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伊特斯兰的旅程

龍場叁悟
2018-05-19 看过

当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时,才会知道他真正想要什么和选择什么。唐望表示要达到“看见”,首先必须“停顿世界”。“停顿世界”的确是某些知觉状态的适当处理。使日常生活的现实发生改变,在这些状态中,日常生活的真实已经改变了,因为平时持续不断的诠释被另一套陌生的情况所停顿了。就我的例子来说,与我平常诠释不同的陌生情况,便是巫术对世界的描述。唐望“停顿世界”的先决条件是人必须先心服;换句话说,必须学会新的描述,好用来和旧描述对抗,那样才能打破我们所共同持有的,对于知觉或者说世界的现实不加怀疑的武断信念。

“ 人类的意识与知觉原本是无所限制的。在言语性的思考之外,还有另一种更庞大、更深沉、更直接的知觉方式。那是言语所无法掌握、无法描述的。文字出现之后,文字的描述渐渐的取代了直观的知觉。于是人类渐渐远离直观,而渐渐熟悉言语文字的间接,古老的精神智慧在文字的影响下渐渐变质,于是产生了宗教。宗教是人类试图回归本来面目的向往,也是古老直观知觉苟延残喘,但是背负着时间所形成的庞大包袱,徒具形式而失去本质。原本对于完整意识的追求变为权力欲望的满足。”通过阅读,不难发现:佛教、第三道、新世纪……加上玛雅人、印第安人的、澳洲土著原始的传统,都具有相似的倾向性,名词不同,但含义如此相类。这一切的神奇,都值得我们去了解,去体悟。

所有的道路都是一样的:它们不通向任何地方。但是一条路有心,一条路没有。一条路使你坚强,另一条路使你软弱。

它明白无误地道出了人生的真谛:人生是一个过程,任何结果都没有意义,但方向仍无比重要,它要使得我们能在人生的旅途中心中充满力量而不迷失。他人的期望使我们软弱。我们总是努力地抬高他人对自己的期望,这使我们获得他人的支持和必要的资源以完成自己的目标。但是当他人的期望一旦建立,我们便陷入到满足他人期望的漩涡之中,不断地作出努力以证明自己,最终我们只记得他人的目光而忘却了自己的初衷。外在的欲望使我们软弱。世间万物本来只是“我”的客体,但深陷其中却使“我”这个主体反而受到控制,欲罢不能。我们追求好房子本是想要享受到它为我们提供的安逸,但为了拥有它我们背上重重的躯壳焦虑一生;我们饮用美酒本是为了它的香醇获得短暂的快乐,但试问有多少次喝酒没有被迫的成份?我们使用微博本是看见更广阔的天地,但沉迷于此却浪费了多少青春?对未知的恐惧使我们软弱。我们做不成许多事,不过是因为我们没有勇气去做而已。世间伟大之人,不过是他们敢于突破对于未来和不确定性的恐惧而已。他们深知于人生而言只有自己的内心是真实的,是故敢于忠实于自己。

“我们现在所关心的是丢掉自我重要感。只要你还是感觉你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物,就不能真正欣赏周围的世界,就好像一匹带着眼罩的马,只能看到一个远离一切事物的自己。”“做个猎人不仅是设陷阱捕捉猎物而已,”他继续说,“一个称职的猎人能捕获猎物,不是因为他设下陷阱,也不是因为他知道猎物的固定习惯,而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例行公事般的习惯。这就是他的优势。他一点也不像他的猎物,被沉重的固定习惯及可以被预测的古怪癖性所束缚住。猎人是无拘无束,踪影难测的。”“你总是觉得,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解释,好像你是世上唯一会犯错的人,”他说:“这是你的自我重要感的老观念在作祟。你有太多自我重要感;你也有太多的个人历史。而在另一方面,你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你也没有向你的死亡寻求忠告;最重要的是你太暴露自己使自己被得到。换句话说,你的生活仍是一团糟,像我还没认识你以前一样。”

“如果一个人没有个人历史,”他解释说,“不论他说什么,都不会被当成谎言,而你的麻烦是你一定得向每个人说明每一件事,同时又希望保持行为的新鲜感。可是在说明所做的一切之后,你没法再兴奋,为了能好好活下去,你只好撒谎。”“在没有一样事情是确定时,我们会一直保持警觉,会永远小心翼翼,”他说,“不知道兔子藏在哪棵灌木后面,要远比假装知道一切来得刺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前往伊斯特兰的旅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