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世中寻找失落的上帝

至密大辨
2018-05-24 看过

我们有肉身,我们在尘世中,所以我们有无穷无尽的欲望,其中多少是可以满足的呢?是“约之以礼”,还是以理压制,还是尽情放纵,还是一边给欲望划一道边界、一边尽情享用“合法的欲望”呢?

浮士德是现代人的终极发问,即至善的追求作为在尘世中执行的必然性而被承担起来之后的全面世俗化之后的人类命运格局下的现代人生存不得不遇到的问题。

爱欲望,即是爱梅菲斯特。因为他永远是你欲望坚定的执行者。

欲望的终极之问再次将我们置于命运的十字路口:是将欲望彻底符号化,任其欲望一道横行,直到把符号一个接一个地变形、升格、格式塔转换,还是将欲望全盘托付给他者,令其随机缘所至以泰然自若?

遗憾的是,这是仅有的两条幸福之路。浮士德足够幸运,在欲望和他者之间有了一个梅菲斯特,所以他可以并行两路。这也是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精神得以自由地(注:不是任性!)把控意识而跳出意识作为在世存在的粘附对象性的命运,从而在思辨的方法中把握绝对的“合二为一”的深层考虑。

爱欲望,即是爱梅菲斯特。这是现代性的宿命,即从欲望出发的伦理性的基本结构,也是时代的症结。及其至,欲方能通“情”,才能一发即是不偏不倚,洋洋乎大哉,唯其中道也。

但作为常人,作为无脸的众人,我们面临的仍然是无法被充分符号化的欲望。这也是浮士德在其主旨之下暗流涌动着的常人之路,即两个路标——格蕾莘、海伦。同时,全书的主旨是那么与现代性一般结构的欲望至上原理格格不入——梅菲斯特乃是“梯子”!最终浮士德还是要坚定和梅菲斯特说再见的,而这种强力靠的不是欲望的满足(这恰恰是梅菲斯特的擅长和浮士德所依赖梅菲斯特的地方),也不是靠天主,而是靠假梅菲斯特之手的浮士德。浮士德靠自己的努力,在尘世之间架起了一道通往天国的路,而所依赖的中间人恰恰是讽刺性质的梅菲斯特。

欲望乃是媒介,是朝圣路的发动机,仅此而已。这也是爱梅菲斯特的人理应深思的地方。

浮士德和格蕾莘的结合意味着凡俗欲望在梅菲斯特中介下的必然悲剧,被世俗性所铺展的网络是那么无坚不摧,以至于浮士德必然要被决斗。不是浮士德被决斗,而是梅菲斯特。

而最终酿成的苦果依旧不是梅菲斯特需要承担的,因为他被设定为如此,梅菲斯特隐瞒,继续欺骗和引诱,欲望被引诱。欲望向中道要走的路太远,以至于一直被引诱。但这不是欲望自己要做的,是要靠强力的。正如浮士德成功地将自己的欲望对象设定为海伦。

而在浮士德决心摆脱梅菲斯特之时,恰逢临死之际。难道临死之时我们才能摆脱无尽的欲望?非也,被众天使接走的浮士德仍在人间,还在尘世中寻找失落的上帝。


以下梗概(摘自《译本序》)

浮士德饱览群书却不能满足,想乞灵魔术,魔术召唤恶魔并不是为了满足来世、超世的欲望,而是那属于尘世的。本书中浮士德乞灵的地灵是支配地球上一切现象的精灵,是一切尘世的创造力的化身,但正当浮士德沉浸于和地灵高度相符的自己的形象时,地灵却给了他当头一棒;正当浮士德发问自己像谁时,令人生厌的死书虫瓦格纳出现了。瓦格纳是浮士德的助手,重视历史和文献学的东西(“小人儒”),对自然的生命毫不关心。浮士德和其争辩后,痛惜其纠缠空虚的东西,然而并不能将其说服,正如同他不能打消自己心中最后一丝疑虑:是否自己在地灵眼中就如同这猥琐的瓦格纳一般?浮士德于是对自己的肉身生起厌倦感,就在这时,天使们的合唱声在浮士德耳旁响起:“基督复活了,脱离腐朽的地心,你们要安乐,破除烦恼根!……”

魔鬼来访前浮士德所生活的世界,另一方面也是浮士德自己的世俗性的那个面向。浮士德和瓦格纳一起到郊外,感受自然和市民生活。梅菲斯特变身狮子狗跟随浮士德。

太初有为,反叛抽象性,热爱行动。狮子狗不喜爱宗教氛围,浮士德用十字架使它现出原形。梅菲斯特与浮士德立约,做他的奴仆、为他服务。“如果有一天我悠然地躺在睡椅上面,那时我就立刻完蛋!你能用甘言哄骗住我,使我感到怡然自得,你能用享乐迷惑住我,那就算是我的末日!”“如果我对某一瞬间说:停一停吧!你真美丽!那时就给我套上枷锁,那时我也情愿毁灭!”在这里浮士德跟梅菲斯特打赌。

带浮士德去享乐的世界。老博士在年轻人中间并不能得到满足。梅菲斯特一计不成,又将浮士德带往魔女的丹房,让他对着魔镜,给他看美女的形象,刺激他的肉欲,同时给他一副灵药让他返老还童。

浮士德和格蕾莘的恋爱。格蕾莘小家碧玉的形象。浮士德自觉诱骗纯洁少女,良心过不去,投到自然的怀抱中进行反省,但梅菲斯特又用花言巧语把他引诱出去见格蕾莘。

浮士德占有了格蕾莘的肉体,当晚,浮士德拿安眠药让格蕾莘给她母亲服用,不想服用得过了量,母亲竟然因此而丧命。格蕾莘的哥哥瓦伦廷知道妹妹的丑事(未婚性行为)之后,跟浮士德和梅菲斯特决斗,竟被梅菲斯特杀死(于浮士德剑下)。格蕾莘后来生了孩子,把婴儿溺死,犯下杀婴罪,判了死刑。

梅菲斯特为了不让浮士德知道,引他到哈尔茨山山顶参加魔女欢会,继续拖他进官能享乐的泥坑。浮士德和一个美丽魔女跳舞时意外看到了不幸的格蕾莘的面影。梅菲斯特为吸引他注意力,给他看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梦。

浮士德知道真相后,给梅菲斯特一顿臭骂,要将格蕾莘救出。格蕾莘看到梅菲斯特可怕的嘴脸,情愿听从天主的安排,服从主的审判,忍受死刑,这样,虽然肉体消灭了,她的灵魂却得到了天主的赦免。

浮士德在各地飘荡,得到复原,去努力追求最高的存在。(形而上学转向)

梅菲斯特骗皇帝举行一次狂欢,引浮士德入宫。皇帝欢乐之余看到了美男美女的典型帕里斯和海伦,命令浮士德去办。浮士德认为梅菲斯特魔力可以达成,于是应允,谁料梅菲斯特乃是中世纪基督教和浪漫主义的产物,对于异教之邦无能为力,必须由浮士德去“母亲之国”才有可能,浮士德做到了,于是帕里斯和海伦的形体出现了。浮士德见到海伦的形象后突然失去了节制,要将她从帕里斯的手中抢过来。

梅菲斯特把浮士德背到原来的书斋。浮士德去找瓦格纳,要他助他夺得海伦。

瓦格纳的实验乃是中世纪的幻想,是用组成人的原料通过蒸馏的化学处理而制成的,目的是让人类有一种更加高尚的出身,即不再通过男女交合生育下一代。这种小人只具备精神力而不具备肉体,正如浮士德追求古典美一样,而小人则是要通过获得肉体而获得完全的成长。两人的不同追求也是一有趣的对照。

小人受到美的魅惑,撞上涅柔斯最美丽的女儿伽拉忒亚的车座,他的容身之器的玻璃瓶被撞碎,其生命体在海波上燃烧而发光,水火交融,回到自然发生之神厄洛斯的怀抱里去了。

海伦受丑女人威吓,丈夫为惩罚她变节,要将她处死,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出斯巴达北方的阿尔卡迪亚的一个新国家里去,那里的首领叫浮士德。海伦出逃。

浮士德将海伦迎入,海伦请浮士德和她一起就座,跟他学习古代希腊诗中没有的押韵。北欧文化和希腊文化的融合。

两人生了个儿子欧福里翁,他是早熟的天才,不受时间和空间的束缚,洋溢着生命的活力,不断地向上翱翔,要去参加自由的独立战争,但不幸坠落摔死。海伦追随儿子去了地下。浮士德对美的追求以海伦的悲剧而告终。

浮士德离开古希腊,降落到德国高山顶上,望着飞逝的云团,似乎看到了海伦的幻相,又似乎看到了格蕾莘的身姿。

皇帝取胜后,浮士德获得一大片土地做封地,不过还是一片大海没有陆地。老夫妇介绍浮士德填海围垦、开发一片广大的土地。浮士德对老夫妇的房屋挡他远望的视线十分不满,命梅菲斯特去处理这个问题。浮士德要梅菲斯特去跟老夫妇商量,用另一处地方交换请他们迁让,而梅菲斯特直接带着三勇士前往,不由分说将他们驱逐。老夫妇被吓死,旅人被打死,房屋被焚烧。浮士德深感内疚。

浮士德想和恶魔分道,体力衰微,最后被忧愁吹了一口气,使他双目失明。尽管如此,他还有光明在心中照耀。他叫他的手下抓紧在他死之前继续干开发新土地的工作。

浮士德距死不远,梅菲斯特令手下给他掘墓,铲锹的声音就他听来是没什么差别的。浮士德已经百岁,依旧渴望每天争取自由和生存,想继续不断地活动,并没有停滞。浮士德企图停下的一瞬间,已不是恶魔用享乐将他迷住的一瞬间,而是他自己进行无私努力实现为人民造福的理想的一瞬间。所以梅菲斯特并没有办法占有他的灵魂。

被众天使接走的浮士德仍在人间,还在尘世中寻找失落的上帝。

5 有用
0 没用
浮士德 浮士德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士德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士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