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玉生烟 如玉生烟 7.5分

日画春山几许长——读《如玉生烟》

望月听雪
2018-06-03 看过

文/望月听雪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杜鹃啼血猿哀鸣,沧海有泪,如玉生烟,此情可待。一字一句,直落入极致的凄凉、极致的美绝里。“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我用一千次回眸换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驻足停留。”今生今世里,无论前世如何,当缘分随风而逝,再多的回眸却再也望不见那璀璨的笑颜、如玉的身影。

当终场落幕之时,沧海桑田已然变换了模样,可还曾记得否,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年阳光灿烂的四合院里,一个是清隽疏朗、眉眼如画、玉树临风,眉宇间带着些桀骜与清高,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另一个是由骨子里散发着骄矜高傲,却痛失双亲、众叛亲离,含泪的美目、落魄的大家闺秀。他,温润如玉,恰逢相思,化为她手边暖玉生烟。她,顾盼生辉,误入时光,宛若他眼中似锦繁花。他清清淡淡,偏就为她踏了这红尘千重,入了纷扰俗事。她由云端跌落谷底,费尽心思复仇,荆棘丛中走过几遭,才终于明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情。

因了谢瑾年特殊的京剧旦角身份,戏里戏外,浓浓的国粹,恍若置身民国的风情万种、长衫水袖,连签名都可以写得行云隽秀,落云生烟。公子世无双,风骨一脉承温良。林琅,来自现代商界巨贾之女,旖旎时尚、摇曳生姿、雷厉风行。两个人就似在两个时代,处于同一个屋檐下,仿佛直接从2016穿越到了1946。极度的格格不入,却在生活的磨砺中,慢慢靠近,互相取暖。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水袖名旦,婉转唱腔,他,静静伫立,便风华绝代。她,美目流盼,便笑颜如花。翩翩风华的现代名旦遇上一心复仇的落魄千金,故事便精彩纷呈得不忍释卷。

遭遇变故的谢瑾年,曾经不再为他人唱戏。为了她,戏台上第一出《贵妃醉酒》,勾脸抹彩、凤冠霞帔、一身华裳、水袖蜿蜒,随着锣鼓声声,侧帘掀起,一个曼妙婀娜的身影缓缓步出,身披彩锦裙衫,水袖叠腕,神情端肃哀伤、温婉多情,“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笙歌宛转之间将一个贵妃演绎得酣畅淋漓,清丽冷峻的容颜,挥毫浸墨,执笔向上,浓妆艳抹之下,镜中的脸一半明净,一半靛蓝。饱蘸浓彩,慢慢地一字字道出苍凉、孤寂。

第二出《锁麟囊》,“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不是我无故寻烦恼,如意珠儿手未操,锁麟囊上彩云飘。”“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它半分毫。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当日里好风光忽觉转变,霎时间日色淡似坠西山。”“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这场戏,是谢瑾年专门为林琅演绎的,曲中一唱三叹,把一个千金小姐的锦心绣口表现得淋漓尽致。深意不言于表,拳拳之心,殷殷之情,可见日月。

“星光落下戏台,风烟散去浮华,这一次我想为你唱一曲后羿”,“秋风起落叶飘秋月挂天上,剪不断缕缕忧思绕愁肠。”“白云飘碧水流青山葱翠,歌声里炊烟袅袅,曾几时炎鸟作祟,十日并出四野尽憔悴。”“弃红尘来月宫添为领袖,也不知人间事又几春秋。我也曾采群芳酿成美酒,抬众仙庆佳节共醉琼楼。春去秋来暮复朝,瑶池金阙任逍遥。一年一度团圆节,天上人间共此霄。”“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鼓瑟和鸣声溢梁,行云流水韵悠扬。旦生净丑皆无俗,唱念做功俱闪光。演绎古今天下事,粉墨人生荡激情。”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曲唱罢,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佳偶天成拜玉堂争看娇女配才郎。樽前合卺调鹦鹉台上吹箫引凤凰。华月团圆除宝扇香云袅娜斗新妆。因风传语张京兆日画春山几许长。”

静静新浪博客同文链接

金色琴弦微信公众号同文链接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如玉生烟的更多书评

推荐如玉生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