。但是这都无伤大雅,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本书近三分之一的情节是在写安禄山谋反逼得玉环自裁,而这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那十余章却仍然在不断地烘托渲染,实在是没有任何趣味可言。另外一点也被很多读者诟病,烂尾。烟雨江南在书的前半段塑造了大量的人物形象,并且每个人物也性格鲜明,生动形象,但到书的后期这些人物全部都未再出现或草草给个交待,实在是令人失望。

其实当初读此书很大的原因是网上有人将烟雨江南和徐公子胜治放在了一起,最终读下来烟雨江南只胜徐公子文采半畴,对整个故事的谋篇布局两人各有所长,烟雨江南一书情节设计巧妙,而徐公子是大气磅礴。两人最大的区别是在格局上,烟雨江南一书隽永,感情细腻,在一定程度上探讨了一些大的问题。但徐公子天地人神鬼系列环环相扣,其三戒“ 不可在世妄称神,勿以己心拟天心,不可欺夺他人之信 ”真的令人无比叹服,对宗教与哲学问题的探讨也发人深省。

总体而言,不论是烟雨江南还是尘缘一书都是名符其实,值得被如此追捧,也希望烟雨江南能够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尘缘 1 缘起尘世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尘缘 1 缘起尘世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