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颅腔里,真的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不系之舟
2018-05-23 看过

将来是考北大呢还是考清华呢?娶个媳妇儿是长得像汤唯呢还是长得像冰冰呢?晚饭是吃米其林餐厅呢还是动手做个香草牛排配红酒呢……想想得了,这可不是常说的“小人打架”,最常见的两个小人的较量在于——是躺着玩手机呢还是起来辛苦地工作/学习?

“自由”和“自律”,是时常徘徊在耳边的两个小人,影响着几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不过一直以来,“小人”似乎就是个玩笑话,只是人类因自律性高低促成的不同抉择的拟人化,用来调侃抵挡不住花花世界诱惑的那些最终行动。

但原来,我们的颅腔里真的存在着两个一直在拼杀的“小人”,而且换个角度看,它们正和“自由”与“自律”紧密联系着。这两个“小人”,就是基因和大脑。

要想明白这两个小人间的较量,得从35亿年前复制子的生存竞争说起。在《大脑简史》中,谢伯让用了诸多巧妙的比喻手法,从道金斯《自私的基因》里的主角入手,讲解了强悍的基因如何在严苛的环境中因机缘巧合发展成细胞,又如何从单细胞生物进化为多细胞生物,乃至在35亿年后,进化成人类躯体中“称霸一方”的大脑。

当完成整个进化历程的梳理后,我们终于得以在谢伯让诙谐生动的表达里,走近那个拳击赛台,近距离观看大脑和基因的斗争。

《自私的基因》将基因推上了人体金字塔顶端,“道金斯认为,在进化的过程中,互相竞争的主角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个的独立生物个体,但是真正的进化单位,其实是基因”。所有被内(例如基因突变)外(例如环境筛选)逼迫产生的进化,都只是基因为了让生物能够更多元化地适应生存环境,将基因代代繁衍下去的手段和工具,包括高度发达的大脑。这也是自1976年后,为大部分科学爱好者熟知的“金科玉律”之一。

但谢伯让提出了不同意见,“大脑在进化出意识状态之后,某些意识状态(例如愉悦感)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似乎变得比生存繁衍更加重要……大脑似乎有机会摆脱基因的控制”。进化出意识状态之后,人类产生了很多“不利于生存繁衍”的行为,例如手淫、吸毒、赌博、单纯地追求性愉悦或某些高强度刺激产生的快感、丁克、同性相吸,甚至是自杀。这些行为对于基因的繁衍并没有起到任何促进作用,相反,一部分行为还可能会让该基因“绝后”。

大脑作为复杂的人类个体的直接领导者,如果如道金斯所说,只是基因的“傀儡皇帝”,是基因借助繁衍的工具,那么它就不会让人类走向与生存繁衍背道而驰的道路。即便某一时期,会因“突变”产生不利于生存繁衍的个体,但最终经过内外筛查,这部分异类理应在进化大潮中消失,只留下适合基因延续的存在才对。

如今,大脑和基因就像是代表着“自由”和“自律”的小人,一个向往着完全的意识自由,迈开步子脱离“自律”的掌控向前飞奔;一个仍然坚守阵地,对抗着因自由意识的放肆发展造成的繁衍危机。它们在人类的颅腔里即便不是生死相搏,也掀起了不少腥风血雨。

当然,任何一种观念的提出,都会迎来诸多质疑。有趣的是,作为出版单位,悦读名品并没有将《大脑简史》单纯地作为谢伯让理论输出的机器。在作品最后,还附有哲学界、科学界同仁的评论,让读者得以在汲取谢伯让的养分后,又能从其他角度观看这场“斗争”。

“大脑对抗基因论”究竟能否推翻在金字塔顶端风雨飘摇地矗立了几十年的基因,还是科学界尚在研究探讨的话题,毕竟“自由意识”的存在与否,至今仍被多方推敲着。倘若“自由意识”并不存在,只是大脑各个区域运动后促成的“必然结果”,那么大脑是否还能够“自由”,能够脱离生物本质,就很值得思考了。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颅腔里装了两个一直在干架的小人的工具型生命体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你有多希望获得自由的意识?

1 有用
0 没用
大脑简史 大脑简史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脑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脑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