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的失败

NO TEARS
2018-05-18 09:11:11

人即使在最疯狂的状态下,也依旧有某种东西与真实的世界相关联。

记忆是连接过去与现实的桥梁,如果你的脑部受损无法产生新的记忆,过去的回忆也会受到限制。

《恐怖游轮》中被诅咒的人格分裂

构建未来场景所用到的脑网络与记住过去的事情所用到的脑网络相同。

精神分裂症的发作牵涉一种过度自反性,这是对自我诸方面的过度注意,如果没有这样的过度注意,这些方面就只是存在,但不会成为注意的焦点。“移动你的手臂与将你的手臂移动作为你注意的对象之间存在着细微却至关重要的现象学差别。”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比较器机制出现功能紊乱,无法通过对自己行为的预判来辨别自己的行为与外界行为,所以他们不得不更深地依赖于他们对于外部环境的判断,以增加他们的能动感。这种外部判断也就是一种事后解释,而这种从外部经验到自己,显示出一种“过度自反性”,以及一种更为基

...
显示全文

人即使在最疯狂的状态下,也依旧有某种东西与真实的世界相关联。

记忆是连接过去与现实的桥梁,如果你的脑部受损无法产生新的记忆,过去的回忆也会受到限制。

《恐怖游轮》中被诅咒的人格分裂

构建未来场景所用到的脑网络与记住过去的事情所用到的脑网络相同。

精神分裂症的发作牵涉一种过度自反性,这是对自我诸方面的过度注意,如果没有这样的过度注意,这些方面就只是存在,但不会成为注意的焦点。“移动你的手臂与将你的手臂移动作为你注意的对象之间存在着细微却至关重要的现象学差别。”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比较器机制出现功能紊乱,无法通过对自己行为的预判来辨别自己的行为与外界行为,所以他们不得不更深地依赖于他们对于外部环境的判断,以增加他们的能动感。这种外部判断也就是一种事后解释,而这种从外部经验到自己,显示出一种“过度自反性”,以及一种更为基本的存在感的缺失。

精神分裂症患者对于本质的洞察让人左右为难。没有这个洞察,你害怕外部世界;有了这个洞察,你害怕你自己。

没经历过人格解体,你又如何能真正珍视自己所拥有的呢?

自闭症儿童拥有的是受损的心智理论,而且在解读自己心智的方面可能有困难。自闭症儿童的大脑无法充分利用先前的知识理解新信息。

假装是对认知本身做出理解的这种能力的发端,假装是心智理论的一种心理早期表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患有自闭症的儿童,尤其是患病较为严重的儿童,并不会沉浸在假装游戏或幻想中。

预测脑:

精神分裂症——能动感的缺失,导致关于自己与外界行为的界定混乱。

人格解体——我们与情绪的生动联系会由于预测出错而消失,导致人格解体,让我们成为自己的陌生人。

自闭症——脑的预测机制的受损,导致脑有关感觉输入成因的预测与实际的感觉输入的差距较大,自闭症患者就可能时时生活在意外中。他们害怕改变,必须始终生活在惯例与重复之中。

被我们当作既定的,不会改变的自我感的各个方面都能够被扰乱,即使是健康的人。

自我定位、自我认同和第一人称视角是不同的脑区整合触觉、视觉、本体感和前庭感觉等各种感觉来建构自我各个方面的结果。

离体自窥症你可以感知一个虚幻的身体,你的觉知中心可以来回从物理身体切换到虚幻身体。另一方面就是会出现强烈情绪,以及感觉—运动系统的参与(个人认为,人格解体于此相比就是缺少此方面,感受不到鲜活的情绪,从而产生一种脱离自己的感觉)。

后脑岛负责客观地表征温度,但是前脑岛的活动并不与客观温度有关,而是与客观温度的主观感知有关。一杯冷水,后脑岛表征了水的真实温度,但是根据在热天还是冷天喝的这杯水,你对于这杯水的主观感受将会不同——很可能是从非常愉悦的感受到令人讨厌的感受。

在狂喜癫痫中,前脑岛的极度活跃引起了极乐和幸福感,以及增强的自我觉知。对比人格解体患者脑岛不活跃,“描述的世界就像是感知枯萎了”。

前脑岛整合内感知、外感知、以及活动的身体状态,由此每125秒创造一个“整体情绪时刻”。前脑岛可能会有一个缓冲区,这个缓冲区能够同时容纳几个整体情绪化时刻:一些是刚刚过去的,一些是当下的,还有一些是预测将要发生的,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系列跨越了几十年的情绪时刻的总体,那么缓冲区就像是一个几秒宽幅的小窗。

在参与预测脑整合的各种外部和内部感觉信号的最可能原因的脑区中,脑岛是一个关键的区域。如果预测误差小,我们就会感觉良好;如果误差很大,我们就会感到焦虑。焦虑是脑让身体做出回应的方式:有些事情不对劲,必须要行动起来。但是就像其他任何事情一样,即使这个预测错误信号发生器本身也可能会出错。

慢性焦虑是前脑岛功能紊乱的结果,因为它的预测误差总是高于正常值。狂喜癫痫中会出现相反的情况。前脑岛的电风暴可能会破坏正常机制,导致很少或是没有预测误差。结果,人就会感觉好像一切都没有出错,一切都有意义,从而产生了一种绝对的确定感。

主体有一种对自身及其所在环境的增强的自我觉知,但同时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的界线仿佛消融了,出现了一种合一的感觉。

当极小的、具身的自我充分呈现并活动的时候,这个反思的、叙事的、自传的自我就会逐渐隐退。

“无我”

我们这个物种中的每个正常个体都会制造一个自我。凭借它的大脑,结出一张词语和行为的网,就像其他生物一样,它并不一定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它需要的只是去做……我们的故事被编织出来,但就绝大部分而言并不是我们在编织它们,而是它们在编织我们。

与物理学上的重心是同一种事物,重心尽管是一个抽象,但这人抽象与物理世界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任何物理系统都有一个重心,但它不是一个东西,而是系统的一种属性。并没有任何一个用于构成重心的原子或分子,但是这种数学的抽象具有实际的结果。

自我是叙事的中心:是一个“虚构,它的存在是为了整合并理解行动、话语、烦躁、抱怨、承诺等形成的一个复杂的聚集,这个聚集构成了一个人 ,如果没有这个虚构,这个复杂的聚集就令人困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不存在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