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伦理与摩尔·弗兰德斯

乘上北风
2018-06-11 看过

1. 看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在论述中许多处都引用了这本书,几乎已经把情节了解了大半——如此通俗,偏偏还是笛福,这位中国小学必读书目作者,所写,便从图书馆借来一观。摩尔·弗兰德斯,叙述口吻粗暴坦率得可怕,却又“圆”得可信可爱。

2.故纸堆里的风流事:平素专看奥斯汀、勃朗特、艾略特之类的英国古典女作家的读者(比如我本人),大概会对这本书大感惊讶。 查了一下笛福的生平,生于1660死于1731 ,奥斯汀1775-1817,夏洛蒂·勃朗特1816-1855,按理说笛福是英国小作家们的祖师爷了。可是无知如我,之总前觉得这些穿着紧身衣的“古人们”,只会对云雨之事讳莫如深,再看本书,笛福的笔头对此却是极为坦荡——然儿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到了这些女作家构筑的世界里,性这种东西却又囚于阁楼壁橱的深处。现在有人说“啊呀,你看的这些18世纪的外国文学,多么阳春白雪”,可在当时,大概笛福这些以情节取胜的故事也是极其上不得的台面的。莎士比亚也是一样。

3.笛福笔下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弗兰德斯,毫无疑问,是个女版的鲁滨逊。不是说他们悲惨的命运多么相似,或者坚韧的精神多么动人。而是他们身上都有那种严肃又荒唐到几乎逗人发笑的资本家精神。荒岛上的鲁滨逊对自己那小小一片领地的守卫是多么执著,围墙稻草铺了里三层外三层,还成天提心吊胆——仔细想想看,既然鲁滨逊的财富都来自荒岛,那么,即使失落了,又如何呢?小学时代的我喜欢《鲁宾逊漂流记》的原因,是觉得某种程度很像那类经营性或者大富翁游戏,鲁滨逊烧制了多少陶器,采摘晾晒了多少瓜果粮食,弹药储备了多少,在多少处添置了“房产”,都要一笔一笔算个明细写进书里,鲁滨逊与其说是一个荒岛求生的勇士,不如说是一个汲汲以求的种植园主、殖民者、奴隶主和资本家。弗兰德斯也彻头彻尾是这种人。她声称对丈夫怀有爱情,喜欢生出来的孩子(我也没有统计到底生了多少个),但是离开每一任丈夫和孩子的时候,其实没有多少遗憾,而是盘存一下自己还有多少金币,多少货物,多少衣饰,甚至是多少美貌和寻欢作乐的精神气,以及靠着这些资本能如何做好下一笔买卖;就又昂首挺胸,走向另一处容身之地。仔细看看,弗兰德斯的每一笔投资,回报也都相当丰富。这种随遇而安“勇敢开拓”的企业家性格,这种储蓄和扩大生产的强烈动机,不就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称颂的资本主义精神吗?资本主义在英美的快速发展壮大,像是鲁滨逊和“柏蒂姑娘”这样的人是很有贡献的。新教当然是宗教——但不是支配这些人生活的东西,你尽可以行为放荡、追逐利润、饕餮贪食,享受物质带来的一切好处之后,放心,再忏悔也不迟,总会有上帝伸开双臂接纳你入怀。可以说虚伪,或者说只是一种宗教的自我改良罢了。

4.反黛玉传统:古今中外的小说家们都喜欢往作品里安插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比较幸运的一类是范妮·普莱斯(还有简·费尔法克斯)和林黛玉,前者是简奥斯汀的“正派”女主角,就不可能不收获命运的垂怜;后者作为整个红楼里最风华绝代的角色,至少成为了文学史上永久的美学符号。比较悲惨的则是《战争与和平》里的索尼娅,直到所有角色都收获自己应得的结局, 一无所有的索尼娅仍然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甚至让人怀疑托翁本人对于此类角色的态度都是着意嘲讽。无论如何,这些孤女的共同特征是性情忧郁敏感,受人欺凌,美丽聪颖却又不引人注意,或者至少是不应当引人注意,为寄养家庭的公子哥付出一片真心,可以要么上当受骗始乱终弃,要么不受注意默默含泪。可以你看我们的主人公在收养她的家庭里确实是如鱼得水,兄弟俩都被迷得失魂落魄,姐妹嫉妒到恶意中伤却又无可奈何,甚至父母都被玩弄于鼓掌中,真可谓是与这些孤女们的传统命运天上地下!甚至你说带点女权的色彩都不过分。不是说行为放荡就是女权,但是在逆境里把控自己的命运,至少不是等待着命运中的事情发何时能在自己身上,至少在那个时代是及其难能可贵的事情。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摩尔·弗兰德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摩尔·弗兰德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