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伊甸之锤

RISA
2018-05-18 05:11:07

他们有多残酷,就有多迷人——肯·福莱特作品中的那些反派角色之

他,就是伊甸之锤:

格兰杰(神甫)《边缘人的战争》

本书又名《伊甸之锤》,看起来像直接引用书中反派团伙的名称,可读完全书后你会发现,书中没有其他任何角色、团体能担得起这个称号,“伊甸之锤”就是格兰杰,格兰杰就是“伊甸之锤”。

必须先提到的是,小说开始格兰杰(神甫)已经五十多岁了,按本国的说法他算“年过半百”。但是他老吗?我想摇摇头,因为衰老这个词无法用来形容他,他就和肯·福莱特所有小说中的大反派一样聪明绝顶、强大果敢、英俊性感、魅力非凡。

会做出极端行为的反派角色,通常也有着极端的角色特点,比如,格兰杰是个从小辍学、大字不识的文盲,在小说开篇不久,他就杀死了一个司机,眼看要偷的东西即将得手,上级随意叫他填张保险单,他一下子就慌了神,他恐惧地盯着那张表,甚至开始在心里默念梵语颂歌。当然,紧接着下一段,他就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轻松哄骗了另一个人帮他填写表格。

“在掩饰自己是文盲的问题上,他已经很有经验。”

“你只要足够聪明,就总能想到办法,让别人家来帮你看书写字。”

开车时错过路标,

...
显示全文

他们有多残酷,就有多迷人——肯·福莱特作品中的那些反派角色之

他,就是伊甸之锤:

格兰杰(神甫)《边缘人的战争》

本书又名《伊甸之锤》,看起来像直接引用书中反派团伙的名称,可读完全书后你会发现,书中没有其他任何角色、团体能担得起这个称号,“伊甸之锤”就是格兰杰,格兰杰就是“伊甸之锤”。

必须先提到的是,小说开始格兰杰(神甫)已经五十多岁了,按本国的说法他算“年过半百”。但是他老吗?我想摇摇头,因为衰老这个词无法用来形容他,他就和肯·福莱特所有小说中的大反派一样聪明绝顶、强大果敢、英俊性感、魅力非凡。

会做出极端行为的反派角色,通常也有着极端的角色特点,比如,格兰杰是个从小辍学、大字不识的文盲,在小说开篇不久,他就杀死了一个司机,眼看要偷的东西即将得手,上级随意叫他填张保险单,他一下子就慌了神,他恐惧地盯着那张表,甚至开始在心里默念梵语颂歌。当然,紧接着下一段,他就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轻松哄骗了另一个人帮他填写表格。

“在掩饰自己是文盲的问题上,他已经很有经验。”

“你只要足够聪明,就总能想到办法,让别人家来帮你看书写字。”

开车时错过路标,他会说他没看清;要填写资料,他会说字不好看;看不懂报纸上的文字时,他会说光线太暗。每一次让读者为他捏把汗,又每一次都能平安无事。小说中,因为他不识字的危机反复上演,不仅加深了他的人物印象,还能使情节发展更加紧张刺激。

除了文盲、混混这个设定,让格兰杰真正区别于其他反派、最体现他独特之处的,是在于书中他一次次利用自己的魅力,操控和改变他人想法。

当然,几乎每个悬疑小说的反派都是控制狂,但格兰杰绝对与众不同,他不是那种只爱打打杀杀的特工,他从不独来独往,因为他渴望领导别人、被人围绕、坐在权利的中央。常常,他只靠语言和眼神的魅力,就可以转变别人的情绪,用女主角的话来说,他就是邪教头目。书中有许多他利用高超的技巧、操控别人情绪的精彩情节:

“人们说,他的眼神很有力,眼睛里放射着光芒,能把人迷住。神甫知道真正迷倒一个女人的,不是他的眼睛本身,而是他注视着这个女人时的专注神情:他能让她感觉到,他的眼里只有他,没有别人。他也可以把这个本领用在男人身上。”

“神甫(格兰杰)意识到情况不太妙。她可能会变得过于恐惧,以至于做不了该做的事情。他站了起来,握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然后用慑人的眼神看着她:‘你不用怕他,你现在有我。我会照顾你’……”

然后他会叫对方念起颂歌。颂歌、冥想、沉思、祷告,这是格兰杰常用的方式,他甚至建造了一个简易的神庙,每当团体内其他人开始意见不和时,他都会领大家到神庙,接下来——

“神甫会把讨论引向他想要的结果,他的惯用伎俩就是问问题,而不是陈述观点。如果他赞同某个主意,就会引导大家讨论它的益处;如果他想压制某个提议,就会问提议人,他们怎么能保证这样做一定会成功。一旦会议的气氛对他不利,他就会假装被说服,等到有机会再推翻大家的决定。”

比起那些只会用暴力和枪支威胁别人的反派,格兰杰更感性,更愿意用四两拨千斤的心理战术使对方臣服,他也依然会冷血无情地发动暴力、制造杀戮。

一般的小说中如果心理描写过多,很容易令角色显得软弱、优柔寡断,可以想象一个残忍冷酷的人,不会成天啰里啰嗦、伤春悲秋。这本书对格兰杰的内心描写非常丰富,却绝不会令读者无聊,毫不夸张的说,正是这么多心理冲突的描写,格兰杰的反派形象才更加强悍。

书中,格兰杰有一次与两个女配角发生正面冲突,只有短短三页,仍令人印象深刻,情感与性的拉锯充满张力,试看其中一段格兰杰的心理描写:

“我要失去对局势的控制了吗?这个想法让他困扰。他总是能够设法支使别人为自己办事,尤其是在这个公社里。这次打击让他太过震惊,以至于差点听从了她的指示。他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接着,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妥协。一旦这一次对她让了步,下一次可能就再也没有办法夺回统治地位了。他必须把梅兰妮掌握在他的控制之下。”

再看他转过头来安抚另一个女人:

“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热爱整个集体,每个人都会互相照顾。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在性爱的问题上彼此撒谎,也不用自我欺骗。只要我知道你还在乎我,还在乎孩子就行了。”这一段,他说的绝对是肺腑之言,无比真诚。

感性与理性,温情与残忍,这样矛盾的特质就是存在于同一个男人身上,他是创造伊甸的理想主义者,也是无恶不作的狂野嬉皮士。

小说中几次概略地提到格兰杰的过去,他上一次犯事就成功逃脱警方与黑帮的追捕,早就是习惯了在危险边缘生存的人。同时,因格兰杰制造地震与威胁,FBI租下办公场所、成立一百多人的专案组,就为了抓捕他一个人。临近结尾,两方都如此强大,尽管反派势力已成强弩之末,还是难以想象这个无畏的狂人束手就擒的样子……作者给他安排的结局很也有意思:真实的淹水,与本书开头梦境里的黑潭遥相呼应,任何人都杀不了他,杀死他的是乐园的毁灭、是梦境的破碎,他自己迎来了死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边缘人的战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边缘人的战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