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与方向

保利王菲
2018-05-22 看过

连日处理答辩琐事之后,闲下来之后又忘记自己之前的读书计划了。手边有一本《拥抱》,小小的一册口袋书书,我翻了三分之一,文雅稠密又不乏为自己的文雅稠密而自得的语体,跟普鲁斯特是属一个大类。搁下之后我又想起来了这本书,赶紧抽出来把这本书读完了。

你说这本书爽。有意思的是,昨天答辩时候,姜涛老师也说我的论文读起来爽,还说我的语言能把人裹挟进去,是立起来的,而不是很多论文那样软趴趴的。原来在外人读起来,我是爽的。另外姜涛老师说我思路很清晰,语言背后有很清晰的思想在推动。原来通过外人的视角,可以看到很多自己并不自知的特点,而且,如果这特点当真并且鲜明,那么外人的评价应该是趋向一致的。这本书确实爽利。为了感受他的语体,我部分放弃了内容。只有在速度的驱动力之下我才能感受到语体的风格。而跟别人交流后我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有些人在想要了解内容时可以阅读的很快,说明他抓取信息的能力很强,而在想要了解文风的时候,却要放慢速度。

而我恰好相反,为了了解凯撒打仗前前后后的布局谋划,中间的耍诈奸猾,种种曲折与应对,我的脑容量实在不够用,得细细读。深入抠字眼的意思后,我不再能感受到语体,因为我已经陷入字词的泥淖当中。相反,当我把语言当作河流趟过的时候,我的感受如此强烈。凯撒的脑袋就是像姜文,就像一切打通了奇经八脉的人,就像一条高速路,清晰而周密地行进着运转着。

我希望我的生活与语言也像一条打通了奇经八脉的高速路,是理性与冒险的结合。在有明确的方向感引领下,结合细腻的调试与把控一路过关斩将畅行无阻。

这种清晰与速度,正如我喜欢的事物与我的优势,开车、方位、判断、滑雪。而通过阅读别人来把握自我,着实是奇妙的事。

当然,凯撒绝对不装,也不喜欢繁复。他只是以一种状若实事求是(但可能内含政治目的)的口吻说他必须要说的事。他的文雅从何而来?绝不是普鲁斯特式,我觉得他的文雅还是来自于他的冷静、理性与周到。当一个人需要平实地叙述需要周全考虑的事件,他的语体不可能是不文雅的。我呢,我是理性的,却不冷静也不周到。虽然我也有他的爽,但我尚未达到朴素与雅致。我相信修炼一种语言是修炼一种身心,仅有敏锐、灵动和判断力对达成雅致而纯熟尚且不够。必须耐得住烦,并且计划我的生活,大概如此。这大概是我阅读第一遍的体会,以后再读再叙吧。

0 有用
0 没用
高卢战记 高卢战记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卢战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卢战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