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唐望与生命的内观

申仙
2018-05-30 看过

任何古老的民族都有其独到的智慧,那些伴随着未知、传说、恐慌、神话味道的奇特故事一次次浸染着先行者,并通过他们的旅程和事迹鼓励了越来越多的好奇心投来注视的目光,然而这其中,有几分是为了满足猎奇的心思,又有几分是因为智慧的召唤,往往不得而知。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确凿巫士的存在?这个命题的意义就好像在向佛教徒问菩提,与基督教众问天主。在印第安人的历史中,巫师的存在是宗教信仰里浓重的一环,他们所代表的,是规则、是制度、是救赎、是神明的旨意。而对在外人看来除了传说比现实更艳丽的奇淫巧技之外并无太多文化传承可言的整个印第安体系,巫士就是“道”,它与文字无关,与语言无关,与发展无关,它代表着最本源的感应,以及脚下正行进的路,卡洛斯称其为“言语所无法掌握、无法描述的……更庞大、更深沉、更直接的知觉方式。”毫无疑问,唐望就是那个伟大的巫师。

感性的宗教观,对于人生的意义有多少,卡洛斯从一个偶然走进印第安人世界的学员在经过唐望的教导后,以黑马的姿态出现在世界文学、哲学、草药学、人类学最被念及和争论不休的巅峰,然而唐望其人是否真实出现过却始终成疑。可 “道”的存在,又让人不得不相信卡洛斯所面对的另类世界的价值。就像只要人类的生命还在延续着,我们就不能否认他们也能重蹈佛陀的道路,卡洛斯为唐望留下的十二本的著作就是在这种思辨的状态下延续着。

1968年出版《巫师唐望的教诲》(The Teaching of Don Juan—A Yaqui Way of Knowledge) 1971年出版《另一种真实》(A Separate Reality) 1972年出版《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Journey to Ixtlan) 1974年出版《力量的传奇》(Tales of Power) 1977年出版《巫师的师承》(The Second Ring of Power) 1981年出版《老鹰的赠予》(The Eagle's Gift) 1984年出版《内在的火焰》(The Fire from Within) 1987年出版《寂静的知识》(The Power of Silence) 1993年出版《做梦的艺术》(The Art of Dreaming)

卡洛斯在这些作品里不断反思和研究着唐望的教诲——要停顿世界,忘记历史,和不做,最重要的是要锻炼出一种直觉。宇宙的情绪从来都是文艺附加的名词,而我们对世界的看待,以及世界反馈的七情六欲,都是卡洛斯所说的“狭义”知觉,我们用自己习惯和被定型的常识去理解世界,并只相信我们原本就相信的部分,那些被忽略的部分就成为遗失的“无限”感知,巫士们所做的,就是通过内心的重建去以找回遗失掉的“感性”基础。

阅读的价值是什么?对从未接触过唐望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并不比让无神论者相信佛陀能够拯救灵魂简单。而粗略的通述大概就包括有:培养创造力、获得精神自由、直面生死的恐惧、“看见”不被觉察的世界另一面。当然,比这些更重要的,或者说是更直观的,就是努力让自己达到一种“平静”的状态。

“我认识许多老人,他们从未学到这一点,你是怎么学来的?” “啊!不妨这样说:我学到了各种各样的事,因为我没有个人历史,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比其他事物重要,也因为我的死亡就坐在旁边。”

在任何一个庞大的宗教体系中,指引,即对“道”的阐述,都大过对实际行动的诉求,或许你会在阅读中产生迷惑感,觉得似乎唐望提及了所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提到,他说感知,说停顿,说冥想,说领悟,但这些智慧又没有一种由A到B的可行路标作为行动的方向,然“ 若无大悲心者,无有是处 ”,所有对世界真假两面的叙述都只基于你能否等齐划一的跟上唐望作为超脱者一面的视角。人类,或指一切生命的一切复杂形式和表象,都是世界对他们本我的一种投射,执着于矛盾和论证真假,本身就已经脱离了唐望的初心。

他所想要表述的,就是无论以冷漠还是热情看待世界,你本身的感性都要是超过冷漠和热情的,你只忠实于生命的自由,不畏惧、不惶乱、不狂喜、不贪迷,不高贵,亦不妥协。这才是最纯粹的人,和永不停歇的生命。

“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意思是说,你已经准备好为那些决定而死。”

一个印第安巫师说,如果让儿童目睹一次葬礼,抚摸死人的尸体,会驯服孩子内心的浅薄与顽劣不羁。他获得了真正的灵魂的成长。

在他们的认知里,死亡才是最早的必修课,尊重死亡,尊重自己的生命,这个世界可以没有神,但人不能没有灵魂。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