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年的爆发》--如果科学就是“脑洞大开”

谵语镜
2018-05-18 01:47:30

如果现在有人存心卖弄,对一群心高气傲的的人说,他们的身上很可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估计还来不及就此展开话题去讲解何谓“一万年的爆发”带来的文明进化奇迹,而是会收获对方瞬间爆发的怒火。因为,原因就在于现代人对现代科学的理解,都默许必须建立在每一个被发掘出来的“实锤”上,倾向于理性思维。现存的历史遗迹、文化碎片,能够帮助我们有效地还原部分真实的进化进程,却也时常会被新发现各种“打脸”。

而本书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处处强调的都是“焦点不是战争与国王”,而是人类进化至今那些被忽略的、影响了进化的“细枝末节”。本书依托“遗传历史学”,大胆地对世界各地人群的头脑和体质的差异提出了质疑:现今的历史如果主要是由受自然环境影响后经由基因的遗传、变异“改造”过后的人类归纳整理,乃至推动的,这无疑代表着人类在自然中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宠儿了。然而,对照人类自身的遗传进化之路与历史的发展趋势时,我们又会惊讶地发现,自然选择在无意识地“改造”人类之时,早已悄无声息地影响了看似“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天道”。换言之,许多时候,也许正是由于自然选择让一些基因及变异体看似无意识地“胜出”之时,历史的方向

...
显示全文

如果现在有人存心卖弄,对一群心高气傲的的人说,他们的身上很可能有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估计还来不及就此展开话题去讲解何谓“一万年的爆发”带来的文明进化奇迹,而是会收获对方瞬间爆发的怒火。因为,原因就在于现代人对现代科学的理解,都默许必须建立在每一个被发掘出来的“实锤”上,倾向于理性思维。现存的历史遗迹、文化碎片,能够帮助我们有效地还原部分真实的进化进程,却也时常会被新发现各种“打脸”。

而本书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处处强调的都是“焦点不是战争与国王”,而是人类进化至今那些被忽略的、影响了进化的“细枝末节”。本书依托“遗传历史学”,大胆地对世界各地人群的头脑和体质的差异提出了质疑:现今的历史如果主要是由受自然环境影响后经由基因的遗传、变异“改造”过后的人类归纳整理,乃至推动的,这无疑代表着人类在自然中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宠儿了。然而,对照人类自身的遗传进化之路与历史的发展趋势时,我们又会惊讶地发现,自然选择在无意识地“改造”人类之时,早已悄无声息地影响了看似“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的“天道”。换言之,许多时候,也许正是由于自然选择让一些基因及变异体看似无意识地“胜出”之时,历史的方向就已经被悄悄地决定好了。相应地,身负这些基因并较为活跃的族群也就获得了更多历史的话语权,造就了无数的“战争”与“国王”。毕竟,这些基因的传承与文明的发展如此相辅相成--例如进入到农耕社会后,原始人的石器文明生活中造就的强大的“适合搜索资源的文化”,将被与自然产生更多“合作”的农业文明取代;而农业文明将使石器文明时代常因饥饿和狩猎居高不下的死亡率大大降低,转而让开始更多地争夺土地资源的人选择用战争解决问题······而“遗传历史学”这一学科的奇妙之处在于--当人们从它的视角重新审视历史和世界,一方面会获得格局更大、更为清晰直观的对人类发展和历史规律的认识;另一方面,跟着作者的思路展望未来之时,又必须看到,至少在当前的科学技术水平带来的认知前提下,我们依然难以从自己有限的认知或现今社会思想道德水准等方面去预判,何为符合人类未来发展趋势的基因变异才是最为“有益的进化”?但是,如果完全站在“遗传历史学”的角度去分析,人类的多样性就不应该再得到承认了吗?如果一种极为特殊、在其他人看来对一个民族基本性格的形成也起到了十分关键作用的基因被发现了,在他们的文明传承中也得到了非常明显的体现,那么,尽管这基因独一无二,又是否可以用这个基因的名字为这个民族命名?而且,这种基因既然是被遗传、或是“有基础地发生变异”并遗传下来的,那么只要是被发现身负这种基因的疑似先祖族群和现在还存在的其他族群,就都必须改变自己的名称来求得一致吗?--退一万步讲,这个看似是最无聊的“名”与“实”的问题,根据“基因会影响历史进程”的论点来看,是否也能预示着身负这种基因的族群的命运,也可能在这种基因的影响下会“殊途同归”呢?······

本书中列举了诸多颇为冷门、较为能够支持“遗传历史学”观点的论据和历史知识,语气通俗流畅,科学性与思辨性并存,在深入了解书中一些内容后,足以让每一个具有一般遗传、历史学知识的人“脑洞大开”,体会“一万年的爆发”后,我们人类能独享的思考的乐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万年的爆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万年的爆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