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她会尽量陪伴她,能多久就多久|李光耀和柯玉芝的爱情故事

上海译文
2018-05-21 看过

文|李光耀之女 李玮玲

“他们不但是恋人,也是最好的朋友,从未计较对方在这段感情里付出多少。这是一种无条件的爱。”

文|李光耀之女 李玮玲


前几天和编辑聊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之女李玮玲的这本回忆录《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编辑姐姐说在知乎上有个问题:

“最浪漫的爱情故事”,居然还获得了一千多个“赞”,说实话让我震惊到了。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李光耀和柯玉芝的爱情故事。

以下整理自《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作为女儿、医生、爱国的新加坡人的心路历程》李玮玲著,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部分图文引自网络新闻材料。

学霸的初识

李光耀在新加坡顶级牛校莱佛士书院就读时,“第一学期英文和经济成绩最好的不是我,落在一个叫柯玉芝的小姐后面,她是这所男校唯一的女生,校长叫她颁奖给我。”(出自《李光耀回忆录》)李玮玲形容父亲与母亲绝对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因为“性格上合得来加上心灵相通而相爱”。

李光耀与柯玉芝年轻时的合影

✎姐弟恋的先驱

1946 年,李光耀获英国女王奖学金,赴英国留学之前,问柯玉芝愿不愿意等他,柯玉芝反问:“你知道我大你 2 岁半吗?”李光耀不但回答知道,还说已仔细考虑清楚,自己少年老成,要的就是和自己一样成熟的伴侣。而如果得不到奖学金,柯玉芝就得等他三年。

李光耀与柯玉芝在莱佛士书院的合影

✎秘密结婚

次年,柯玉芝也获得了英国女王奖学金,前往剑桥深造(是的,该奖学金新加坡一年只有一个名额,分别落入这两位学霸囊中)。当年两人在英国秘密注册结婚。柯玉芝用了两年时间,考获法科双重第一荣誉学位,李光耀也获得双重荣誉第一学位,名列榜首,但却用了三年时间。

结婚的事当时无人知晓,直到 1950 年返回新加坡,才通知双方父母,并补办婚礼。

李光耀与柯玉芝婚礼照片

✎经济后盾

李光耀回到新加坡后,进入律师事务所,后转而从政,薪资不高,柯玉芝一生从事律师职业,成为李及李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合伙人,在经济上提供了坚实的支撑,一直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支柱。李家迎来了三个新成员:长子李显龙、次女李玮玲、幼子李显扬。

李光耀、柯玉芝与长子李显龙合影

✎风雨携手

李光耀为工人运动辩护时,刚生下大儿子还在休产假的柯玉芝不舍昼夜帮他修改声明。李光耀当选立法议会议员后,柯玉芝协助他起草了人民行动党的党章,并召集创党成员的妻子,为要参加会议的人缝制徽章。新马分家,新加坡宣布独立前夕,柯玉芝帮助李光耀草拟了法律文书,用词精准严谨,作为马来西亚联邦修正宪法的一部分,以及分离协议的附录,在联合国记录在案。每次马来西亚的马来领导人恫言要切断水供,这个马来西亚政府在宪法里做出的清楚而庄严的承诺会让新加坡人放心,因为联合国安理会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1965 年,李光耀与孩子们下棋

✎敢对总理叫板

李玮玲回忆父母时写道:我记得有一次,母亲委婉地抗议父亲要她做的一件事。“亲爱的,这是一种伙伴关系。”父亲敦促道。“但这不是平等的伙伴关系。”母亲回答道。

李光耀每回出国时都会自己洗内衣裤,因为他总是觉得五星级酒店洗衣服务的价格高得让人足以买新的内衣裤。某日,李光耀的旧跑步短裤的松紧带松脱了,当时柯玉芝视力退化,因此告诉丈夫:“如果你这是要我证明对你的爱,我会试着做。”结果李玮玲赶紧打岔,把这件活儿揽了过来。

✎角色对换

2003 年 9 月 16 日,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的生日会上,李光耀与相携 56 年的妻子柯玉芝共同吹灭了生日蜡烛。仅仅一个月后,柯玉芝在陪同李光耀访问英国时突然在伦敦中风。

这次中风后,她失去了左边的视野。这影响了她的阅读速度。她学习适应,以一把尺来帮助阅读。她每天傍晚都游泳,幽默地把生活分成“中风前”和“中风后”,就像“公元前”和“公元后”。

在柯玉芝病情加重时,李光耀担起了照顾她的重任,因为柯玉芝清楚表示,和医生相比,她更喜欢丈夫照顾她。

李光耀总能记住她服药的复杂顺序。由于柯玉芝左边的视线受影响,他会在她用餐时坐在她的左侧,提醒她把盘子左边的食物吃掉,并替她捡起左手掉在桌上的食物。

每天,李光耀都要为柯玉芝量好几次血压,后来李玮玲找到了一款可佩戴式血压监测表,可母亲告诉她:“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丈夫给我量血压。”

✎二次中风

2008 年 5 月,柯玉芝第二次中风,卧床不起,不能动弹,也不能讲话。“她的头脑还是清醒的,但声音却变微弱了。我吻她的面颊时,她叫我不要太靠近她,以免感染到她的肺炎。在医院里收到一些桃子后,她吩咐女佣带一个回家让我再午餐时吃。我是她生活的中心。”

李光耀下班后都会花两个小时,给妻子叙述当天发生的事,和朗读她最喜爱的诗歌。由于这些诗集相当厚重,李光耀会将它们放在乐谱架上。有一晚,他给妻子念诗时累得打盹,结果一头撞在金属制的乐谱架上,挂了彩。但他只怪自己太不小心,每晚仍继续为她朗读诗歌。

李光耀有一个大表格,上面记着阅读书目,有简·奥斯丁、鲁德亚德·吉卜林和刘易斯·卡洛尔的小说,也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李光耀说,他那时一直在读基督教的婚誓,为这句话深深打动:“无论生病或健康,无论境遇好坏,相亲相爱,相互扶持,相互珍惜,至死不渝。我告诉她会尽量陪伴她,能多久就多久,她是明白的。”

当时,医生断言柯玉芝只能支撑几个星期,但在李光耀的细心陪护下,她又顽强地坚持了两年,直到 2010 年 10 月 2 日逝世。

柯玉芝去世后,在电视机前,新加坡人看到这位开国领袖用缓慢而模糊的声音读出对亡妻的悼词:“我们在一起的 63 年,我有珍贵的回忆。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

1988 年,柯玉芝在罗马许愿池边投硬币许愿

他们是彼此的精神伴侣,在庆祝了“钻石婚”之后仍然幸福。但他们很少在公开场合秀恩爱,就连私底下也不常以拥抱或亲吻等亲密举动向对方表达爱意。据李玮玲回忆,她只有在母亲第二次中风后,才偶然看到父亲轻吻她的额头,以示安慰。

最后的吻别:2010 年 10 月 6 日,在柯玉芝葬礼接近尾声时,李光耀起身为她献上一朵红玫瑰,然后用手心贴着自己的嘴唇,轻抚她的脸颊。

新加坡著名的作家兼社会批评家林宝音这样描述李光耀:“专制独裁、务实、少动情。”的确,李光耀几乎不会当众暴露心中的脆弱。一次是在 1965 年,当李光耀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宣布独立时,他当着众人的面怆然泪下。另一次则是在妻子的追悼会上,这个孑然一身的老者,神色悲伤。

(完)

扩展阅读,戳标题可看

两份“被背叛的遗嘱”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客家女子的新加坡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