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晚期的实验性写法

Girphie
2018-06-15 看过

开门不红,甚至有点莫名,但是渐入佳境,越看越令人拍案叫绝的一个故事。

你也许从未见过第一个出场的忧郁美女,却是大反派的,也从未见过当世第一刀法名家,昵称却叫丁丁,又土又穿越。忽然之间,这位牛逼的男主还中了招,入了套,被搞成残废,不人不鬼,暗无天日,如你对男主稍微有点好感,这时简直百爪挠心。

但是还能翻盘,古龙写的时候留了一手,一个能把蚊子的每一器官都精妙分割,连眼睛都不会戳破的神医,能毁人也就能把人变回来——由这点来说,花景因梦选择诸葛仙操作,其实是个愚蠢的决定。

接下来的情节发展更令我意想不到,本以为会有死党救兄弟,高人劫法场之类热血桥段,谁知转折转折再转折,枝节枝节再枝节,几乎每一步都不按常理出牌。反转,是如今所有讲故事的人都在追逐的神器,但是怎样才能做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让所有的反转都合乎逻辑,才是最难的部分。

可以感受到晚期的古龙在进行更多尝试,这本身就是个颇具实验色彩的故事,像是《白玉老虎》、《三少爷的剑》、《边城浪子》的混合体,有它们的优点,也有它们的缺点。而古龙想做的,是如何在bug中寻求突破,在不完美中催生完美。例如,当一位英雄男儿落入最黑暗的地狱,他要如何重见天日,逆袭归来?一名公认最强的杀手,从未失手,却也从未杀过人,这又是怎样一种情形?

不合理处当然有,而且不少,例如一开始慕容秋水发现狱中人就是丁宁时,第一反应是救出丁宁,挡下他的是韦好客。也就是说,在他们的死党关系中,最初显露人性黑暗面的,是韦好客而不是慕容秋水,可是后来主导弄死丁宁的却成了慕容秋水。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为,是韦好客引出了慕容秋水的獠牙,使他越陷越深,最终也是韦好客更隐藏的恶,导致了慕容秋水被坑。慕容秋水和花景因梦的结局,都应了那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其实我还蛮好奇慕容秋水的真功夫究竟是怎样的,“这个人就好像是一段空白,只是用一大堆珠宝绮罗浮名酒色堆成的一个空壳子。江湖中每个人都知道他会武功,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武功深浅。”这样的设定岂非令人浮想联翩?岂非又有一番隐藏boss的文章可做?可是比试武功,一较高下,已经不是古龙的主要目的。

纵观整个故事,精彩的打斗描写只有两段,一是开篇,丁宁VS轩辕开山+田灵子+牧羊儿,以一对三,完胜对方,之后就再没见过丁宁出手。二是中段,姜断弦VS影子+田灵子+牧羊儿,打破了影子从未失手的纪录,使影子从此退出江湖。

我们可以看出,古龙越来越喜欢以侧写的方式,烘托主角的强大,这个特点在另一部《猎鹰·赌局》的《海神》篇章里尤为显著。卜鹰如何突出重围,如何到达海边的,完全没有具体描写,只有战报一次次传来,不见硝烟,也能感受到敌人如何灰飞烟灭,甚至夹杂着幽默感。

这种境界,完全不是传统武侠小说捡秘籍、遇奇人的练级模式可以比拟的了,晚期的古龙,在我看来已经达到某种随性而惊人的巅峰。他对白色山茶之类日式意象的热衷,也使作品呈现出超越时代的气质。

“刀魂与花魂”,是本书公认最惊艳的一段,丁宁和姜断弦插花论道,互为师徒,互相指教。亦敌亦友的平辈男人情已经不算什么,姜断弦跟丁宁岁数、阅历相差如此之大,还有决斗之约,居然也能放下所有的身份身段,诚心求教。丁宁如此年轻,却在极致的不幸遭遇后,拥有了大师风范,指点对手的同时,自己还能给出真心的赞扬。难怪最后的决斗终究没有发生,丁宁和姜断弦没有变成谢晓峰和燕十三——当两个人都悟了道的时候,还有什么必要大打出手,你死我活呢?

实际上,故事的巅峰和高潮已经结束在插花这段,后面的计中计,计中计中计,计中计中计中计,不免显得走火入魔,难怪有代笔之说。丁宁和姜断弦的双主角模式,也因为姜断弦所谓“要命,也要名”的被收买,而几乎陷入崩盘。个人认为更败笔的,是花景因梦的爱极转恨、恨极转爱,这么老套的概念,不应该出现在晚期的领悟中。从人物高度来说,花景因梦是很空的,和林仙儿一样空,还不如上官小仙,至少有她自己的野心和梦想。

丁宁也有点空,可能是这人物各方面都过于高大上了,高大上得像一个bug,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他犹如另一个版本的叶开,却又是名完美受害者,你甚至会想,纵是叶开遭了这么多的罪,怕也要崩溃。可是丁宁没有,他还可以优雅闲适地站在那里,仿佛从未倒下,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如果不是他也有年少轻狂的过去,如果不是他会认不出柳伴伴而令人伤心,这个角色几乎就只是个意象,缺乏真实感、代入感。

从这个角度来看,姜断弦和柳伴伴,才更像故事的男女主角,在和丁宁的关系中,在对丁宁的感情中,完成了各自的蝶变。

后记:至此,我似乎把古龙所有成熟期的完整作品都看完了。阅读古龙的合适年岁,绝对不是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初中去看,只当猎奇,只当新鲜,只当一个个精彩纷呈的故事。30左右才是一个合适的年龄,有一定阅历,不会只关注里面有没有出现女人的大腿。

我是一个不关心母鸡状况的吃蛋人,今天查作品年表时才留意到,古龙一生有好几任妻子,不同的女人为他生了儿子。在传统女人心目中,古龙绝称不上好男人,也许只是个秃头死胖子。但他就是这样,以自己不完美的人性,成就了另一种传奇。他不断尝试,挖坑无数,虽然没能全部填完、填好,却做到了一个创作者,一个讲故事的人的极致。他不像金庸,活得够久,有充足的机会再修改自己的作品。我甚至怀疑他像我一样记性不好,写完了就放下了,丢掉了,又去探索另一样事物,可能回过头来再看自己的作品,都想不起来自己怎样做到的。

也许正是这样的古龙,才成为中文小说界的一段绝唱,他的跳脱,他的张扬,他的低回,他的悲悯,他永远探索的赤子之心,在这个时代,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风铃中的刀声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铃中的刀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